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階級固化-安倍傢族

壹 岸信介的崛起

日本本州島山口縣的佐藤秀助一生都在為自己的三個兒子感到光榮。

他大兒子叫佐藤市郎,生於1894年,二兒子叫佐藤信介,生於1896年,三兒子叫佐藤榮作,生於1901年,其中二兒子因為打小過繼給他哥,改名叫岸信介(佐藤秀助也是過繼給別人才改姓佐藤的,這個傢庭本來應該都姓岸)。

佐藤秀助主要以釀酒為生,但他祖父曾做過島根縣令,佐藤秀助自己也在山口縣做過公務員,傢裡有濃厚的政治氛圍,除瞭生意,聊的都是高大上的國計民生話題,傢裡小孩在這種環境下長大,從小就對政治產生出濃烈的熱愛。

他三個兒子個個都很愛學習,一路考取名校,大兒子在海軍大學成績優異,曾升至海軍中將,已經很有出息,但身體不好,早早退役,二兒子岸信介跟三兒子佐藤榮作後面爬得更高,跟開瞭掛一樣。

最重要的是他的二兒岸信介,雖然長著一張馬臉,一副大鮑牙,一對超大無比的招風耳,十分十分瘦,東條英機說第一次見他就感覺他“長相怪異”(就是醜得很委婉),但他天資聰穎,1915年考入第一高等學校,他本來想參軍,因身體太單薄軍隊不要他,就於1917考進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部,他弟弟佐藤榮作生得有點像黃秋生,長相就正常一些瞭,幾年後也考入瞭東帝法學部。

岸信介

東帝當時是日本最重要的大學,日本打敗清政府後拿巨資投入建設東帝,中國當年很多苦哈哈的留學生跑去日本讀書,能上東帝的可以回國吹一輩子牛,郭沫若就隻能讀日本九州帝國大學,魯迅讀的是普通的仙臺醫學學校,李大釗不錯讀的是草稻田,隻有鬱達夫讀過東帝,鬱達夫當年走出去,比其他中國留學生有排面多瞭,是留學界的扛把子,學姐學妹們看到鬱達夫,都要圍過來親切地拉住他的手,把旁邊屌絲學校出身的魯迅酸成瞭檸檬精。

能考上東帝法學部,不出意外,一隻腳就跨進瞭日本上流社會。

一想到兒子們這麼有出息,終於走出縣城,沖向東京,佐藤秀助就恨不得抱著祖墳大哭一場。

但他兩個兒子最後爬到的高度,能讓他祖墳都要幸福得冒青煙。

1920年4月,全班公認的醜男才子岸信介從東帝畢業,政府各個部門認他挑,想去哪個部門上班都敲鑼打鼓歡迎,他沒有去更輕松的大藏省和內務省,而選擇去瞭更辛苦勤勉的農商務省,後來又轉去商工省,一直幹瞭15年,中間還娶瞭自己的堂妹良子,這15年裡他去歐美進行過考察,從普通職員一直升到工務局長,和吉野信次牢牢掌控著商工省,但在1936年的“二.二六事件”,商工省出現瞭內亂,新上任的商工大臣小川鄉太郎決定掃除吉野信次和岸信介兩人的勢力,吉野信次和岸信介最後都被迫辭職。

岸信介這時候已經是官場老油條瞭,他並沒有打算離開政界,在商工省時,他就十分關註“偽滿洲國”的動向,派出椎名悅三郎對偽滿的資源進行調查,並隻向他一人通報,從商工省離職後,他得知偽滿的行政機構是一支臨時拼湊起來的政府,十分稚嫩,急需他這種財政和經濟專傢,於是他向部下鳥谷寅雄微微透露瞭想去滿洲發展的意圖,鳥谷寅雄馬上聯系到瞭軍方,軍方大喜,這幫粗人隻會打戰不會管理政府,早就聽說瞭岸信介的才幹,歡歡喜喜在1936年10月將岸信介迎到瞭偽滿洲國。

岸信介能去偽滿洲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東條英機十分賞識他,兩人之間一直有著深厚的經濟利益(他給東條英機搞錢,岸信介曾要求鮎川義介將3000萬日元的日產股票轉偽滿投資證券悄悄劃給東條英機),1935年東條英機升為偽滿洲憲兵總司令,看他在日本國內失勢,便趕緊將他拉到瞭偽滿洲國一起上班,一起繼續搞錢。

東條英機

39歲的岸信介到達偽滿後,生活上跟軍隊將領每天喝花酒搞好關系(歷史記載他每天晚上喝酒狎妓),工作上搞瞭個五年發展計劃,選定瞭22個項目,撥款27億日元,從1937年春天開始執行。

岸信介變得特別有錢,就是從我國東北開始的。

岸信介政績做得好,搞錢也特別拿手,《細川護貞日記》記載岸信介曾接受過數千萬到數以億計的巨款(在那時的日本是個天文數字),後因與鮎川義介、星野直樹分贓不均,是造成東條內閣瓦解的原因之一。

就在二哥岸信介在偽滿洲翻雲覆雨之時,三弟佐藤榮作的人生也開始有瞭起色,他晚岸信介四年從東帝法學院畢業,一直在鐵道部門工作,1926年娶瞭舅舅松岡洋右(甲級戰犯)的長女寬子,做瞭倒插門女婿,起初在鐵道部他默默無聞,不像二哥那樣無論在讀書還是事業上都被稱為才子,松岡洋右對他十分失望,1934年,商工省實權在握的岸信介拉瞭三弟一把,通過關系讓佐藤榮作以鐵道部國外研究生名義派往歐美進行瞭兩年的考察,鍍過金的佐藤榮作回國後便平步青雲,一步盤活瞭事業線,一路高升至大阪鐵道局長,日本戰後他做到鐵道總局長官、運輸省次官,被稱為“鐵道的佐藤、大藏的池田”,並稱為自由黨總裁吉田茂的左膀右臂。

佐藤榮作

東條英機後來從滿洲升至陸軍最高指揮官,1939年把工作三年的岸信介從滿洲調回東京,任商工省次官,繼續負責自己的財源,1941年12月東條內閣決心對美國宣戰,岸信介還在宣戰詔書上簽瞭名,1943年,岸信介作為東條英機內閣的國務大臣兼軍需省次官,跟東條英機說塞班島隻要被攻陷,美國的B-29轟炸機就會摧毀日本的軍需生產,要求停止戰爭,東條英機怒罵他:“你們這些文官懂個屁!”

兩人從這時開始絕裂,岸信介和東條英機徹底翻臉,在親軍派議員支持下,岸信介面對東條英機的施壓堅決不辭職,最後政界集體反對東條英機,甚至想暗殺他,1944年7月東條英機內閣被迫整體辭職,因為和東條英機的矛盾越來越深,岸信介便帶著女兒洋子回到瞭山口縣老傢。

表面上說是負氣出走,但以他的老謀深算,應該是早已算準日本必敗,在為戰敗後躲避戰爭責任做好鋪墊。

在老傢山口縣,岸信介結識瞭國會議員安倍寬,兩人相談甚歡。安倍傢曾是山口縣財主,也靠釀酒和做醬油發傢,安倍寬剛結婚沒多久去東京做生意賠光瞭本錢,導致妻子和他離婚,但留下一個兒子安倍晉太郎,這時候洋子隻有16歲,她並不知道六年後自己會嫁給安倍晉太郎。

並生下今天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

貳 傢族的榮光

1945年9月,日本戰敗後一個月,岸信介被警察收容關押在橫濱監獄,後轉移到巢鴨監獄關瞭三年,據稱是因為“在塞班島決戰問題上岸信介和東條英機有尖銳沖突”,美國主導的檢察局對岸信介竟免於起訴,1948年12月24日被釋放回傢。

東條英機等7人都被判處瞭死刑,岸信介準確的預判救瞭他一命。

撿回一條命的岸信介還想重回日本政壇,搞瞭個“箕山社”圖謀再起,1950年時,洋子22歲,急待出嫁,岸信介認為女兒性格太過獨立,打算從報界挑選女婿重點培養,將來好繼承自己衣缽(他兒子有殘疾不能從政),這時有人推薦瞭就職《每日新聞》27歲的安倍晉太郎,小夥子又是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院畢業(全傢都是同系校友),條件十分合適,更是自己幾年前在山口縣結識的故友安倍寬的兒子,這時安倍寬已於1946年1月因病去世,安倍晉太郎現在無父無母,岸信介又特別欣賞吃過苦的年輕人,更覺放心,便搓和他跟洋子相親。

兩個年輕人碰過頭都十分滿意,1951年5月5日在東京結婚,“很會搞錢”的岸信介一時激動難抑,將女兒相親餐廳附近的土地全部買下來,建瞭一座“岸公邸”住瞭進去,已經失去傢人一無所有的安倍晉太郎得以重新攀上瞭政治豪門。

1952年,洋子和安倍晉太郎生下大兒子安倍寬信,1954年,生下二兒子安倍晉三。

1953年佐藤榮作的大佬吉田首相因為在眾議院當眾辱罵國會議員,導致國會解散要重新選舉國會議員,岸信介當時還在德國訪問,佐藤榮作趕緊替他辦好瞭參加自由黨的手續並叫他迅速回國,岸信介於3月21日趕回日本,並於4月19日在大選中獲勝當選為議員。

一代醜男從此再次回到日本政壇,並為佐藤傢族後續十幾年控制日本打下基礎。

1955年11月15日,日本的民主、自由兩黨在中央大學會堂決定聯合,正式宣佈成立自由民主黨,簡稱自民黨,岸信介德高望重,在黨內座次排第五,位列鳩山一郎、緒方竹虎後面。1956年4月,鳩山一郎意圖辭去總理,讓位給緒方竹虎,岸信介本來還想跟緒方竹虎爭奪總理位置,沒想到緒方竹虎身體不好,突然去世瞭,12月自民黨總裁公選,岸信介以7票之差輸出石橋湛山,但石橋僅上任又一個月,又病倒瞭,岸信介被內定為下屆首相,在回到政界僅僅四年後,他就這樣靠著手氣爆棚,身體硬朗,熬倒瞭一個又一個大佬,成為日本首相。

果然是長得醜,活得久啊。

岸信介在日本首相的位置上從1957年2月一直幹到1960年7月,這三年日本經濟快速發展,不過岸信介跟隨美國的親臺反華策略,後因為修改《日美安保條約》而被迫下臺,7月14日岸信介在他的花園裡舉行瞭祝賀池田勇人接受執政黨總裁的慶祝會,在餐廳被65歲的荒牧退助持刀刺傷,但所幸沒有傷到要害。

岸信介被刺現場

接任岸信介首相位置的池田勇人,從1960年一直幹到1964年,1964年9月因喉癌入院,病情越來越嚴重,他第一次上臺有得到佐藤榮作的支持,因此推薦佐藤榮作為繼承人。

加上在日本政壇幾十年耕耘的“昭和之妖”岸信介的幫助,弟弟佐藤榮作以壓倒性優勢接過瞭首相的崗位,池田勇人則於第二年病逝。

佐藤傢一下子出瞭兩任首相,祖墳現在冒青煙已經HOLD不住瞭,祖墳現在都快要噴焰火瞭。

在岸信介的輔佐下,佐藤榮作從1964年11月就任日本首相,一直幹瞭7年8個月,他是日本戰後在位時間最長的首相(這個記錄已被他們傢後代安倍晉三破瞭),在他剛剛上任不久,1965年上半年,出現瞭日本經濟蕭條,佐藤政府采取發行國債、增加財政融資、擴大公共事業投資、減稅、增強出口五大舉措拯救經濟,從1966年起,日本經濟出現瞭超高速增長,從1966年到1970年間,日本經濟年均增速達到可怕的11.7%!中間有長達57個月的繁榮,日本人稱這一段時間為“伊奘諾景氣”,到1968年時,日本就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經濟第二強國。

日本的教育也隨著經濟高速增長,1955年時,高中升學率為52%,大學升學率為10%,到1975年,高中升學率為92%,大學升學率為43%。

1972年2月尼克松訪華,一向跟隨美國出牌的日本政府趕緊向新中國帶信,佐藤榮作希望親自訪華,但佐藤榮作內閣向來敵視中國,支持臺灣政權,被新中國拒絕,隨後日本在野黨趁機攻擊佐藤榮作外交不力,7月7日佐藤榮作被迫辭去首相職務,政權交到瞭田中角榮內閣手裡,田中表示希望與中國恢復邦交,上海舞劇團在東京訪問時,帶話給田中“能到北京當面談,一切問題好商量”,9月25日至30日,田中角榮訪問中國,29日,中日兩國簽署瞭《中日邦交正常化聯合聲明》。

下臺後的佐藤榮作1975年因腦溢血病逝,終年74年,岸信介比親弟弟又多撐瞭12年,於91歲時病逝。

佐藤傢作為日本雄厚的政治世傢崛起,最關鍵的人物其實還是岸信介,這個老狐貍幾次準確預判時機,成功躲過瞭二戰審判,二戰後抓住機會,加上好運氣登上首相位置,給佐藤傢族鋪墊好瞭最優質的政治資產,隨後才有佐藤榮作、安倍晉太郎、安倍晉三在政壇發跡的可能。

值得註意的是,岸信介與佐藤榮作都對中國充滿瞭敵意,一直奉行“親臺反華”的外交策略,尼克松訪華時,佐藤榮作“撇著嘴看完瞭電視轉播”,這一代佐藤傢族都是資深反華分子。

叁 安倍傢

娶到岸信介女兒洋子的安倍晉太郎,也繼承瞭岸信介和佐藤榮作的重要政治遺產。

岸信介將傢族所有的希望都放在瞭女婿身上,他十分細心地栽培安倍晉太郎,1955年,生下安倍晉三的第二年,年僅31歲的晉太郎就成為自民黨首任幹事長(黨內二把手,普通傢庭的孩子不可能在31歲爬到這個位置,他們至少得多努力20年還得有逆天的手氣才行),1956年11月,岸信介和石橋湛山爭奪自民黨總裁和首相位置,晉太郎負責遊說接替自己父親安倍寬地盤的周東英雄,請他支持岸信介,但周東英雄屬於池田勇人一系,沒有投票給岸信介,致始岸信介以7票之差輸給石橋湛山,晉太郎被傢鄉人傷透瞭心,決定親自步入政壇,以便日後支持嶽父,石橋內閣成立後,岸信介入閣任職外相,晉太郎開始擔任嶽父的秘書,隨後岸信介手氣爆棚,石橋兩個月後病倒,岸信介接任首相。

正式從政才三個月的晉太郎,就這樣一臉懵逼做到瞭首相秘書。

晉太郎

最狠的編劇都不敢這麼寫故事,現實比小說荒誕多瞭。

但晉太郎主要得益於岸信介的榮光,想要真正從政必須得從議員開始熬(他其實也不算是一個優秀的政治傢)。

他總是表現得任性而且脆弱,1958年岸信介解散眾議院重新大選,晉太郎執意要參選,當時佐藤榮作已經安排好瞭議員人選,自民黨內部也強烈反對晉太郎參選,甚至岸信介也勸他“太年輕,要做眾議員再等一等”,晉太郎居然拿跟洋子離婚威脅岸信介(這時候他跟洋子都有三個孩子瞭),逼迫佐藤榮作放棄原來的人選、逼迫岸信介遊說自民黨反對他的人,岸信介不忍女兒離婚,隻能出面他站臺宣傳,洋子也親自上陣,才讓他在當年5月以70814票拿下山口縣議員。

當年和他一起選上的島根縣議員是佐藤派的竹下登,作為新議員兩人坐在眾議院的最前面,最後兩人成為一生的勁敵。

晉太郎在政壇發展太過順利,一時得意忘形,1963年他第三次競選議員時沒有請岸信介出馬,大傢早就對他不滿,都不把票投給他,竟然落選瞭。

落選後的晉太郎顯得十分稚嫩,表現得不像個39歲男人應有的成熟,“兩個月的時間一直悶在臥室裡”,白天從不出屋,經常“用被子蒙著頭”,他的車從不經過國會門口,司機總是想方設想繞路而過。

如果不是因為岸信介的照顧,遇到一點挫折就這麼脆弱的人,是不可能成長為政治傢的。

這中間洋子為瞭自己老公,還去請求當時任首相的叔叔佐藤榮作,請他早點解散眾議院重新大選(整個傢族為瞭照顧晉太郎,簡直無法無天瞭!),當然這個請求實在太過份瞭,佐藤榮作拒絕瞭。

1967年1月晉太郎終於盼來瞭大選,全傢人出動為他這個政治寶貝敲鑼打鼓,他終於以98771票重新回到眾議院。

1967年,處女座的安倍晉三已經13歲瞭。

安倍晉三3歲時,外公就做到瞭日本首相,10歲時,外叔公又做瞭日本首相,見誰都可以底氣十足地說“我就是豪門!”

岸信介十分疼愛他,兩三歲時安倍晉三就常去外公所在的公䣌玩,岸信介出去度周末時,也經常要求洋子“馬上把我的外孫帶來”,他經常給安倍晉三講長州名人吉田松陰、高杉晉作的故事(安倍晉三的名字就是為瞭紀念高杉晉作),安倍晉三深受外祖父的影響,他說自己“從小繼承瞭岸信介的DNA”,還說自己“政治基因來自於母系親屬”。

他媽媽洋子也一直想在三個兒子中挑選一個作為傢族政治的繼承人,她對兒子們的口頭禪就是“男人就要做政治傢!”,她大兒子寬信始終對政治不感興趣,三兒子也早早過繼給瞭她哥哥做養子,安倍晉三剛好是當中最伶俐的一個,每次岸信介一到他們傢,他是第一個沖過去叫外公的,岸信介也評價他最適合從事政治。

全傢開始像培養晉太郎那樣重點培養安倍晉三,在岸信介的安排下他進入瞭成蹊學園讀書,這是一所16年制的貴族學校,不用參加考試就能念到大學,安倍晉三學習成績一般,讀書也並不用功,好在這所學校根本不存在殘酷競爭,重視素質教育,暑假要帶著學生遠離父母在神奈川縣的箱根過集體生活,要登山看日出,還要學習遊泳和滑雪,五年級要能遊一千米,六年級要能遊三千米(很厲害瞭),安倍晉三的傢庭教師也來自東京大學(就是東京帝國大學,更名瞭),他讀的成蹊學園是沒法跟東京大學相提並論的,是全傢學校出身最差的,為瞭學歷的事他解釋瞭一輩子。

岸信介解釋說因為欣賞成蹊學園創始人的什麼什麼哲學精神之類的,這些都是鬼話,其實主要是為瞭保護學習成績不太好,天賦也一般的安倍晉三一路順順利利讀完大學,反正看他這樣子也考不進東京大學,還不如選擇走這條路,進入全傢為他鋪好的政治仕途。

安倍晉三還喜歡鋼琴,但他討厭練習鋼琴,覺得練習過程太枯燥,總之他是一個資質不高,也並不勤奮的人,但日本是一個完全世襲化的國傢,總理的兒子將來一定是總理,律師的兒子將來一定是律師,安倍晉三這種天賦放在殘酷競爭的平民階級,一輩子就隻能在大企業混個中層,如果來中國參加高考,也很難考上985、211,但他生在安倍傢,隻要不發神經自己作死,是一定能順順利利接外祖父和父親的領導位置的。

1967年安倍晉三13歲讀初中時,他父親晉太郎被現實狠狠鞭打過,知道自己其實實力不濟,終於對人生有瞭一個清醒的認識,從此以後老老實實在岸信介的庇護下按班就部地在政壇混。

從這一年開始,安倍傢的故事波瀾不驚,1977年3月安倍晉三順順利利從成蹊大學法學部政治學系畢業,之後去瞭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立大學讀瞭兩年書,在美國這段時間,他寄宿在一名華裔老太太傢裡,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親近華裔,兩年裡他被老奶奶影響挺深,從一名不是太健談的人變得擅長溝通,英語水平也得到瞭極大的提高(這名老奶奶路子比較野啊,大多數中國人性格偏內向一點)。

安倍晉三後來在一次采訪裡說他很喜歡中國人,其實指的是喜歡這位老奶奶。

1979年3月安倍回到日本,4月到老傢山口縣下關市長府地區的神戶制鋼公司上班負責勤務工作。

以安倍傢族的勢力,想去全國哪傢公司哪個部門上班隨便挑,跑去老傢的制鋼公司上班其實頗有深意,長府地區是山口縣安倍傢族的軟肋,這個鋼廠的職工都支持安倍傢的政治對手林義郎傢(鋼廠用瞭林義郎傢的地皮),安倍晉三負責打入敵人內部,爭取這些人轉而支持安倍傢。

安倍晉三的第一次政治出擊成果不錯,在這裡隻工作瞭一年多,就跟工人們打得火熱,大傢評價他“有知識、有經驗、怎麼開玩笑也不會生氣”,1980年他就讓鋼廠的職工在當年眾議員選舉中大多投票給瞭安倍晉太郎,而且是晉太郎歷史上第二高的支持率,1981年他竟然談成瞭一筆價值70億日元的大單子,在廠裡名聲更盛。在鋼廠混瞭三年,眼見群眾基礎已穩,兒子鍛煉得差不多瞭,簡歷也可以寫得很好看,1982年12月晉太郎讓安倍晉三從神戶制鋼辭職,成為他專職秘書,正式步入日本政界。

其實安倍晉三在政界的故事,並沒有什麼好寫的,因為有祖上餘蔭,他實在太順利瞭,別人升上去最多靠跑,他是直接坐直升飛機。

那時晉太郎身為日本外相,3年8個月裡出訪39次,安倍晉三跟著他跑瞭20多個國傢,結交世界權貴,朋友圈裡全是地球上的名流,到任何國傢都一個電話能叫來一波人,想砍誰就砍誰。當年小平同志去訪問日本時,安倍晉三都在晉太郎旁邊跟著。

1987年,晉太郎的兩個兒子大婚,長子寬信在5月23日迎娶牛尾電機會長牛尾治朗的長女幸子,在東京新大谷飯店舉行婚禮,牛尾治朗一直給晉太郎提供政治獻金,這是一次聯盟式政治婚姻,索尼會長盛田昭夫夫婦親自做媒,前首相福田赳夫、時任首相中曾根康弘上臺發言,三菱商事會長三村庸平、日產汽車會長石原俊一共700多位政界、富商名流參加瞭婚禮。

6月9日,33歲的安倍晉三迎娶小他8歲的松崎昭惠,婚禮設在東京赤坂新高輪王子酒店和山口縣下關市,昭惠是森永果品公司總經理松崎昭雄的長女,參加婚禮的還有前首福田赳夫等860多名政商重要人士,其中有90多名國會議員,在山口處的婚禮,更有5600多人參加。

從這兩次婚禮可以看出,安倍傢對日本政壇的影響有多大,傳承到第三代的安倍傢已經深深根植到日本政治體系裡,與各個政要、議員互為盟友,與商界互換資源,政客們臺面上該競爭就競爭,私下裡該喝酒就喝酒。

1987年5月,安倍晉三因山口縣參議員江島淳去世,曾有機會拿下參議員競選,但此時江島淳的兒子跑來求安倍晉太郎幫助他繼承父業(是的,日本的政治傢就是這樣一代一代世襲下去的),不要斷瞭他的政治生命,日後必有重報,晉太郎權衡再三,讓安倍晉三退出競選,岸信介此時已病重在醫院,虛弱至極,聽到安倍晉三有機會參選參議員,還叫他來醫院看望,說是臨死前還想看到女婿當選為首相,外孫當選為議員,晉太郎退讓後斷瞭他的念想,8月7日,“昭和之妖”,一代醜男,對日本當代政治有著巨大影響的岸信介病死。

晉太郎在嶽父病死兩個月後,1987年10月的首相爭奪戰中輸給瞭盟友竹下登,隻是被任命為自民黨幹事長,按日本政治聯盟裡一團和氣的潛規則,下一任首相可以讓他爽一把,不過晉太郎福份已盡,他於1989年4月被查出患上瞭胰臟癌,1991年5月15日,在對安倍晉三日後的政治道路千萬叮囑後,離首相位置隻差一步的安倍晉太郎死逝。

在前兩代政治精英紛紛離世後,37歲的安倍晉三一個人接過瞭幾代人的積累,他肩挑著金燦燦的政治遺產,飛速著向日本首相的位置飛奔而去。

肆 戰後第一首相

1991年7月8日,安倍晉三向山口縣議員席位正式發起沖擊,準備競選。

在日本要當議員,必須要有“地盤”、“招牌”、“錢包”三樣東西,簡單點說,你是這塊地的傳統豪強,大傢認你傢的名頭,你還得有錢,這三樣東西正是安倍世傢在山口縣累積的資源,跟比其他人比簡直一騎絕塵,日本人還認死理,安倍傢的上一代要是掛瞭,議員位置必須傳承給下一代,不是安倍傢的人再能幹他們也不認,日本有一個非常穩定的社會架構,做豆腐的下一代就會繼續做豆腐,做天婦羅的下一代就會繼續做天婦羅,社會階層已經不流動瞭,像中國這樣平民階層突然做淘寶發瞭財的,在日本是不可能瞭。

日本人還特別擅長包裝,給世代不流動的技藝階層取瞭個好聽的名字,叫工匠精神。搞得什麼“煮飯仙人”啦,“天婦羅之神”啦神神鬼鬼的東西一大堆。

看看日本戰國史就能發現日本包裝營銷文化從古就有,打一場勝仗就叫什麼“XX第一勇將”,幾個人一起打贏就叫“XX幾本槍”,打架猛一點就叫“XX第一兵”,出一點策略就叫“XX之妖”之類,每個人都是扛著音箱出場自帶BGM效果,上次跟中國隊打乒乓球,中國隊上來一個人就叫什麼“中華之虎”,再上來一個就叫什麼“天下第一”,各種花式外號把看瞭一輩子乒乓球比賽,講究平平淡淡的中國觀眾唬得一愣一愣的。

日本人跟印度人都喜歡把事情搞得特別誇張,隻是日本人顯得更有文化,吹完牛你要愣一會,印度人一般一開口你就知道他準備吹牛瞭。

安倍晉三的夫人昭惠陪同丈夫一起向議員位置發起沖擊,嬌生慣養的昭惠跟安倍跑遍瞭安倍老傢大津郡油谷町的每一戶人傢,面對記者的采訪,還親口承認瞭自己“無法生育”的事實,她的坦誠也圈瞭一票粉,到1993年,自民黨38年來第一次失去執政地位,首相解散眾議院,重選各區議員,安倍晉三正式參選,一大票政壇大人物跑來支持他,包括通產大臣森喜郎(安倍傢一手提拔重臣)、郵政大臣小泉純一郎(未來盟友,晉太郎的愛徒)、運輸大臣石原慎太郎(盟友)、原首相竹下登(欠安倍傢人情)、神戶制鋼全體員工(基層老員工)、日本興業銀行副行長(親戚關系)等等,7月18日,安倍晉三以壓倒性優勢的97647票當選眾議員,代表安倍傢族再次殺入政壇。

這些支持安倍晉三的重要政客大多欠安倍傢好大一份人情,森喜郎在1969年參加石川縣眾議員選舉時,根本沒有任何勝算,他曾經給今松治郎當過秘書,而今松屬於岸信介一派,他算是岸信介馬仔下面的馬仔,地位很低,逼於無奈,小心翼翼地向岸信介救助,不料岸信介一口答應,出差回來當天凌晨坐火車去石川縣演講,為森喜郎拉票,使他最終逆襲,以石川縣得票第一當選,森喜郎感激不盡,加入岸信介的嫡系福田派,而福田派後來為安倍晉太郎接管,他悉心培養森喜郎,使他成為心腹中的心腹,號稱晉太郎旗下四大金剛之一。

另一名重要角色小泉純一郎1972年也加入岸信介嫡系福田派,安倍晉太郎是他初入政壇的領路人,屬師徒關系,1988年,正是晉太郎的強力推薦,小泉才得以入閣(當時的首相竹下登欠晉太郎人情),並最終有機會成為首相。

日本的人情文化裡特別註重報恩傳統,除瞭森喜郎和小泉純一郎,欠安倍傢人情的政客一大堆,安倍晉三在他們的前呼後擁下,順順利利在日本政壇站穩瞭腳跟。

除瞭報恩以外,日本政客們還特別喜歡施恩,你欠我人情,我欠你人情,政客們的利益互相交織在一起,大傢有錢一起賺,有首相輪流當,也斷絕瞭白手起傢的素人進入這個行業,大傢一齊壟斷政府資源,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各派內部一派其樂融融的和諧景象。

從1993年正式下海從政,在森喜郎和小泉純一郎的保護下,和福田赳夫、竹下登的提攜下,安倍晉三先後擔任過內閣副官房長官、自民黨幹事長、幹事長代理和內閣官房長官等要職。

2000年4月森喜郎成為日本第85屆首相,2001年4月小泉純一郎擔任第87屆首相。

小泉在競選時遇到瞭勁敵橋本龍太郎,為瞭保證小泉能在第一輪投票過半,安倍晉三發動自己的人脈關系,通過朝日啤酒名譽會長樋口廣太郎等財界人士勸退另一名競選人龜井靜香,並安排瞭4月22日小泉純一郎和龜井靜香在赤坂全日空酒店秘會,龜井和小泉談好利益交換後退出競選,轉而支持小泉,使小泉純一郎最後以地方票123票,國會議員票175票贏得最後的大選,接任首相職務。

小泉純一郎至此和安倍晉三的關系日深,上臺後讓他留任內閣官防副長官。在小泉5年半的任期內,安倍晉三作為其接班人著力培養,2005年升任僅次於首相的官房長官,為他在2006年9月接班做鋪墊。

到瞭2006年9月,小泉離任前在黨內宣佈讓安倍接班,森喜郎一眾元老覺得安倍還有點年輕,現在出來鎮不住場子,可以緩一緩,安倍他媽洋子一看不行,老娘得親自出馬,遂親自帶著兒子拜訪中曾根和森喜郎,並說服福田康夫退出競選,大傢一看老夫人親自出馬瞭,這岸信介和晉太郎的面子實在太大,大傢也不敢再說什麼。

加上小泉在離任前兩年為瞭安倍繼位特意進行的清黨工作,黨內最大的反對派橋本系也無法再阻止安倍晉三崛起,2006年9月20日,安倍晉三以絕對優勢戰勝麻生太郎和谷垣禎一,成為第一位二戰後出生的自民黨總裁,26日,安倍正式就任第90屆日本首相。

52歲的安倍晉三,終於站在瞭他父親安倍晉太郎一生都沒有觸碰到的高點。

安倍晉三一路爬上來有兩個導師,一個是政治導師小泉,另一個是思想導師中川秀直,中川秀直帶領岡崎久彥、井上義行、中西輝政、八木秀次等一夥智囊團專門負責給安倍晉三出謀劃策,由於小泉在任上將中韓關系搞得非常僵,中川秀直建議重塑日本的亞洲外交,安倍晉三聽從他的看法,上任後第一個出訪中韓,修護瞭被小泉打碎的中日關系,其柔性外交和強硬姿態使其支持率一度高達70%,為歷史第三高的支持率。

但他初次執政,經驗不足,讓幾名醜聞纏身的大臣入瞭閣,導致他們紛紛落馬,甚至有人自殺,使自民黨遭遇信任危機,在參議院競選慘敗,第一次失去第一大黨地位,安倍被迫改組內閣,沒幾天農林水產大臣和總務大臣又爆出財務醜聞,到2007年9月12日,安倍抗不住巨大的壓力,借口身體健康原因,提出瞭辭職,福田康夫接任首相職務。

安倍晉三第一次做首相隻維持不到一整年的時間,在日本,自己辭職的首相是很難再東山再起的,但他並沒有氣餒(如是是他爸可能就沒這個志氣),2008年他重出江湖失敗,想參加自民黨總裁競選被黨內阻止,2012年9月,蟄伏4年的安倍再次出山,26日成功當選自民黨總裁,10月6日在父親的墳前發誓要奪回首相之位。

這時的自民黨是在野第一大黨,執政的民主黨過去三年政績極差,內部又產生瞭巨大分裂,全國300個小選區中有53個小選舉區出現瞭脫離民主黨的前議員與昔日同事自相火並的局面,民主黨自殺殘殺,使自民黨在混戰中撿瞭便宜,12月16日第46屆眾議院大選,自民黨獲得瞭294席,超過成為執政黨要求的241席,時隔3年3個月重掌政權。

5年3個月後,安倍晉三重新成為日本首相官䣌的主人,當年12月22日上午安倍來到傢鄉山口縣長門市再次給父親掃墓,匯報奪回政權的好消息。

至此,安倍在日本首相位置上長盛不衰,打破瞭佐藤榮作的最長執政紀錄,直到2019年的今天。

伍 門閥

寫安倍晉三的傳記是一件挺沒意思的事情。

他的人生太過順利,無論讀書還是從政,都是按部就班按照劇本在走,他從出生就決定瞭後面的發展路徑,沒有出現一點波折。

盡管他資質普通,人也不是特別勤奮,但在這個傢族出生,命中註定就會成為日本首相。

可以說,每一個日本人從出生之日起,劇本就已經大致完成,你會預見他讀什麼學校,做什麼職業,死在什麼地方,一代一代,循環往復。

得益於日本良好的經濟,底層的百姓也比很多國傢的人生活好得多,日本社會就此形成地球上最穩定的社會結構。

日本普通人很難改寫自己的命運,上層社會的流動密不透風,已經形成瞭相互交織的大門閥集團,安倍傢是日本政治世傢的典型代表,首相流輪坐,今年到我傢。

必須要介紹一下日本各大門閥傢族瞭。

當前日本政壇一共有鳩山傢族、麻生傢族、小泉傢族、安倍傢族、福田傢族五大政治門閥。

鳩山傢族從鳩山和夫開始崛起,鳩山和夫原是明治維新時期政治傢、律師,19世紀 80年代後期步入政壇,官至眾議院議長,他的大兒子是曾任日本三任首相、自民黨創始人鳩山一郎,鳩山傢族四世為官,曾統領日本黑白兩道,號稱“日本的肯尼迪傢族”,是最有經濟實力、最有權勢的門閥。

麻生傢族可追溯到維新三傑之一的大久保利通,大久的兒子牧野伸顯,官至外務大臣、內大臣,權傾朝野,其女兒嫁給瞭吉田茂,吉田茂因為日本戰敗,幸運地撿到瞭一個首相來做,他也沒有兒子,女兒嫁給瞭日本煤炭大王麻生多賀吉(發傢史並不光彩),麻生傢便繼承瞭兩傢政治遺產,誕生瞭麻生傢族(跟美國早期大政治世傢一樣,隻生女兒的最後都被收編瞭)。

麻生傢族跟鳩山傢族是政壇上的死對頭,雙方纏鬥瞭六七十年,鳩山傢屬鷹派,麻生傢屬鴿派。

小泉傢族開創者名叫小泉由兵衛,靠軍火生意起傢,他的兒子小泉純也開始從政,小泉傢三代都是國會議員,全傢在日本國會裡呆瞭100年瞭,小泉純一郎卸任首相後,權杖交由安倍傢族,其二子小泉進次郎子承父業,當選議員。

安倍傢族就是我們這篇文章的主角,一萬多字已經將其傢族三代人的故事介紹得非常詳細瞭,安倍晉太郎是小泉純一郎的恩師,小泉純一郎又回報安倍晉三提攜其成為首相,2019年9月11日,安倍宣佈將改組內閣,小泉純一郎的二兒子小泉進次郎以38歲的年齡入閣,不出意外,安倍將重點培養小泉進次郎,在卸任後將首相位置交還給小泉傢族,就算卸任後沒有直接交給進次郎,兩傢也一定會合力在後面將其推上首相寶座。

小泉進次郎

福田傢族曾出過福田赳夫和福田康夫兩任父子首相,這個傢族主要和田中角榮勢力為死對頭,1980年代福田赳夫和田中角榮的政鬥貫穿日本政壇,2001年小泉純一郎上臺,擊敗瞭繼承田中勢力的橋本龍太郎,橋本派遭到小泉和福田傢族全力打壓,便漸漸離開瞭政鬥的主舞臺。

安倍晉三傢的故事,其實隻屬於日本五大政治門閥鬥爭中的一條線,安倍在9月11日改組內閣中,78歲的副首相兼財相麻生太郎就屬於麻生傢族,38歲的小泉進次郎就屬於小泉傢族,日本高層政治,其實永遠是這五大傢族的遊戲。

我們以前的文章提到過韓國是一個被財閥高度綁架的國傢,日本則是由政治門閥和大財閥共治天下,兩國的統治階層還是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由於篇幅所限,我沒有講述安倍經濟學的內容,也沒有空間講述安倍的政治舉措,以及五大門閥之間的惡鬥故事,這篇文章可以作為我們讀者對日本政治生態的入門文章,以安倍傢的故事為起點,瞭解日本各大政治勢力分佈和大概情況,先吃點主食填填肚子,後面我會再詳細為大傢講解,即將到來的小泉傢族登頂之戰。

到時必有一番各派惡鬥的腥風血雨,等著我們好好欣賞。

陸 尾聲

日本本州島山口縣的佐藤秀助一生都在為自己的三個兒子感到光榮。

岸信介和佐藤榮作為子孫後代打下瞭堅實的政治地基,雖然安倍晉三沒有子女,但傢族勢力可以在其它旁系親屬裡繼續得以傳承。

想必在不遠的將來,小泉傢族將會繼續和安倍傢族默契地玩著政治接力的遊戲。

作為日本執政時間最長的首相,安倍對後世的影響將會悠遠綿長。

佐藤秀助傢的祖墳,必定曾在漆黑的深夜裡,冒出五光十色的煙火,照亮過山口縣的山川和海洋。

日本的階級固化-安倍傢族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