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蠱之禍是小人作祟,還是漢武帝為打壓太子刻意為之?

導語:”佞臣巫蠱已相疑,身沒湖邊築望思。今日更歸何處是,年年芳草上臺基。”

此詩出自許渾的《讀戾太子傳》,講述的是漢武帝劉徹為遭受巫蠱之禍而自縊身亡的戾太子平反,並在湖縣修建一座歸來望思之臺,寄托自己思子之情。

戾太子劉據是漢武帝劉徹嫡長子,母為衛皇後,舅舅是衛青。劉據為人寬厚,施以仁政,本可以順順當當的繼承大統,給大漢帶來一片新氣象。卻沒想到,橫遭巫蠱之禍,被迫起兵自保,最終兵敗自殺。

巫蠱之禍是小人作祟,還是漢武帝為打壓太子刻意為之?

河南寶靈縣戾太子塚

武帝末年為何會發生巫蠱之禍?這究竟是武帝為瞭刻意打壓太子勢力而造成的宮廷悲劇,還是單純的小人作祟?

巫蠱之禍的來龍去脈

巫蠱之禍的發起人是一個叫做江充的酷吏,他因不畏權勢、用法殘忍而得武帝重用。而太子寬厚,不喜歡酷吏,並且經常把酷吏錯判的冤案平反,引得江充不快。

江充曾為瞭上位,故意不給太子面子,這都造成他與太子的關系很差。有朝一日,武帝駕崩,太子即位,江充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所以江充要先下手為強,扳倒太子。

巫蠱之禍是小人作祟,還是漢武帝為打壓太子刻意為之?

影視劇照:江充

正逢皇子劉弗陵出生,因其母趙婕妤懷孕十四個月才產下他,而堯帝也是懷胎十四個月才生下來的,武帝很高興,便將劉弗陵出生的門命名為”堯母門”。堯母門看似是武帝一時興起所起,不過也釋放出武帝想打壓衛氏外戚的信號。

江充很快就知曉武帝的意圖,他為瞭除掉太子,自然積極響應武帝的號召。當時武帝已年老,身體又不好,經常疑神疑鬼。江充就跟他說,這是因為宮中有人實行巫蠱之術,除掉他,身體自然就好瞭。

武帝聽信瞭江充的鬼話,派他去徹查。結果在太子宮中發現詛咒武帝的人偶,巫蠱之禍由此爆發。

巫蠱之禍爆發時,武帝正在甘泉宮養病,與太子不通音信。太子一時間無法辯解,隻能殺瞭江充,舉兵自衛。武帝不相信太子起兵謀反,認為其中必有蹊蹺,又派一名使者前去召見太子。

假如使者見到太子,父子之間誤會消除,事態也就不會發展到無法挽回的地步。偏偏這位使者根本沒有見到太子,就跑回來告訴武帝,太子已經謀反。武帝大怒,這才發兵圍剿太子。

武帝命令丞相劉屈氂領兵圍攻太子,而太子調兵失敗,隻能倉皇出逃。最後太子逃到一所農傢躲瞭起來,可還是被追兵發現。他不願受人所制,選擇自縊而亡。

巫蠱之禍是小人作祟,還是漢武帝為打壓太子刻意為之?

太子劉據自縊而亡

皇後衛子夫上吊,太子一傢全軍覆沒,隻留得尚在襁褓中的皇曾孫劉病己。衛氏一族的勢力被徹底消滅。

小人作祟

講完巫蠱之禍的全過程,大傢肯定非常痛恨一個人——江充。確實,江充是巫蠱之禍的發起者,戾太子悲劇的直接釀成者。若是沒有他,或許劉據會成為一代賢君,而不是命喪黃泉。

如果把江充認定為巫蠱之禍的主謀,這就有些不太準確。畢竟江充隻是一位得武帝寵幸的酷吏,又是外臣,怎能翻起滔天大浪?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另一個人——蘇文。蘇文是武帝後期的黃門宦官,深得武帝信任。

巫蠱之禍已經不是蘇文第一次構陷太子瞭。之前他就經常向武帝打小報告,拿一些無中生有的小事,大做文章。今天說太子調戲宮女,明天就說太子不敬重父親。當時武帝相信太子為人,並未把這種小事當真。

巫蠱之禍的開端是在太子宮中掘出木偶,江充作為一名外臣,根本不可能在案發前埋下木偶,這必然是內臣所為。蘇文向來與太子不睦,意欲除之而後快,所以很有可能是蘇文在暗中搗鬼。

太子是在惶恐之下殺瞭江充,為自保才起兵,而蘇文卻跑回去告訴武帝,太子圖謀造反。而武帝派去的使者,還未見到太子,就回去說太子已謀反。使者為何不見太子,就已認定太子謀反,這其中應該少不瞭蘇文的暗箱操作吧。

巫蠱之禍是一場發生在宮廷內的冤案,肯定少不瞭一些內臣的幫助。要不然,光憑江充一個人,是無法輕易扳倒太子的。蘇文與江充裡應外合,利用武帝疑神疑鬼的弱點,一舉擊潰太子。

李氏外戚推波助瀾

江充、蘇文是巫蠱之禍的直接參與者,可還有一股勢力在悄悄的推波助瀾,那就是李氏外戚。李氏外戚指的是李夫人及其傢族,李夫人雖已早逝,但其哥哥貳師將軍李廣利尚在,李氏外戚的勢力依然不容小覷。

巫蠱之禍是小人作祟,還是漢武帝為打壓太子刻意為之?

李廣利塑像

而且李夫人生前留有一子,昌邑王劉髆,李廣利自然想讓自己的侄子成為皇帝。以前太子地位穩固,動搖不得,如今他卻遭巫蠱之禍,父子離間,正是下手的好時機。

武帝派去圍剿太子的丞相劉屈氂是李廣利的親傢,也屬於李氏外戚,肯定也會幫李廣利一把。要說劉屈氂領兵圍攻太子時,太子若想和武帝說明緣由,正常情況下應是允許的。為何太子沒有機會向武帝辯解呢,必定是劉屈氂隻想除掉太子,根本不會給他證明清白的機會。

綜上來看,太子的死和李氏外戚也逃脫不瞭關系。

漢武帝與太子的父子關系

從上文來看,巫蠱之禍確實是小人作祟,那武帝究竟有沒有錯,他和太子劉據的關系又如何?

太子劉據是武帝長子,又是嫡子,甚得武帝寵愛。七歲時被立為太子,武帝為瞭培養他,傾註瞭很多心血。可太子的性格是仁恕溫謹,不如武帝那般雄才大略,嚴酷無情。

武帝雖然時常嫌棄這個兒子不像自己,但對他依然很好,也從未有過易儲之心。武帝經常出去遊獵,就把政務全全托付給太子,對太子的處理方式從不過問,極其信任。即便太子的處理手段過於溫和,與武帝觀念相沖,武帝依然沒有異議。

巫蠱之禍是小人作祟,還是漢武帝為打壓太子刻意為之?

漢武帝塑像

武帝認為,自己親政以來,四處征伐,國庫窘迫,民生疲敝,天下之人怨聲載道。可有一個溫和寬厚的皇太子給予臣民適當的安撫,也能緩和不少矛盾。

掃平邊患、更改制度,隻是為瞭國傢能夠長治久安。可若後世的君主都如武帝這般,則易顛覆江山。後世君主應修生養息、以”仁”治國,太子劉據是最好的人選。

而且,武帝如此討伐匈奴、打擊豪強、遏制外戚,也是為瞭給太子留下一個安穩江山。

無論從哪個方面看,武帝對太子劉據都寄予厚望,並未動過易儲之心。巫蠱之禍造成太子自縊的悲劇,也是武帝萬萬沒有想到的。即便他後來幡然醒悟,誅殺陷害太子的小人,也挽回不瞭苦心栽培三十餘年的太子。隻能修建思子宮、望思之臺,來聊以慰藉。

結束語:巫蠱之禍是眾小人利用武帝的疑心,釀造的一場慘案。武帝雖有錯,但他也沒有想到巫蠱之禍的結局是以太子自縊而亡收場,畢竟太子劉據依舊是武帝心中最理想的繼承人選。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