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土著部落或面臨種族滅絕風險,病毒入侵亞馬遜雨林,可能是由外來淘金者帶入

作者|思齊 編輯|段文

當地時間4月9日晚,亞馬遜雨林深處的巴西土著部落亞諾瑪米族(Yanomami)一名15歲男孩阿爾瓦涅(Alvanei Xirizana)死於新冠肺炎。該案例引發外界極度擔憂——疫情或已在南美偏遠的土著部落蔓延,而土著居民缺乏對常見疾病的免疫力,新冠病毒將給他們帶來毀滅性打擊。

據巴西媒體報道,阿爾瓦涅出現感染癥狀後曾與當地許多其他原住民有過接觸,目前阿爾瓦涅的父母、5名醫護人員、一名當地飛行員以及70名村民已被隔離,但尚無法溯源其感染途徑。亞諾瑪米族的首領懷疑,非法淘金者入侵可能是將病毒帶入該部落的罪魁禍首。

上世紀70年代,麻疹和瘧疾等流行性疾病曾重創亞諾瑪米族,導致很多村落徹底消失。巴西衛生部長曼德塔也無比擔憂:”我們必須對原住民抱持更加謹慎的態度,尤其是與外界接觸甚少的族群。”政府計劃為易受感染的部落建立臨時的野外醫院。

截至北京時間4月12日12時,巴西全國共確診新冠肺炎病例20962例,累計死亡病例1140例,死亡率為5.44%,死亡人數在過去一周內翻瞭一倍。

巴西土著部落或面臨種族滅絕風險,病毒入侵亞馬遜雨林,可能是由外來淘金者帶入

裡約熱內盧拉帕的一傢超市門口

原始部落的種族滅絕危險

早在4月1日,巴西就已出現首例土著部落的確診病例:一名20歲、來自亞馬遜雨林的醫務工作者。該醫生在名為Tikunas的土著部落工作,該部落位於巴西與哥倫比亞、秘魯三國接壤地區,大約有3萬名居民。該名醫生曾在3月18日結束假期返回部落工作後發燒。

巴西在土著居民中已經通報7例感染病例。據巴西通訊社(Agencia Brasil)報道,截至4月10日,巴西衛生部門在全國85萬的土著人口中還發現瞭24例疑似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病例。

15歲的阿爾瓦涅就是巴西第7名確診的土著人,也是巴西第三名死於新冠肺炎的土著居民,前兩名分別是巴西帕拉州的一名87歲老人和亞馬遜州首府馬瑙斯的一名男子。

上個月學校停課後,阿爾瓦涅回到瞭亞諾瑪米保護區,4月3日他因胸口疼痛、發熱、喉嚨痛和呼吸困難入院治療。保障亞諾瑪米部落權益的巴西胡圖卡拉亞諾瑪米協會(Hutukara Yanomami Association)將阿爾瓦涅的悲劇歸咎於”醫療不到位”,”他出現呼吸道癥狀首度就醫後,超過兩周都沒被確診。”胡圖卡拉協會還呼籲政府追蹤亞諾瑪米族的接觸者,並幫助他們進行篩查、隔離;同時打擊在土著部落中非法采金礦的礦工。

巴西土著部落或面臨種族滅絕風險,病毒入侵亞馬遜雨林,可能是由外來淘金者帶入

防疫人員在巴西東南部的尼泰羅伊市消毒

由於阿爾瓦涅所在的Rehebe村是外來淘金者的出入通道,這些非法采礦者被視為是將病毒帶進部落的元兇。巴西非政府組織社會環境研究所(ISA)稱,有2萬多名非法采礦的礦工可以不受任何控制地出入該部落,該病毒是通過這些非法礦工在亞諾瑪米族傳播的。”亞諾瑪米人和其他許多土著人一樣,是最容易受到病毒影響的群體之一,他們面臨著種族滅絕的危險,應該受到緊急保護。”

更令人擔憂的是土著部落的醫療衛生條件。原始部落中沒有醫院,醫療資源極度匱乏,一旦出現傳染病將導致滅頂之災。2016年甲型H1N1流感發生時,巴西的Guaraní部落有一半原住民被感染。

土著健康特別秘書處的一名護士Sesai對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工作人員沒有檢測新冠病毒的試劑盒,而且在土著村莊沒有足夠的防護口罩和其他醫療設備來處理病例。

此外,土著部落的許多生活習慣也不利於防范病毒,例如人們不常用消毒液洗手,吃飯共用器皿。土著部落的房屋多為茅草屋,生活方式為聚居,實施隔離的難度極大,一旦出現感染者將會迅速蔓延。

巴西土著部落或面臨種族滅絕風險,病毒入侵亞馬遜雨林,可能是由外來淘金者帶入

亞諾瑪米族的公共房屋

目前巴西多個州的土著部落已將村莊與外界隔離防止病毒侵入。巴西公共衛生醫生索菲婭·門多薩(SofiaMendonça)也強調,若讓這種病毒進到土著部落的村莊,將會導致大量死亡病例。

更為嚴峻的問題是,如果無法解決大量土著居民隔離期間的糧食供應問題,一旦糧食儲備用完,人們恐將無法繼續隔離下去。除瞭政府發放的補助金,外來遊客是巴西很多原住民賴以生存的唯一途徑。很多土著居民斷瞭生計來源,如果在被感染或饑餓面前做選擇,大多數土著人會為瞭吃飽而冒險。

慈善機構亞馬遜觀察(Amazon Watch)的巴西項目經理保拉·瓦爾加斯稱,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情況下,許多土著居民已經迅速組織起來進行自我隔離,取消瞭重大活動,並將健康指南翻譯成土著語言。然而,隔離期間獲取食物成瞭難題,土著人不得不要求獲得捐贈食物和幹凈的水。”他們中的許多人都在依靠向城裡人變賣物品為生,如果他們不能去城市,就會有大危機。”

巴西土著部落或面臨種族滅絕風險,病毒入侵亞馬遜雨林,可能是由外來淘金者帶入

土著衛生特別秘書處正在檢測體溫

外來病毒曾重創土著部落

目前巴西有300多個民族的85萬土著居民。其中亞諾瑪米族約有38000人,是巴西乃至南美人口最多、最大的孤立部落,他們生活在巴西最北部羅萊瑪州,毗鄰委內瑞拉,約有200多個村落,居民以其面部彩繪和復雜的穿孔而聞名於世。

亞諾瑪米人通常住在大而圓的公共茅草屋裡,其中大的房屋可以容納400人。房屋的中心區域用於舉行儀式、宴會和遊戲等活動。他們靠打獵、采集和捕魚來維持生計,狩獵占亞諾瑪米食物來源的10%,絕大多數食物來源還是婦女在菜園裡種植的農作物。亞諾瑪米人平均每天勞作不到4個小時就能滿足所有的物質需求,更多時間用於休閑和社交活動。

自1970年代以來,巴西政府為瞭發展經濟開始將農業耕地擴張到亞馬遜地區,此後20%的瞭,被砍伐的雨林主要用於生產大豆或飼養牲畜進行出口。為瞭運輸貨物,當地又開始建設通往雨林的高速公路。

由於土著人長期過著與外界隔絕的生活,對於常見的流行性疾病缺乏免疫力,屬於易感人群。根據巴西聯邦土著事務局的統計,巴西亞馬遜地區有107個已知的土著群體與外界沒有任何聯系,但是有很多非法伐木者、采礦者、獵人和傳教士可以在其領土上活動。上世紀60年代,亞諾瑪米居民中暴發瞭麻疹,導致9%的感染者死亡。

上世紀70年代初,巴西政府決定沿著北部邊境修建一條穿越亞馬遜河的公路。在沒有事先警告的情況下,修路的推土機穿過瞭Opiktheri族群,外部人的湧入導致瞭麻疹和流感的首次流行,許多土著人因此喪生。其中兩個村莊人口由於對外來疾病沒有免疫力而徹底消失。

這條路成為砍伐亞諾瑪米地區森林的入口,亞諾瑪米人一直遭受著外來掘金者、疾病所帶來的持續不斷的影響。此外,由於采礦導致汞污染河流、魚類和森林,一些居住在采礦點附近的亞諾瑪米人體內的汞含量極高。

上世紀80年代,亞諾瑪米族又遭受瞭一次”毀滅性”打擊,當時多達4萬名采礦工人入侵亞諾瑪米人生活的土地,摧毀當地部落村莊,甚至開槍殺人,還帶來瞭麻疹和瘧疾等疾病,在此後7年時間裡20%的亞諾瑪米人死亡。經過國際組織的多年聲援後,直到1992年政府才驅逐瞭礦工,該地區被命名為”亞諾瑪米公園”。然而此後非法采礦仍在繼續,很多土著部落甚至遭遇礦工的暴力襲擊。

82歲的意大利傳教士卡洛·紮奎尼(Carlo Zaquini)曾與亞諾瑪米人一起工作數十年,他曾親眼目睹瞭當地在上世紀70年代因修路工人和金礦工人大量湧入而引發的大型流行病,一切陷入癱瘓。”就像駕駛一輛推土機撞進一傢玻璃廠,一切都支離破碎,然後是一場接一場的流行病。”紮奎尼回憶說,”據我所知,有一些村莊50%的人死於麻疹。如果新冠病毒導致同樣的情況,那將是一場大屠殺。”

紮奎尼稱:”目前在亞諾瑪米保護區裡設有幾十個衛生站。我希望曾經的悲劇不要重演,但我對目前的形勢持非常悲觀的態度。”

經濟發展與原住民保護的矛盾沖突

除瞭巴西外,整個南美地區目前都面臨疫情暴發的危機。厄瓜多爾、智利、秘魯的確診數字都在急劇增加。當地時間4月10日,厄瓜多爾單日確診病例增加40%。

4月10日,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不顧疫情,沒有戴口罩現身街頭,與自己的支持者合影握手。3月底博爾索納羅也曾不顧疫情走上街頭慰問商販,遭到多個政黨聯合向司法部提起訴訟。有媒體指出,由於巴西目前僅對醫院患者進行檢測,因此實際感染數字可能更高。博爾索納羅經常與州長和衛生官員就疫情發生沖突,博爾索納羅認為他們對”小流感”的反應過於”歇斯底裡”,並且限制措施正在給經濟造成不必要的拖累。

巴西土著部落或面臨種族滅絕風險,病毒入侵亞馬遜雨林,可能是由外來淘金者帶入

巴西總統博爾索納洛

BBC指出,人們越來越擔心疫情可能會在巴西失控,特別是在貧民窟、土著部落等難以實現隔離和缺乏基本衛生條件的擁擠社區中。

巴西有1400萬人生活在貧民窟,由於居住環境極差,有效的隔離幾乎不可能實現,而停工期間帶來的溫飽問題也是另一重巨大考驗。

據英國《衛報》報道,漏報和缺乏檢測讓外界無法瞭解病毒在巴西傳播的真實規模。在裡約熱內盧醫院急診和重癥監護室工作的醫生伊莎貝拉·雷洛(IsabellaRêllo)在Facebook上質疑官方的數字,”正在發生重大漏報事件,還有很多(病例)。”

如果說城市內的救治已經自顧不暇,那麼新冠病毒就是對巴西85萬土著人的”巨大威脅”。巴西公共衛生領域的醫生索菲婭稱,如果要拯救土著居民的生命,必須要驅逐那些外來入侵者。但瓦爾加斯直言,”如果政府不采取封閉措施,他們難以安全,有發生種族滅絕的可能性。但問題是政府對在森林裡非法伐木和采礦的工人缺乏作為。”

巴西土著部落或面臨種族滅絕風險,病毒入侵亞馬遜雨林,可能是由外來淘金者帶入

伐木業和農業是巴西亞馬孫地區的新興產業

去年亞馬遜雨林的那場毀滅性大火引發瞭世界對該地區環境的擔憂。為瞭發展經濟,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關於亞馬遜的開采政策也多次遭到外界批評,但批評沒有影響政府繼續開采。

盡管當地土著部落反對,但巴西政府仍向國會提交瞭允許在土著居住地和保護區進行采礦的法案。據彭博新聞社報道,今年1月巴西能礦部長本托·阿爾佈凱克透露,政府正在推進允許在亞馬遜雨林地帶土著保護區進行采礦的計劃,對土著保護區的經濟開發將給予補償。這項法案已經遭到環保組織的強烈反對。

*本文由#樹木計劃#作者觀象臺創作,在今日頭條獨傢發佈,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