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回鄉路上碰到的糗事,讓我銘記一輩子

讀大學那會,還沒有動車,也沒有高鐵,我的學校距離傢鄉大約有一千多公裡,每次都是乘坐綠皮火車顛簸十幾個小時回去。每次放假,我總是歸心似箭,拎著旅行箱,第一時間踏上公交車輾轉到火車站。大學四年寒暑往來,八次回傢的路程,卻獨獨有一次回傢的旅程讓我終身難忘。

那年回鄉路上碰到的糗事,讓我銘記一輩子

陌生人的一次讓座足以讓我感激

2005年那個寒假,鄭州下暴雪,作為通達四方的鐵路交通樞紐,我坐得那趟車理所當然地晚點瞭。排隊四個小時進的站,看到晚點的信息,心理焦急萬分,也不敢隨意離開火車站,最關鍵的是離開車站在想進站又得重新排隊四個小時。我拎著給父母買的當地特產兩瓶酒和同學一起在候車大廳裡席地而坐。身邊的同學隨著火車的到來一個個都走瞭。那時候手機隻是純粹的打電話,發信息,沒有視頻,沒有微信,連個qq都上不瞭,消磨時間的方式就是天馬行空地胡思亂想。我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看著身邊躺在地上睡得正香的打工仔,看看自己,默默地低著頭,胡亂地搓著手。

坐在對面的一個大媽喊瞭一聲:“姑娘!”我沒有抬頭,大媽又喊瞭一聲:“姑娘!”我終於發現喊的是我。大媽說:“地上冷,小姑娘長時間做冰涼的地板上會生病的,你過來,我的車次要到瞭,你到我這裡坐。”我拉著行李箱趕緊過去,對著大媽感激地說瞭聲:“謝謝!”那個位置我坐瞭近一天,因為火車晚點瞭近一天。那時,在焦躁地等待中,覺得那位大媽就是漫長黑夜裡的一點星光。

那年回鄉路上碰到的糗事,讓我銘記一輩子

陌生人的一句寬慰足以讓我感動

廣播中傳來溫柔的播報聲,火車終於在祈禱聲中到瞭。因為那天人流量太大,隻有一個檢票員,焦急的人群直接沖破檢票人員的阻攔,像一股洪流似的沖進站臺。當天的旅客擔心車次晚點太久,許多人渾水摸魚的也擠上瞭車。可以說這輩子,我從未見如此多的人乘坐一趟火車,這趟火車拉瞭昨天滯留的旅客,加上當天車次的旅客,比肩接踵,就像罐頭裡緊貼的沙丁魚,沒有一絲縫隙。

我找到自己的位置,準備放行李,卻發現我左手手裡隻剩一根手提袋的繩子,我買的酒去哪兒瞭?我準備擠回去尋找我丟失的兩瓶酒,那可是我上大學後第一次買給父母的禮物。鄰座問我:“姑娘,人這麼多你怎麼要擠回去?”我帶著哭腔說到:“我給父母買的酒丟瞭,我要回去找。”鄰座大爺勸道:“人太多瞭,不要回去找瞭,即使回去能找到的話,車不等人,你又錯過這趟火車瞭還得等,我想你的心意父母肯定領瞭,她們隻想你平平安安地回到傢,在父母眼裡即使酒在值錢也比不上你的安全重要,給父母打個電話,告訴她們你已經上火車瞭。”我聽瞭鄰座大爺的建議,沒有回去尋找,隨後給父母打電話說瞭酒的事情,果真父母在電話中說到:“不要什麼酒,安全回到傢就好!”我聽瞭父母的話,眼眶頓時濕潤瞭。那時,鄰座大爺給我的寬慰,讓擔驚受怕的我感動很久很久。

那年回鄉路上碰到的糗事,讓我銘記一輩子

陌生人的一次帶路足以讓我溫暖

火車啟動瞭,車上的人慢慢地也安頓好瞭。我一伸腿,隻聽“哎呦”一聲,發現腳底下躺著一個和我年級相仿的男生,看樣子應該也是個大學生。我連忙說聲“對不起”,那人擺擺手說:“沒事,我等火車等瞭一夜,太困瞭,又是站票,找到這個地兒躺一會兒,妨礙你伸腿瞭,不好意思啊!”火車哐當哐當地開瞭近四個小時,一陣尿意襲來,看著火車過道上密密麻麻擠到懷疑人生的人群,又憋瞭一陣子。尿意越來越濃重,到站還有十來個小時,總不至於要尿褲子吧。

我嘗試著從人群中擠出一股道,剛撥開幾個身影,便遭來幾句罵聲。我想那會大概人們都被擠成紙片人瞭,我硬是在擠出一股道,估計許多人連腳都不用著地,在這種環境中不罵人才怪。我又坐回位置上,嘴裡叨叨怎麼辦。這時,那個桌子底下的男生爬出來,對我說:“我也上廁所,你順便跟我後面一起擠。”那個男生對著人群嚷嚷道:“借道,借道,上廁所。”人群中依然是一片罵聲,那個男生邊道歉,邊向前擠,我低著頭則跟在後邊。上廁所的問題終於解決瞭,我對那個男生說瞭句:“謝謝!”男生連忙擺擺手:“不用謝的,我那時碰巧也要上廁所。”說完他又繼續躺在桌子底下睡覺瞭。那時,那個男生善意的帶路讓我感到瞭溫暖。

那年回鄉路上碰到的糗事,讓我銘記一輩子

記得曾看過這樣一句話“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本就稀薄寡淡,像是一本書中提到過的——旅途中遇到的人,多是清塵濁水,後會無期”。但我相信在旅途中無論遇見誰,他都是你生命該出現的人,絕非偶然。讓座的大媽,寬慰我的鄰座大爺,帶路的大學生,讓我孤身一人的旅途中,體會到瞭溫暖與關愛。他們更讓我銘記,旅途中也要給予身邊的陌生人一絲溫暖,讓每個人都能帶著愛回傢。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