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癌與內分泌紊亂有關嗎?

甲癌與內分泌紊亂有關嗎?

甲癌與內分泌紊亂有關嗎?

近年來,分化性甲狀腺癌的發病率在全球范圍內急劇上升。

由於超聲和穿刺檢查的增多,美國從1975到2009甲狀腺癌的發病率增加瞭2.2倍,而韓國自從實施瞭國傢甲狀腺癌篩查項目以來,從1993年到2011年甲狀腺癌的發病率增加瞭15倍。

我國也不例外,我國甲狀腺癌的患病率由2003至2012年增長瞭4.73倍。

甲癌與內分泌紊亂有關嗎?

前幾天,中國新聞周刊發佈瞭一條微博:最近不少人在入學、入職體檢,有媒體調查發現八成90後不敢看體檢報告。

大多數年輕人承認是歸結於自己生活方式的不健康:常熬夜、不運動、愛重口味。如今,脫發和內分泌紊亂似乎成瞭當代年輕人兩大心頭事。

《2018年全國癌癥數據報告》顯示:平均每天超過1萬人被確診為癌癥,也就是說每分鐘有7個人被確診為癌癥。每年新增30萬年輕的癌癥病人,年輕人群中癌癥的發病率增加瞭近八成。

甲癌與內分泌紊亂有關嗎?

那麼,內分泌紊亂與甲狀腺癌的發生有關嗎?

僅僅以檢測技術提高並不能完全解釋分化性甲狀腺癌發病率的升高。因此,對其發病率的增高,目前尚無定論。

目前分化性甲狀腺癌發病因素明確的有兩個:電離輻射和傢族遺傳因素。並未明確提出與內分泌紊亂相關。但甲狀腺癌在男性和女性中的發病比例約為1:3,而甲狀腺癌在女性中發病率較高是多因素造成的,推測有可能跟雌孕激素水平有關。

環境因素、社會心理因素均可能對甲狀腺癌的發生產生影響。現代社會中,吸煙飲酒、環境污染加重、生活工作壓力大、生活不規律、肥胖、缺乏運動、飲食不健康等因素均可能是造成分化性甲狀腺癌發病率升高的原因。

甲癌與內分泌紊亂有關嗎?

除瞭分化性甲癌的發病率急劇上升,肥胖的發病率也不例外。肥胖和甲狀腺癌是否存在某種關系?這個問題引起瞭研究人員的關註。

2016年4月,國際癌癥研究機構IARC在總結瞭已有的證據後,提出肥胖是胃癌、結直腸癌、肝癌、胰腺癌、絕經後女性乳腺癌等 13 種惡性腫瘤的發病危險因素。引起我們關註的是,在這13種惡性腫瘤中,也包括甲狀腺癌。

同年,Nature Review 也在論述甲狀腺癌發病率增加原因中提到:“近年來增加的甲狀腺癌,超過40%應歸因於環境因素如肥胖等”。

內分泌紊亂與肥胖之間也互為因果,肥胖是導致胰島素抵抗最主要的原因,而胰島素抵抗所導致的高胰島素血癥,正是研究人員們所推測的導致甲狀腺癌的機制之一。另外,肥胖患者促甲狀腺激素(TSH)水平相對升高,而TSH也是甲狀腺細胞的促生長因子之一。但是,這些機制多數僅是根據肥胖導致其他惡性腫瘤的機制研究結果的推測,尚需要在甲狀腺癌中深入探討。

另外,分化性甲狀腺癌中的一種內分泌腫瘤—甲狀腺髓樣癌值得引起關註。

甲狀腺髓樣癌細胞可分泌降鈣素、促腎上腺皮質激素、組織胺、癌胚抗原和血管活性肽等。

表現為腹瀉、面部潮紅、手足抽搐、呼吸不暢等癥狀。如果出現瞭上述內分泌紊亂的癥狀,在排除其他原因後,就要當心甲狀腺髓樣癌瞭。

學習瞭今天的內容,相信大傢已經對內分泌紊亂是否與甲狀腺癌有關有瞭一定的瞭解。

劃重點:

  • 目前分化性甲狀腺癌發病因素明確的有兩個:電離輻射和傢族遺傳因素。並未明確提出與內分泌紊亂相關。
  • 肥胖可能是甲狀腺癌發病的危險因素。
  • 甲狀腺髓樣癌可表現出內分泌紊亂癥狀,如腹瀉、面部潮紅。

參考文獻:

1.Pacheco MC.Multiple Endocrine Neoplasia: A Genetically Diverse Group of Familial Tumor Syndromes[J].J Pediatr Genet,2016,5( 2) : 89-97.

2.Tonelli F, Giudici F, Marcucci T, et al.Surgery in MEN 2A Patients Older Than 5 Years with Micro-MTC: Outcome at Long-term Follow-up[J]. Otolaryng Head Neck Surg,2016,87( 6) : 68-72.

3.Arnold M, Pandeya N, Byrnes G, et al. Global burden of cancer attributable to high body-mass index in 2012: a population-based study[J]. Lancet Oncol, 2015, 16(1): 36-46. DOI: 10.1016/S1470-2045(14)71123-4.

4. Lauby-Secretan B, Scoccianti C, Loomis D, et al. Body fatness and cancer–Viewpoint of the IARC Working Group[J]. N Engl J Med, 2016,375(8):794-798. DOI: 10.1056/NEJMsr1606602. Marcello MA, Cunha LL, Batista FA, et al. Obesity and thyroid cancer[J]. Endocr Relat Cancer, 2014,21(5):T255-271. DOI: 10.1530/ERC-14-0070.

5. Roberts DL, Dive C, Renehan AG. Biological mechanisms linking obesity and cancer risk: new perspectives[J]. Annu Rev Med, 2010, 61: 301-316. DOI: 10.1146 / annurev. med. 080708.082713.

6. Bétry C, Challan-Belval MA, Bernard A, et al. Increased TSH in obesity: evidence for a BMI-independent association with

leptin[J]. Diabetes Metab, 2015,41(3):248-251. DOI: 10.1016/ j.diabet.2014.11.009.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