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瞭雪揚,就等一場雨落

這幾日,邊疆的天晴朗得像是一幅空曠的油畫,藍藍的天上沒有一絲的雲彩,高高的天際無限伸展像深邃的海,推開窗來風卻很大,站在樓上不用低頭,就能看見操揚那面鮮紅的旗幟,像花兒一樣舒展著它那寬寬的雙肩,可是如果站久瞭,就會有調皮的風闖進來,它會頑劣地跳上你的發梢,吹亂你額前的碎發,最後還把你的眼睛吹得不得不瞇起來,但關瞭窗,外面又是一片明亮亮的世界瞭。

沒有瞭雪揚,就等一場雨落

邊疆似乎好久都沒有雪落瞭,還記得上次飄雪的日子,自己在那個無人的山野間發著呆站瞭許久,那一日,天有些陰鬱風也有些冷冽,一個人驅車跑去瞭山野,邊疆的好處在於隻要能稍微遠離一下城市的喧囂,你就能尋見一塊人煙稀少的美地,雖然城邊的景致單一也不算優美,但勝在安安靜靜而又能自由自在,特別是午後的山野,周邊沒有一個人,隻有山、隻有草、隻有樹、隻有遠遠的幾隻牛羊,在這樣靜寂的山野間一個人可以盡情地賞雪、玩雪、聽雪。

沒有瞭雪揚,就等一場雨落

那一日的雪不大還落的瑣瑣碎碎,它們似乎完全就沒有雪的模樣,小小的一粒一粒,像粗粗大大的鹽被隨意地拋灑瞭一地,抬起頭,卻睜不開眼,它們密集而又擁擠,頃刻間就會塞滿你的雙眼,不是很喜歡這樣的雪粒,這些密而小的雪粒,沒有入手即化的手感,也沒有大而有型的模樣,它們小而無緒密密麻麻地占領著整個天際,像自己那密密麻麻亂而煩瑣的心事。

沒有瞭雪揚,就等一場雨落

喜歡那種大而薄的雪片,它們雖然也雜亂無章,但卻是美麗而輕盈的,它們一般都輕輕柔柔地飄揚在空中,悄然無聲地墜落地面,隻需用手輕輕一握,馬上就會帶來盈盈一手間之美好,如果你再用腳在它剛落的地面上使勁一跺,那麼這些輕薄的雪立刻就會令你的腳在無形中被擴大數倍,它們還可以裝點著幹枯的樹木,也可以輕巧地增高著冰面的厚度,總之,這種大而薄的雪除瞭有型漂亮以外,還給人們帶來很多新鮮而有味的樂趣。

沒有瞭雪揚,就等一場雨落

是啊,邊疆的雪,好久沒有落瞭,在居傢的這段日子裡,還是有些想念它瞭,可是,我知道立春已過,春天的腳步越來越近瞭,我們沒有瞭雪飄還可以盼望著雨落,邊疆的雨雖然沒有江南那麼綿軟那麼纏綿,也沒有南方的雨那麼密集那麼早至,它們短而稀少,它們晝伏夜出,它們來的急去的又匆忙,常常叫人看不清摸不著它的模樣。

春天的邊疆,雨雖稀少,但風卻很多,我們常常要一邊享受著大大的太陽,一邊卻要忍受著狂風的卷積,而我們那漂亮的發型也因狂風的緣故,在一天中呈現出變化多樣的形狀,早上一個中分頭,晚上就可能變成三七發瞭,早上一個披肩發,晚上就可能變成卷長發瞭,所以我們都會戲謔地說,春天的風決定著你的發,它想讓你什麼發型你就是什麼發型,不過,幾場風過後常常就會有一場長長的雨落。

沒有瞭雪揚,就等一場雨落

小時候住的是低矮的平房,門前還有個小小的院座,院裡養著一隻黑色的狗,種瞭幾株不太大的李子樹,有雨來的時候,喜歡打開門坐在門檻上,安安靜靜地看著小小的雨珠在一點一點地落,黑狗也會把它長長的身子大半地藏進窩裡,然後再把它的下巴舒服地搭在窩邊的那個磚塊上,我與狗就這樣無聲地看著雨水,一點一滴打在厚厚的塵土地上,地面漸漸就潤澤瞭起來,不一會空中就會彌漫著泥土腥香的味道,雨珠不大但好像每一滴都打在瞭小小的心上。

沒有瞭雪揚,就等一場雨落

漸漸地,那低低矮矮的屋簷上就有瞭滴滴嗒嗒的聲響,李子樹那些還沒有長葉的枝幹,慢慢由深灰變成瞭淺黛色,院中的那些低低窪窪也有瞭水珠的飛濺,而那隻黑狗放在窩外的長嘴也流露出瞭偷喝水的痕跡,雨就這樣一點一點大瞭起來,母親起身走過來,關上瞭那扇敞開的門,於是,雨與我就此隔瞭開來,眼裡沒有瞭雨,但耳邊還是會有那些起起落落與叮叮咚咚。

沒有瞭雪揚,就等一場雨落

後來住在瞭高高的樓房上,沒有瞭那個小小的院落,也沒有瞭可以端坐的那個門檻,那條高高大大的黑狗也老去瞭,一場場的春雨還如以前一樣的落著,而我現在隻能站在高高的樓頂,看著那雨像風一樣來臨又如風一樣的離去,一年又一年一季又一季,再也找不回那個聽雨的心情和那個聽雨的我。

其實,我是一個喜歡自由而狂放不羈的人,喜歡春天的花、喜歡夏天的月、喜歡秋天的葉、喜歡冬天的雪,這些於我來說都是上天最好的恩賜,隻要還活著,就會去好好享受自然之美,沒有瞭雪揚那就等場雨落,在雨中慢慢找回那些失去的美好,用最真摯的心去感謝自然感謝萬物!

沒有瞭雪揚,就等一場雨落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