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問我思念多重,不重的,它隻是三月的桃花,二人的一馬走天涯

二月的邊疆,春的風未來,春的花沒開,春天像那灰色的信箋滿滿一張全是荒蕪,灰色的大地、灰色的樹木、灰色的屋簷、灰色的衣服,灰色的煙囪、灰色的小雀、灰色的枝頭還有那灰色的煙霧,灰色它張開空空的翅膀,可是它沒有羽翼它還不會展翅飛翔。

如果問我思念多重,不重的,它隻是三月的桃花,二人的一馬走天涯

昆侖山上的雪它白的有些刺目,層層層疊疊像無邊無盡的末路,凌晨四點,醒來,看見濃密的天空漆黑一片,沒有一束皎潔的月光在暗夜裡盛開,我的心逃過瞭一月的冰雪,逃過瞭二月的荒疏,它在期待著三月的桃花能一樹樹的開。

如果問我思念多重,不重的,它隻是三月的桃花,二人的一馬走天涯

三月,會有和暖的風?會有清靈的雨?會有芳菲的草?會有那個在陽光下微笑的你嗎?夜,冰涼漫長,它長長的身影黯然無光,多少個夜晚,窗外看不見一絲的月光,思念它深邃而又悠長,像眉眼深情,嘴角微揚的你,多想捧一地的月光,像撫摸你溫柔的面龐。

想念那個與你初識的那個三月瞭,一直以為遇見沒有早晚,相愛便會歲歲年年,緣分沒有長短,隻要珍惜就會海枯石爛,若能傾心一見,定會十指相連,在煙雨紅塵中魚水纏綿,你若不離,我定不會相棄,任歲月萬千。

如果問我思念多重,不重的,它隻是三月的桃花,二人的一馬走天涯

那年的三月,伊犁河谷的春風比往年來得要早一些,賽裡木湖的湖水在蔚藍色的天幕下一片明亮燦爛,遠處的雪山雖還泛著冰雪的涼寒,但河邊的草兒卻早早露出瞭綠色的笑臉,長長的河堤春風拂面,清澈的湖水碧波泛濫,潔白的天鵝兩兩成對,或臥或眠或引頸高飛,它們如相愛的我們一樣,手兒在十指緊連。

一直相信,不管時光如何變遷,你我的那份愛戀它不會改變,還記得你的第一次表白,那深情款款的目光像一道閃電,它瞬間就擊穿瞭我顫抖的心尖,曾經以為,我們會一直這樣在愛的春天裡走下去,像這湖水一般的深情永遠,我們的愛也會像那常青藤上的蔓,它纏纏繞繞永遠相連,可是,時光,它總會留下無盡的遺憾,它把所有的癡癡念念都化成瞭不能長久的短暫。

如果問我思念多重,不重的,它隻是三月的桃花,二人的一馬走天涯

今年的三月桃花一定會開吧,還記得那一年的桃花,它就開的花枝爛漫,我記得你說過,你愛花,愛草,愛春天,我說,我也愛花,愛草,愛春天,你說,你走過大江南北,還是最愛我們的傢鄉,我們生長的地方,它有繁花,它有草原,它有大漠,它還有雪山,到瞭春天,我們可以一起去看花,看那滿樹的桃花像雨點一樣落在我們身上,到夏天,我們一起去草原,我們的二人一馬揚鞭馳騁在遼闊的草原上,秋天我們去大漠,看繁星點點銀河燦爛,看金色的胡楊盛開在黃色的漠海邊,冬天,我們一起去看雪,數著雪花跺著雪樹一起就白瞭頭。

如果問我思念多重,不重的,它隻是三月的桃花,二人的一馬走天涯

可是,你讓我,等瘦瞭月,等寒瞭山,等斷瞭那個長長的二月天,夜又深瞭,起瞭點風,窗外還是那麼的漆黑一片,風寒涼像遠遠那一抹冷冷的月光,不知道,三月的風它什麼時候才能吹上我冰色的面頰,我不知道,我與你,今生還能不能再見。

如果問我思念多重,不重的,它隻是三月的桃花,二人的一馬走天涯

多少次,在月光下斟滿一杯酒飲下,月影孤涼,往事一幕幕,我不相信你我隻一個轉身就成瞭陌路天涯,桃花它每年都會盛開,我隻是想與你在三月的桃花裡,二人一馬,再一起走段天涯,若前世三千次的回眸換今生的與你擦肩,那麼我願用一生的回眸來換下世的與你的情緣,願來世,能與你相遇,再不要陌路天涯!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