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機和商船遇襲能作為美國對伊朗動武的國際法依據嗎

當地時間6月20日,美國指稱伊朗革命衛隊擊落其一架無人機,目前雙方對事件發生的地點各執一詞。伊革命衛隊稱其在伊朗領空擊落一架RQ-4“全球鷹”無人機,美國匿名官員則表示無人機是在霍爾木茲海峽國際上空的國際空域擊落的。

這無疑對一周前發生的商船遇襲事件起到瞭火上澆油的作用。6月13日,挪威所屬“Front Altair”號油輪和日本所屬“Kokuka Courageous”號油輪在阿曼灣遇襲發生爆炸,國際原油價格一度飆升高達4%,美國指責伊朗應當為此事負責,伊朗方面則堅決予以否認。

這使得本已緊張的美伊關系再添變數,普遍的擔心在於美國是否會以此為借口對伊朗動武。《聯合國憲章》第2條第四款已經將禁止在國際關系中使用武力列為一項基本原則,同時也規定瞭“禁止非法使用武力原則”的兩項例外:一是行使自衛權,二是聯合國安理會授權。這一系列事件能否為美國對伊動武提供合法依據是本文討論的核心內容。

阿曼灣上空戰雲密佈,緊張局勢驟然升級

此次無人機事件和油輪遇襲事件既有美撕毀伊朗核協議恢復對伊制裁的國際大背景,又有波斯灣接連發生商船遇襲事件的地區小背景,兩者疊加使得本已緊張的美伊關系驟然升級。2015年伊朗與英國、中國、法國、德國、俄羅斯和美國簽署具有裡程碑意義的伊核問題全面協議(即《聯合全面行動計劃》),以限制核計劃換取國際社會解除制裁。但2018年5月,美國政府宣佈退出《伊核協議》並恢復對伊朗制裁,使得美伊關系再度陷入緊張狀態。今年5月份,美國還宣佈對伊朗實施新一輪制裁,取消瞭多國從伊朗進口石油的豁免權。此外,在向海灣地區火速增派一艘航母的同時,美國還加強瞭在中東的兵力部署。

地區層面,2019年5月12日,恰好已經在阿聯酋附近海域剛剛發生過4艘油輪遇襲爆炸事件。緊接著,在當地時間5月14日,沙特的兩座石油泵站遭受到來源不明的武裝無人機攻擊。美國將所有這些事件的幕後黑手都鎖定於伊朗。接連發生的一系列事件自然引起大傢對新一輪美伊對抗是否會導致戰爭的擔心。

商船遇襲屬海上犯罪,不構成國傢間使用武力

擔心歸擔心,美國真要對伊朗動武是需要為自己尋找國際上的法律依據的。盡管在以往美方參加的武裝沖突當中美對使用武力的解釋很多都是自己單方面對國際法的理解和使用,並不符合國際社會對相關國際法規則的普遍解釋和適用。

一個國傢對暴力事件的處置措施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暴力的性質。對於一般的暴力犯罪事件,各國都是通過執法措施來應對處置的;而對於構成武裝沖突的暴力事件,國傢一般通過軍事手段應對,其結果就是形成國際或非國際性武裝沖突。

當然,對於一個暴力事件所采取的措施到底是執法措施還是軍事行動,兩者之間的界限並非那麼明顯。特別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今年5月25日,國際海洋法法庭裁定同意烏克蘭方面的臨時措施申請,要求俄羅斯釋放在俄烏“刻赤海峽沖突”中被扣押的烏克蘭軍艦和水兵。這個案件的核心就是對於俄羅斯扣押軍艦行動的法律定性:俄羅斯這一行為是執法措施還是軍事行動?讓人大跌眼鏡的是,在完全不討論俄羅斯和烏克蘭是否仍處於武裝沖突狀態的情況下,法庭居然裁定俄羅斯扣押三艘烏克蘭軍艦及其船員的行為在法律上為執法措施,這也引起許多國際法學者的非議。

相對而言,此次油輪遇襲事件定性為海上犯罪比較清晰。事件發生的位置在距伊朗海岸16海裡處,距離阿聯酋海岸80海裡處,屬於伊朗專屬經濟區范圍。各國船舶在伊朗專屬經濟區享有公海航行和飛越自由,對於作為商船的油輪的襲擊是一種海上犯罪行為,並不構成對於一個國傢的武力攻擊。更何況船舶所屬國不是美國,美國無論如何也很難以行使自衛權為理由對伊朗動武。盡管假設有船舶所屬國挪威或日本邀請,美國或以履行聯盟義務武力介入。但對於這種針對商船的暴力犯罪行為,即使船舶所屬國也很難有行使自衛權的理由。因此,除非有聯合國安理會的授權,外國商船遇襲並不能成為美國對伊朗動武的合法依據。

美非法使用武力並不鮮見,航行自由曾是很好的借口

當然,在沒有聯合國安理會授權且不構成自衛的情況下美國非法訴諸武力的行為並不鮮見。1999年科索沃戰爭美國及其盟國沒有獲得聯合國安理會的授權。2003年伊拉克戰爭也沒有獲得聯合國安理會的授權,並且也沒有找到美國所宣稱的作為動武理由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存在。2011年對利比亞戰爭則是典型的濫用和擴大對聯合國安理會的授權,將設立禁飛區的授權強硬解釋為政權清除。2017年4月以來美國兩次對敘利亞實施空襲,都是未獲聯合國安理會授權且不符合自衛權的非法使用武力的行為。

從目前雙方表態看,美伊兩國均表達瞭不想開戰的意願。但戰爭更多是一種政治決定,並不排除美國以破壞航行自由為借口對伊朗動武。從歷史上看,大國之間關於航行自由的鬥爭更多呈現為一種“貓捉老鼠”的遊戲,1988年美蘇之間的黑海撞船事件以及2015年以來美國在中國南海針對中國的航行自由行動都是這種情況。但美國對小國就沒那麼客氣瞭,破壞航行自由多次被用來作為對他國動武的借口。

1964年北部灣事件中,美“馬多克斯”號驅逐艦除執行“德索托”電子偵察任務向南越提供情報支持外,其第二項任務便是在所謂國際水域維護自己的航行自由權利,該事件成為美國直接接入越南戰爭的導火索。1986年針對利比亞總統卡紮菲在錫德拉灣宣佈的“死亡線”,美國認為這是破壞航行自由原則的過分海洋主張,先後發動“草原烈火”、“黃金峽谷”兩次軍事行動對利比亞展開外科手術式打擊。

在此次無人機事件當中,作為雙方爭議焦點是事發地點恰恰與航行自由有關。美國一直將霍爾木茲海峽當作適用過境通行制度的國際海峽,這就意味著盡管伊朗對海峽內的領海領空享有主權,但其他國傢的軍用艦機仍然享有正常的通行權利,包括軍機可以不經伊朗同意進入海峽的上空。但伊朗未必認同看這種看法,這正是雙方有可能因航行自由問題發生沖突的潛在根源所在。在事發地點的經緯度並不明確的情況下,目前很難判斷孰是孰非。

“泛國傢安全”成為新式核武器,為“美國優先”開路護航

目前,美國軍方已經祭出瞭捍衛“航行自由”的口號,無人機被擊落為美國以行使“自衛權”為名對伊動武提供瞭另一理由。針對商船遇襲事件,美國海軍官方網站刊載美國中央司令部聲明指出:“美國與區域內盟友將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維護自身利益。今天的襲擊顯然威脅到瞭國際航行自由及貿易自由。美國及國際社會已經準備好守衛我們的利益,包括航行自由。美國無意在中東引發新一輪沖突,但我們將毫不猶豫地捍衛自身利益。”

值得註意的是,無論美國海軍公佈的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巡邏艇將“啞彈”取走的畫面,還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及其他軍政高官發表的指責伊朗的聲明,美方都沒有提供任何可以證明伊朗是背後主使的實質性證據。

特朗普執政以來,美國經常以泛國傢安全為理由,在人文、科技、經貿等各個領域對他國采取司法、關稅等強制措施,並對外國高科技公司采取定點“清除”措施或安裝莫須有的罪名,且均不提供任何實質性證據。泛國傢安全已經成為實施“美國優先”政策的新式“核武器”。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