知否原著:墨蘭和如蘭都想嫁給齊衡,林氏癡心妄想,王氏認清現實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電視劇和原著裡,小公爺齊衡都是一個討喜的人物,他門第顯赫,傢世優越,為人和煦溫厚,是裡面名副其實的第一美男子。齊衡第一次到盛府讀書,掀簾進入學堂,就吸引瞭三個“蘭”的目光,不過很快,明蘭清就醒的認識到兩傢門第懸殊、齊大非偶,及時的收住瞭心。墨蘭和如蘭卻深深地陷在齊衡溫煦的微笑裡不能自拔。

知否原著:墨蘭和如蘭都想嫁給齊衡,林氏癡心妄想,王氏認清現實

原著裡齊衡的母親平寧郡主,在兒子到盛府讀書以後,就第一時間來到盛府,送給瞭每個女孩一串南珠。並委婉地表明瞭讓齊衡和盛傢的女兒們兄妹相稱,間接的告訴瞭盛傢的長輩們:以後不要再打齊衡的主意瞭,我們傢看不上你們傢的女兒。這個意思盛老太太、王大娘子和明蘭都懂瞭,隻有墨蘭和如蘭不懂。

原著不像電視劇裡,如蘭也是心儀齊衡的。當平寧郡主走瞭以後,王大娘子告訴如蘭以後再也不要惦記齊衡瞭。

知否原著:墨蘭和如蘭都想嫁給齊衡,林氏癡心妄想,王氏認清現實

如蘭心有不甘,遲疑地說 “我,我…元若哥哥…”王大娘子厲聲告訴女兒 “什麼元若哥哥?他是你哪門子的哥哥!以後規規矩矩的叫人傢‘公子’!……不對!以後都不要見瞭,劉嫂子,以後但凡那齊衡在府裡,不許五姑娘出葳蕤軒一步,不讓,傢法伺候!”

如蘭不服,王大娘子特別生氣,告誡如蘭:她是盛傢嫡出的大小姐,不能學那些爭風下作的女子,穿著打扮要莊重,如果不自重、不聽話,就一巴掌打死她,省得她出去丟人現眼。

知否原著:墨蘭和如蘭都想嫁給齊衡,林氏癡心妄想,王氏認清現實

作為當傢大娘子的王氏,是非常懂得自尊自愛的。即使對最寵愛的小女兒,在未來的婚姻問題上,也十分嚴厲,為的是不讓女兒做瞭錯事。她寧願矯枉過正,也不願意女兒丟瞭盛府嫡女的臉面。

王氏怕女兒不懂,又給女兒講瞭她自己的親身經歷。王氏告訴如蘭:婚姻大事,自古以來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沒有姑娘傢自己出去尋找愛情的,那種自己出去招蜂引蝶,是小婦的做派。作為嫡女要自尊自愛,男婚女嫁講究門當戶對,若是人傢看不上你,你也不能舔著臉去奉承巴結。

知否原著:墨蘭和如蘭都想嫁給齊衡,林氏癡心妄想,王氏認清現實

王氏看的很清楚,齊衡也沒看上自己的女兒,再退一步說,即使齊衡有意,平寧郡主夫妻不同意,這門婚事也成不瞭。她惡狠狠地告訴如蘭:如果她再胡思亂想,就讓盛纮狠狠地打如蘭一頓板子。王氏在婚姻大事上一點也不糊塗,既然知道沒有希望,就也不讓如蘭抱著幻想,罵的特別狠,為的是讓如蘭別做出逾矩的事情。

就像王氏說的,如蘭品貌才學都一般,平寧郡主傢是肯定看不上的。如果這件事情是華蘭,按照華蘭的才貌、品性還值得一爭的。但是如蘭實在不出彩,還是找一個門當戶對,不受婆傢欺負的婆傢才靠譜。

知否原著:墨蘭和如蘭都想嫁給齊衡,林氏癡心妄想,王氏認清現實

王氏的孩子們成材率都很高,幾個兒女都很有出息。雖然她粗魯直率,但是王大娘子三觀正確,教育女兒也是心思純正,從來不會為瞭達到目的不擇手段,所以孩子們結局都很好。

而林噙霜同樣面對墨蘭喜歡齊衡的問題,看看她是如何處理這件事情的。平寧郡主不願意讓盛傢的女兒和齊衡一起到學堂上課,林噙霜卻鼓動盛纮,讓盛纮同意墨蘭去聽課,聽課並不是目的,目的是讓墨蘭和齊衡有更多的接觸。

知否原著:墨蘭和如蘭都想嫁給齊衡,林氏癡心妄想,王氏認清現實

盛纮看出林噙霜有意把墨蘭許配給齊衡,盛纮嚇瞭一跳,趕緊讓身邊的丫鬟們下去,給林噙霜講道理:齊傢傢世不是一般的顯赫,是非常顯赫,再說齊衡也不像一般的紈絝子弟那樣碌碌無為,人傢非常知道上進,京城裡不知道有多少顯赫人傢,去他傢提親,根本就輪不上盛傢這樣的門第。

林噙霜不甘心,覺得自己的女兒長得好,詩詞歌賦樣樣精通。盛纮氣壞瞭,冷笑著說:

你簡直不知所謂!人傢堂堂公侯之傢的嫡子,什麼時候聽說會聘一個庶女做正房奶奶的?你癡心妄想也得有個腦子!說出去莫要笑壞瞭人傢肚皮!便是太太生的如蘭人傢都未必瞧的上,何況你一個妾室生的庶女!”

知否原著:墨蘭和如蘭都想嫁給齊衡,林氏癡心妄想,王氏認清現實

林噙霜不願意這個到手的肥鴨子飛瞭,再次勸說盛纮,意思是:如果墨蘭嫁給齊衡,盛纮也會跟著沾光,將來的仕途也會一帆風順,盛傢也會受益匪淺,鼓動著盛纮去提親。盛纮氣壞瞭無奈地告訴林噙霜,平寧郡主不願意讓盛傢的女兒們去學堂讀書,意思就是不願意和盛傢的女孩搭邊,即使平寧郡主改變瞭主意,也輪不到庶出的墨蘭。

林噙霜還是不死心,覺得女兒很出挑,樣樣優秀,盛纮氣壞瞭覺得林噙霜隻考慮自己,不為盛傢考慮,萬一提親失敗,會讓他以後沒法和齊大人相處,說不定仕途也會受影響。

知否原著:墨蘭和如蘭都想嫁給齊衡,林氏癡心妄想,王氏認清現實

盛纮對墨蘭的婚事早就有打算,雖然是庶出的女兒,但是他愛惜官聲,愛惜女兒,不願意讓女兒為妾,走林噙霜的老路。他惱恨林噙霜不知道天高地厚,不願意讓女兒墨蘭再被林噙霜教壞瞭,想讓女兒搬出去。

盛纮的想法再好,但是林噙霜並不聽從。她堅持自己的一套愛情觀,覺得愛情是需要爭取的,鼓動女兒不安分守己,讓女兒找些借口,接近齊衡,為瞭得到體面的生活,可以不要臉面。

知否原著:墨蘭和如蘭都想嫁給齊衡,林氏癡心妄想,王氏認清現實

墨蘭這個時候還是有點是非觀念的,怕盛纮知道瞭不會輕饒瞭她。但是林噙霜堅持自己的觀念,把她的想法全部教給瞭女兒,讓女兒不知羞恥的爭奪愛情。即使到瞭王氏屋裡也不能受瞭委屈,如蘭有的,墨蘭也必須有,如果沒有,她就去盛纮和老太太面前哭鬧。

在林噙霜的“精心”教育下,墨蘭不肯吃一點虧,為瞭嫁入豪門,不惜毀瞭盛傢女兒的名聲,也要成全自己。墨蘭在林噙霜“歪理邪說”的教育下,越走越遠,再也不能回頭。後來雖然用不光彩的手段爭取來瞭和梁晗的婚姻,但是因為心思不純,不知道一個當傢大娘子治傢、理傢的必修課,即使贏得瞭婚姻,也沒有贏得美好的生活和未來。

知否原著:墨蘭和如蘭都想嫁給齊衡,林氏癡心妄想,王氏認清現實

其中的苦楚,隻有墨蘭自己知曉。當墨蘭年齡大瞭以後,面對著五個女兒,艱難地婚事,個個低嫁,不知道內心裡是不是有過那麼一刻,怨恨自己的母親林噙霜的短見?

有因必有果,王大娘子作為當傢主母,眼光和眼界自然是要長遠的多,她雖然希望女兒幸福,但更希望女兒自尊自強。林噙霜作為妾室,自己的地位、愛情,來的本來就不光明磊落。她隻知道要不擇手段的去爭取,從來不想著這種爭取的後果會是怎麼樣的。為瞭達到目的不擇手段,可是目的達到瞭,又能怎樣?生活的幸福不幸福,隻有墨蘭自己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