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心,丟在瞭草原,丟在瞭那個寬厚的馬背上

男人步履踉蹌地走出電梯,搖搖晃晃地打開瞭房門,客廳一片暗淡,對面隱隱約約的燈透過高大的窗,正昏昏沉沉地閃著微弱的光,寬大的沙發上散放著的幾個抱枕,像幾個孤零零的孩子,細長的酒櫃是個孤獨的人影,長長寬寬的茶幾泛著冷漠的光,而桌上那個灰色的煙灰缸,則被深黃色的煙蒂擠得滿滿當當,淡灰色的墻暗灰色的櫃,這個冷色的客廳就像是一截冰冷的月光。

他把心,丟在瞭草原,丟在瞭那個寬厚的馬背上

男人衣衫不整地就跌倒在瞭沙發上,他的頭在暈眩,他的手在顫抖,他的嘴巴苦澀而又焦渴,他的身體笨重而又麻木,而他的靈魂正在高高的屋頂上飛。這是他的傢,可是這個傢此時卻像一片寂寞的海,裡面隻有磚瓦的堆砌,沒有絲毫的溫暖與甜蜜,這是他的傢,可是裡面空空蕩蕩沒有一絲的煙火氣,不,這裡根本就不能說是傢,這裡隻是幾個傢具的陳設與擺放,而這些冰涼的傢具不是溫馨的傢。

他把心,丟在瞭草原,丟在瞭那個寬厚的馬背上

男人挪動腿用力地將腳上的皮鞋甩掉,又用手扯去那條暗藍色的領帶,胡亂地扒開那件白色的襯衣,最後像個大字一樣平躺在瞭沙發上,他微微地合瞭一下眼,已經記不清這是這個星期第幾次的喝醉瞭,酒已經完全占據瞭他的大腦、他的腸胃以至於他的整身體,它們放肆地在他的身體裡,上下翻滾著、燃燒著,揉搓著、撕扯著,而此時連他頭上的天花板也在瘋狂地旋轉著,那個高高懸掛的吊燈是他最喜愛的款式,此刻卻像一個倒立的怪樹,被對面光無限地放大著,他不敢再睜開眼,他有些怕這些光怪陸離的東西,他的肉體沉得像那座他永遠都爬不上去的昆侖山,而他的思想卻已經飄回到瞭那個遙遠的地方,那個有著遼闊地草原、無邊地大漠、茫茫地戈壁灘的大西北,那裡還有著健壯駿馬和美麗的姑娘。

他把心,丟在瞭草原,丟在瞭那個寬厚的馬背上

他出生在南方,有著溫潤的性格和清秀的面龐,可是他卻走遍瞭大西北最荒涼最遙遠的地方,南方的小橋流水與煙花柳巷,最終,都綻放成瞭大西北那紛紛揚揚開放著的,卻都不知道名字的野花朵,他大口地吃著肉大碗地喝著酒,像真正的西北漢子般與牧民兄弟們策馬馳騁在綠色的草原上,那段長長的經歷那場場飛揚的沙塵,不僅磨礪瞭他的性格也揉硬瞭他的臉龐,他和那些豪爽的哥們稱兄道弟,他和那個美麗的姑娘談情說愛,他完全忘記瞭自己還是個細膩穩重的南方人,草原、大漠、馬背、還有姑娘,最終都成瞭他心中永遠揮之不去高高在上的白月光。

他把心,丟在瞭草原,丟在瞭那個寬厚的馬背上

可是為瞭事業他還是回到瞭南方,接手瞭父輩留給他的那份不大的傢業,幾年不見,南方的大都市更加熱鬧繁華瞭,高樓林立此起彼伏像森林一般矗立著,車流如水像大海一樣波濤洶湧著,自此,他告別瞭真正的森林與金黃的大漠,推杯換盞燈紅酒綠,客戶陪瞭一波一波,應酬接瞭一個又一個,都市的夜晚燈火通明,招搖的霓虹閃著曖昧的光,美女們揺著曼妙的身姿眨著魅惑的眼睛,欲望像花朵般綻放在每張擠開的笑臉上,那條條展開的笑容都像老朋友般親切而又真摯,很快他就有瞭一些在酒桌上可以稱兄道弟的“朋友兄弟”,金錢、美色都綻放著嫵媚的誘惑,城市的霓虹漸漸遮住瞭草原上那些微弱的星光。

他把心,丟在瞭草原,丟在瞭那個寬厚的馬背上

合作、承諾、發誓、保證,好像身邊都是可靠的朋友弟兄,於是他放心地把一筆筆款項都打瞭出去,可等到瞭收貨的日子,卻遲遲都沒有瞭回音,那些在酒桌上信誓旦旦的語言,那些在傢裡稱兄道弟的“朋友兄弟”們,都在拿到錢物以後,通通消失不見瞭蹤跡,而那些空白的合同卻變成瞭酒桌上的一紙笑談。

他不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他不願意承認別人都拿他當成瞭傻子,他那一份份真心都換成瞭別人酒桌上的笑料,他成瞭別人眼裡那個輕易就相信人的傻子,多次協商未果多次找尋不見,一夜之間他就白瞭少年頭,他隻有二十幾歲,他不知道商場的水比伏爾加的湖水還要深,他不知道他的那些朋友不是他草原上的兄弟一諾就是千金,他不知道那些承諾背後虛假的騙局,他不知道那些笑臉背後藏著的刀槍與劍戟。

他把心,丟在瞭草原,丟在瞭那個寬厚的馬背上

今夜,這裡還是他的傢園,雖然有些冷清還有些孤單,可是明天,這裡就是別人的住所瞭,從此以後,哪裡才是他的傢園?未來的路還長長遠遠,哪裡才是他的明天?他的淚水滾滾而下,打濕瞭他那瘦長的臉頰,他的目光變的灰暗而又迷茫,突然遙遠的草原射來一束溫暖的光,這束光停留在綠色的原野上,那裡有豐美的原野,那裡有奔騰的駿馬,那裡有金色的大漠,那裡還有深情美麗的姑娘,她正執著馬鞭等他回來一起馳騁在草原上,他知道,那是他的心在召喚,他的心,其實早就丟在瞭草原,丟在瞭那個寬厚的馬背上,明天,他就啟程,找回那方凈土、那個草原、還有那個美麗的姑娘。

他把心,丟在瞭草原,丟在瞭那個寬厚的馬背上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