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軍掘墓人、偉大埃及馬穆魯克蘇丹拜巴爾的兩手策略

拜巴爾一世(1223年-1277年),綽號“豹子王”、“勝利王”,埃及馬穆魯克王朝的偉大統治者,黎凡特十字軍國傢事實上的掘墓人。他作為欽察突厥人的後裔,從十四歲起便被販賣為奴,成為瞭一名馬穆魯克(蘇丹的軍事奴隸)。拜巴爾在多年的征戰中嶄露頭角,曾於1250年的曼蘇臘戰役中擊敗法國國王路易九世的十字軍,更在1260年的阿音札魯特戰役The Battle of Ayn Jalut中擊敗瞭此前所向披靡的蒙古人,挽救瞭埃及王朝。同年12月,拜巴爾與一批馬穆魯克軍官發動政變,親手刺殺瞭蘇丹古突茲,並將自己送上瞭蘇丹寶座。

十字軍掘墓人、偉大埃及馬穆魯克蘇丹拜巴爾的兩手策略

拜巴爾的豹旗

按照今天的標準,拜巴爾沒有接受良好的教育,純屬赳赳武夫。但他絕非有勇無謀,即位後面對黎凡特錯中復雜的局勢,他一手彎刀,一手橄欖枝, 不僅令自己的政權化險為夷,還讓馬穆魯克王朝成為東地中海不容小覷的強權,並重創瞭十字軍勢力。

即位之初,拜巴爾便顯示出自己外交方面的天賦和眼光。他通過談判而非戰爭,實現瞭三個相互關聯的戰略目標:破壞任何拉丁十字軍國傢與蒙古人聯盟的可能;通過在金帳汗國、伊爾汗國挑撥離間來制造蒙古內部的傾軋;保持俄羅斯大草原的奴隸供應(這是馬穆魯克的主要兵源)。

繼位的頭一年,拜巴爾便與已故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腓特烈二世的私生子西西裡國王曼弗雷迪(Manfred,1258-1266)建立瞭聯系。蘇丹試圖延續埃及與霍亨斯陶芬王朝的傳統關系,並支持曼弗雷迪的反教皇政策,派出瞭一批使節攜帶特殊的禮物前往西西裡宮廷,其中最引人註目的包括一隊裝備著戰馬和武器的蒙古囚徒——以此證明他們無敵的神話已經破滅並彰顯自己的實力。在曼弗雷迪死後,拜巴爾又與他的對手和繼承者、法王路易九世之弟安茹的查理展開瞭交往。

1261年,蘇丹也開啟瞭與金帳汗國的協商渠道。這一地區的蒙古統治者別兒哥可汗(1257-1266)已皈依伊斯蘭教並和波斯的伊爾汗國進行著激烈的權力鬥爭。拜巴爾非常巧妙地將別兒哥的名字納入麥加、麥地那和耶路撒冷的聚禮日禱告來奉承他的皈依,沒有付出實質代價便贏得瞭可汗的好感。兩國交好後,埃及得以繼續使用金帳汗國草原中的奴隸市場,此外也保障瞭馬穆魯克蘇丹國位於小亞細亞北部邊界的安全。為瞭保證欽察突厥奴隸從黑海至埃及的通路順暢,蘇丹還和熱那亞人(地中海的主要奴隸運輸者)簽訂瞭協約。這些意大利商人最近剛剛在黎凡特敗給瞭自己的死敵威尼斯人(即所謂的“聖撒巴斯戰爭”,一場為期兩年的、熱那亞與威尼斯爭奪阿卡和巴勒斯坦經濟、政治居先權的內鬥)。熱那亞於1258年戰敗,遷移到瞭提爾,為瞭保障自己的利益,面對拜巴爾伸出的橄欖枝,他們感激不盡,欣然與馬穆魯克進行貿易,並希望借此削弱威尼斯人。為瞭確保熱那亞船隻能夠暢通無阻地經過博斯普魯斯海峽,拜巴爾還特意與新近重登拜占庭帝位的米哈伊爾八世建立瞭聯系(後者於1261年意外從拉丁帝國手中奪回瞭君士坦丁堡)。

借助上述努力,拜巴爾兵不刃血地孤立瞭拉丁十字軍諸國和蒙古人,讓自己的新政權處於有利的戰略態勢。

十字軍掘墓人、偉大埃及馬穆魯克蘇丹拜巴爾的兩手策略

拜巴爾雕像

當然,拜巴爾畢竟是行伍出身,他深諳軍事力量的重要,即位後,也大刀闊斧地推行埃及的軍事改革和建設,卓有成效。

蘇丹的根本目標依然立足於開疆拓土為:發動“吉哈德”對抗蒙古人與黎凡特法蘭克人——所征服之地可以確保穆斯林對黎凡特的統治。

從一開始,強化馬穆魯克世界防禦能力的工作就一直在快速推進。在埃及,亞歷山大的城防得到瞭加強,杜姆亞特的尼羅河口被部分封堵以便阻止另一次像路易九世那樣的海上入侵。在敘利亞,諸如大馬士革、巴貝克、夏薩等地被蒙古人摧毀的城墻被修復。在東北部,沿著幼發拉底河(如今與波斯伊爾汗國的有效邊界),比拉堡(al-Bira)成為瞭戰略要地。該要塞獲得瞭強化並以重兵把守,拜巴爾通過郵遞系統密切監控著它的安全狀況。1264年末,比拉堡成功抵擋瞭伊爾汗國軍隊的第一次嚴重進犯,從而證明瞭自身價值。這場發生於金帳汗國、伊爾汗國戰爭間隙的攻擊讓蘇丹整軍備戰,然而,正當他準備從埃及開拔時,傳來瞭伊爾汗國結束瞭對比拉堡的圍攻無功而返的消息。

十字軍掘墓人、偉大埃及馬穆魯克蘇丹拜巴爾的兩手策略

在對城堡的仰仗以外,拜巴爾將軍隊視為馬穆魯克國傢的支柱。他延續並擴大瞭業已存在的馬穆魯克招募系統,購買瞭成千上萬的欽察突厥(後來也包括高加索人)青年男性奴隸。這些男孩將作為馬穆魯克軍隊進行訓練,年滿18歲後他們將獲得自由並開始侍奉馬穆魯克蘇丹國國內的主人。此舉便創建瞭一支常常是自給自足的軍隊——一位現代歷史學傢稱之為“一代貴族”——因為馬穆魯克所生的孩子並不被當做這一軍事精英中的一員,雖然他們被允許加入軍中第二等級的哈爾喀(halqa)預備隊。

拜巴爾投入瞭巨額資金用於打造、訓練、提升馬穆魯克軍隊。總的來說,馬穆魯克的數量增長瞭四倍——約40000騎兵。其中的核心是4000人的皇傢馬穆魯克軍團——拜巴爾的新式精銳,在開羅內城中的特殊機構經受嚴格訓練。新兵在學習劍術時,每天要練習同樣的劈刺動作一千次,此外還要練習在馬上使用強大的復合反曲弓。於是精銳的馬穆魯克騎兵既能作為弓騎兵遠距襲擾、削弱對手,又能像傳統重騎兵那樣發起沖鋒,可謂那個年代超一流的騎士。對馬穆魯克各部,蘇丹強調嚴明的紀律和嚴酷的磨煉。在他統治期間,開羅興建瞭兩座大型競技場,在這裡馬術與戰鬥技巧能夠臻至化境。隻要身在首都,拜巴爾本人每天都要練習武藝,以身作則,讓他的部下們絲毫不敢松懈。拜巴爾也鼓勵部隊嘗試新武器、新技術,一些馬穆魯克甚至嘗試著在馬上發射浸泡瞭希臘火的弓箭。

十字軍掘墓人、偉大埃及馬穆魯克蘇丹拜巴爾的兩手策略

十字軍時代馬穆魯克的典型裝備

一旦成年,馬穆魯克將領取薪酬,但依然擁有他們自己的馬匹、盔甲和武器。為瞭確保其部隊裝備妥當,拜巴爾設立瞭軍隊檢閱制度,整支軍隊全副武裝地於一天中(部分是為瞭確定裝備沒有被共享)從蘇丹面前列隊行進。未參加閱兵者將被處死。戰時,恐懼也被用來維持秩序。埃及軍隊嚴禁飲酒,任何違規的士兵將立即處以絞刑。

為瞭對馬穆魯克軍隊中的士兵提供支持,拜巴爾投資購入瞭一些重型裝備。他密切關註著攻城武器的發展,其中包括配重拋石機(trebuchet,亦稱重力拋石機)。上述器械成為瞭馬穆魯克攻城術的中流砥柱。拋石機能夠拆卸運抵目的地,隨後迅速組裝,最大型的能發射重量超過500磅的石彈。除瞭軍事力量,拜巴爾還高度重視精確、最新的情報。因此,他維持瞭一張橫跨近東的間諜網,並接收安插到蒙古、法蘭克社會中特工的報告。蘇丹也慷慨地贊助瞭黎凡特遊牧的貝都因阿拉伯人,從而在軍事沖突及收集情報兩方面均獲得瞭他們有益的支持。

十字軍掘墓人、偉大埃及馬穆魯克蘇丹拜巴爾的兩手策略

馬穆魯克重騎兵

通過上述種種方法,拜巴爾打造瞭中世紀時期最強大的穆斯林軍隊;它在人數眾多,紀律嚴明,驍勇兇悍方面超過瞭聖地之戰中出現過的任何一支部隊,可謂當年完美的軍事機器。到瞭1265年,蘇丹已經細心地讓自己的統治鞏固並合法化,依托團結在他背後的伊斯蘭近東世界,轉而以“吉哈德”的名義開始揮舞手中大棒。十字軍的噩夢來臨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