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和一棵樹相對而坐

散文:和一棵樹相對而坐

作者:(貴州)王永梅

走過很多路,看過不少的書,但還是難以走出情緒的怪圈;還是會沉浸在雞毛蒜皮中難以自拔……

蕭瑟的秋天,我坐在一棵樹的對面,和它對視,交流,回憶……

舊事,並未遙遠,那片懸掛於枝頭欲墜的葉裹挾著一身的寒氣,還未朽去。在這些幹癟的表面,那些它未曾說出的黑暗,是否也折射出我在生活中的謙卑?那些固執地站立,月華如水,世界如此空曠,疼痛洗劫瞭整個春天,順勢長成一片陰影,在心的深處搖搖晃晃……

一棵樹,要想站成風景,首先要承受黑暗,才能沖破堅硬的外殼,拼命地探出頭來,卻又要接受新的苦難,風裡學會彎腰;烈日當空學會示弱;雨裡學會低頭;雷霆萬鈞懂得要給自己壯膽;閃電襲來讓它懂得驚慌失措隻會讓自己更加失態;蟲子啃噬使它明白必須忍住眼淚;躲不過無情的刀斧它就讓受傷的地方長一個疤;從此那個地方變得不再怕疼……我開始懂得樹的孤寂與堅韌——讀懂它,有霧氣在我的眼底心頭蒸騰彌漫。

活著,痛苦和煩惱,總是不期而遇,一件挨著一件……失眠這個頑癥,能從何處找到處方?或許——所有的美麗都留不住,如果沿著孤獨和寂寞鋪就的旅途可以回到昨天,拋卻痛感或不會找到一些慰籍?活著,原本就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精神的孤寂,物質的困乏,難道不是一場內憂外患的戰爭?隻要弄不死它,每一次考驗都會讓它變得更強大,它的內心隻有一個信念:活下去,勇敢地活下去,隻要不死,就要活出嶄新的高度……

樸素的曠野,不請自來的暮色,光亮在千萬裡之外,蒼穹寂寞,歲月寂寞,鳥獸寂寞……如果可以沿著孤獨和寂寞回到昨天,歲月的年輪是不是可以不被拆分,經年的傷痛,寂寥……滴血的忙碌,以及抽出筋骨的無奈……它是如何讓自己不沉淪黑暗萬劫不復?

一棵經年累月立於天地間的樹,是否開始不再看重自己個人的喜怒哀樂,開始去留意頭頂飄過的雲;關註腳邊美麗的花;留心雨後的清新和陽光的溫暖;欣賞鳥兒的歌唱和蝴蝶的翩躚;或許,它不渴望這個世界瞭解它,但它渴望自己懂得這個世界,能夠大大方方地融入這個世界……突然記得,在人生的某個時刻,我曾遇到過它,遇到它那些淚水裡讀不出的傷痛,讀懂他們沉默不語裡的堅守——在那些堅守裡,唯有夢想不會缺席。

散文:和一棵樹相對而坐

拋卻身後歪歪扭扭的足跡,來來回回瞭很久,我努力把握自己的名字扶起。那些或悲或喜的情緒,算個什麼?生又何歡?死又何懼?生命太倉促,我要怎樣才能保護自己?讓自己在這個明槍暗箭齊飛,心機與套路橫行的世界不受傷害?

它是否想過要逃離這種風霜刀劍的日子,它是否也會懷念過往——我想,它應該有吧,可命運的繩索是它解不開的結,它無力和命運抗爭的酸楚溢為晨露秋霜, 安身立命是無可奈何最為深刻的解釋……保持緘默,盡量忍住眼淚舒展枝葉,明媚和光影在它腳下搖曳,與生俱來的使命讓它成不瞭一隻自由的鳥兒,它隻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讓自己站得高一些,看得遠一些,或許,在無常的世事中學會綿裡藏針,讓自己變得不再那麼的雪壓霜欺,不再活得那麼的隱忍那麼的窩囊,這才它對生命的尊重。

和一棵樹對坐,我的內心裝滿感慨,在那些日子裡,支撐著它的是夢想,但又有多少夢想能夠從塵埃裡開出花來?

疲憊的我和一棵樹對坐,縱然千辛萬苦心有戚戚,也該拋下如鉛般的沉重,既然無法擺脫命運的左右,就該沿著固定的軌跡且行且歡喜!

婆娑世界,溷濁的塵世人來人往,荒蕪的靈魂飄飄悠悠,和一棵樹對坐,我的思想被凈化靈魂得到皈依,那些關於命運的抱怨,我漸漸釋懷……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