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宵禁,戶外活動終止,崇尚自由的意大利封城之後引爭議

酒吧宵禁,戶外活動終止,崇尚自由的意大利封城之後引爭議

意大利威尼斯的裡阿爾托橋

意大利成為首個宣佈在全國范圍內嚴格限制旅行的歐洲國傢。目前,政府正在努力遏制冠狀病毒的蔓延。

這項措施由該國總理朱塞佩孔特(Giuseppe Conte)在黃金時段的新聞發佈會上宣佈,目的是采取和中國一樣的措施來控制這種病毒的蔓延傳播。

但是,意大利從南部島嶼到北部阿爾卑斯山脈約有6000萬人,全國范圍內的封鎖對意大利人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於是也立即引發瞭這樣一個問題:一個崇尚保護個人自由的歐洲國傢是否願意為瞭遏制病毒作出必要的犧牲?

就在幾小時前,意大利政府宣佈有10149人感染瞭COVID-19,比前一天增加瞭977例,死亡人數攀升至631例,其中絕大多數是老人和有基礎病的人。

這項法令要求意大利全境人員出示工作需要證明、健康狀況或者其他特殊原因證明才可以在境內跨區域活動,人們必須待在傢中。但孔特仍然表示外國人可以來意大利。

他表示,所有學校將停課至4月3日,法令也禁止監獄探訪和囚犯日間釋放計劃,這在全國27所監獄引發瞭騷亂,警衛被扣為人質。截至目前,摩德納已有數名囚犯死亡。

所有的體育賽事和戶外機會都被禁止。目前在北部地區實行的晚上6點酒吧宵禁將擴展到整個國傢。他說,年輕人在戶外活動和酒吧聚會的日子已經結束瞭。

孔特說:“為瞭意大利的利益,我們都必須放棄一些東西。”他宣佈,政府將制定比前一天對意大利富裕的北部地區實施的更強有力、更嚴格的規定,不同地區和省份之間的危險等級會被仔細劃分,所有非必要的活動都會被全面限制。

孔特努力動員所有意大利人遵守這些措施,他強調,嚴重的疫情對該國的老年人口以及為其服務的醫療機構都構成瞭極大的威脅。出行限制的突然擴大也反映出政府在努力趕上這種病毒的傳播,之前,這種病毒的傳播速度一度超過瞭對它的控制速度。

COVID-19在兩周前首次出現,政府首先封鎖瞭11個城鎮,但死亡人數和病例持續激增。

之前,意政府已宣佈將限制約四分之一的意大利人口的流動,並封鎖倫巴第地區。倫巴第是意大利北部的經濟中心。

但隨著措施不斷加強,好像並沒有阻止病毒的傳播。相反,官員們模糊地指示削弱瞭政府的控制力度,也引發瞭人們的困惑和焦慮。互聯網上也開始流傳未經證實的謠言(關於負擔過重的醫院拒絕向60歲以上的人提供醫療服務的報道),但官方稱這是虛假的。

處於北部封鎖區域的居民對他們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或者應該做什麼來保護自己感到非常困惑,沒有人指導他們。

56歲的勞倫斯·帕雷蒂(Laurence Paretti)在米蘭教瑜伽,她說:“我們聽到的事情太多瞭,人們真的不知道發生瞭什麼。”她說,她以為在城裡散步沒什麼問題,她也表示政府的解釋一點也不清楚。

孔特承認有必要采取嚴厲的措施,他也提出瞭他所說的更強有力、更廣泛的限制。“我們必須立即行動。”

國傢衛生研究所(National Health Institute)傳染病部主任喬瓦尼·雷紮(Giovanni Rezza)稱,這一決定是“必要的”,並建議法國和德國等歐洲鄰國應該效仿。

他說,意大利實際上面臨著兩種選擇,一種是像武漢式的封鎖,人們不能離開自己的居住地,包括經濟中心米蘭;或者政府可以采取部分旅行限制,關閉酒吧和體育賽事,讓人們遠離彼此。

雷紮就對該病毒襲擊羅馬發出瞭警告,他擔心疫情會在欠發達的南部地區蔓延。他說:“人們非常害怕這種病毒會蔓延到南部地區,因為那裡的醫療保健系統遠不如北部地區。”

在米蘭,警察攔下瞭一些汽車,要求司機填寫表格,說明他們要去哪裡,為什麼要去,但目前還不清楚這些新措施的實施范圍有多廣,有多嚴格。

民族主義聯盟黨(national League party)的反對派領導人馬泰奧·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在當天早些時候鼓勵孔特將限制措施擴大到全國,他對此表示贊同。但他也表示,孔戴需要說得更清楚,有必要“立即關閉一切,不留下任何懷疑或解釋的空間”。

前總理馬泰奧·倫齊(Matteo Renzi)曾批評政府未能有效地傳達之前限制措施的重要性。他也表示,他已敦促政府將措施擴大到整個意大利,以阻止該病毒在該國蔓延並深入歐洲。他在周一晚上的一次采訪中說,他認為意大利人現在最好遵守新法令,因為“現在全意大利都是一體的,沒有哪個部分能分開,每個人都必須做好這件事”。

孔特曾是薩爾維尼的盟友,直到兩年前,他還是一位鮮為人知的法學教授。現在,他發現自己正面臨著領導這個國傢後遇到的最大的挑戰。他有一種循環式的、墨守成規的說話風格,還有一個習慣,那就是稱贊自己思路清晰。

在周日和周一,針對他在限制北部地區出行的措辭,引起瞭很多意大利人的困惑和質疑。他說:“所有進出該地區的人都有義務避免任何活動。”這聽起來雖然很嚴厲,但是仍然留有很多餘地。人們繼續乘坐汽車、火車和飛機進出北方地區,這項措施仍然支離破碎。中部和南部地區也制定瞭自己的限制措施,其中一些甚至比北部地區嚴格得多。

周一,警察和士兵開始在米蘭的火車站檢查乘客。為瞭幫助解釋這項法令,內政部發佈瞭“自動認證”表格,任何從封鎖地區往返的人都需要填寫這些表格,並且他們需要出示必要的出行證明。在意大利經濟和文化之都米蘭周圍的城鎮,疫情爆發最為嚴重。

馬西莫·加利(Massimo Galli)上個月在米蘭生物醫學研究所(Bio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Milan)領導瞭一個醫生團隊,他們發現瞭這種病毒在意大利變異瞭。加利說,哪怕有出行證明,人員流動仍然是“瘋狂的”。他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周日出臺的措施遠遠不夠。他說:“中國人在武漢所做的事情比我們要嚴格的多。”

但其他病毒學傢認為,意大利在周一晚上已經完成瞭它需要做的事情。

意大利著名病毒學傢羅伯托·佈裡奧尼(Roberto Burioni)表示,意大利低估瞭這種病毒的傳染性,因此政府需要采取果斷行動,而意大利人需要負責任地做出反應。

他說:“遏制這種病毒的唯一方法就是暫時違背我們的社會文化。這種病毒正在利用我們自由開放的特征,我們必須盡一切努力阻止它。”

孔特呼籲每個意大利都拿出公民責任感,他表示每個人都必須盡自己的一份力量來阻止病毒的傳播。最正確的選擇就是呆在傢裡。

文/Happy

圖/網絡

【DAILY MEDIA出品】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