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險惡」過去10年德語年度“惡詞”

1991年以來,德國一個中立的評選委員會每年選出一個最具挖苦詆毀意義的詞匯作為德國本年度的“惡詞”。我們在這裡為您列出瞭過去數年的年度“惡詞”。

2019年“氣候保護偏執狂”

「如此險惡」過去10年德語年度“惡詞”

2019年德語年度”惡詞”是”氣候(保護)偏執狂”(Klimahysterie)。評委會對此做出解釋稱,這個詞詆毀瞭人們為氣候保護工作和氣候保護運動做出的努力,抹黑瞭針對氣候保護的重要辯論。

2018年”反遣返難民工業”

「如此險惡」過去10年德語年度“惡詞”

2018年德語年度”惡詞”是”反遣返難民工業”(Anti-Abschiebe-Industrie)。評委會對此做出解釋稱,”反遣返難民業”諷刺的是那些向被拒難民提供法律協助,甚至企圖保護具有犯罪傾向的難民並從中獲利的人士。這個詞匯是2018年5月基社盟聯邦議會黨團小組組長多佈林特(Alexander Dobrindt)所提出的。

2017年“另類事實”

「如此險惡」過去10年德語年度“惡詞”

“另類事實”(alternativen Fakten)這個詞如今盡人皆知。如果說某事是“另類事實”,意味著這是虛假的。這詞最早出自特朗普的女顧問康維(Kellyanne Conway)之口,她在面對媒體時,用這個詞為時任特朗普新聞發言人斯派塞就總統就職典禮上參加人數不實的說法辯護,稱斯派塞給出的是“另類事實”。

2016年“民族叛徒”

「如此險惡」過去10年德語年度“惡詞”

2016年,評委會收到瞭594個不同的年度“惡詞”建議。得票最多的20個詞匯中,四分之三的詞匯與難民問題有關。最終,“民族叛徒”(Volksverräter)被選為德國2016年”惡詞”。評委會發言人表示,這個詞匯是獨裁者,特別是納粹的遺產。用該詞匯指責政客是對他們的詆毀,而且會扼殺就民主展開的必要討論。

2015年“大善人”

「如此險惡」過去10年德語年度“惡詞”

2015年的年度“惡詞”是“大善人”(Gutmensch)。評選委員會的看法是,該詞“貶低寬容與助人為樂的精神,稱之為幼稚、愚蠢、與世隔絕”,也尤其被用來詆毀義務投身於幫助難民事業以及挺身而出抵制攻擊難民營的人們。

2014年“騙子媒體”

「如此險惡」過去10年德語年度“惡詞”

評委會表示,“騙子媒體”一詞(Lügenpresse)在“一戰期間就是一個充滿火藥味的概念,納粹時期又被拿來誣蔑和詆毀獨立媒體。”德國仇外的Pegida運動也使用瞭”騙子媒體”一詞。該運動借此批評媒體對Pegida的目標以及示威進行”歪曲報道”。評委會主席說,該詞對媒體作為整體進行瞭誣蔑,危害新聞自由。

2013年“蹭福利旅遊”

「如此險惡」過去10年德語年度“惡詞”

評委會將“蹭福利旅遊”(Sozialtourismus)一詞評為2013年的“年度最差詞匯”。評審團給出的解釋是,一些政客和媒體使用該詞煽動針對不受歡迎的移民,特別是來自東歐的移民的反感情緒。

2012年“受害者傳統”

「如此險惡」過去10年德語年度“惡詞”

2012年的年度“惡詞”是“受害者傳統”(Opfer-Abo)。德國著名氣象主播卡赫爾曼(Jörg Kachelmann)曾受到前女友的強奸指控,此後被判無罪釋放。赫爾曼在采訪中稱,女性在社會中有“受害者傳統”。年度“惡詞”評委會認為,他的這種說法籠統地、令人無法接受地貶低、猜疑女性。

2011年“土耳其烤肉謀殺”

「如此險惡」過去10年德語年度“惡詞”

2011年的年度“惡詞”是“土耳其烤肉謀殺”(Döner-Morde)。八名土耳其人和一名希臘人在德國遭極右翼恐怖組織連環謀殺,評委會認為,將該案稱為“土耳其烤肉謀殺”具有種族歧視色彩,以小吃(土耳其烤肉)指代來源地亦是對死者的深刻歧視。

2010年“別無選擇”

「如此險惡」過去10年德語年度“惡詞”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救助希臘時使用瞭“別無選擇”(alternativlos)一詞。評委會認為,政客們之後開始過於頻繁地使用該詞。“因為這其實是在說,在政治傢們所作出的決定以外沒有其他選擇瞭,也就無需辯論、討論瞭。這樣說是錯誤的。”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