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銀成色,傾城之雪作將來

除夕將至,清早,整個城市卻已被厚厚的積雪覆蓋,所幸空中仍飄著雪花,讓我有時間靜賞這飄雪。每一朵雪花都似小小的鵝絨毛,又似吹落的梨花瓣,美得讓人窒息。寒風緊隨,成朵的雪花頃刻間如同被撕碎的棉絮四下飄散,忽而打落下來,像極瞭白花花的蘆花,在寒風的伴隨下輕輕地低旋著。這美,昨夜傾倒瞭城,今早傾倒瞭我。

三千世界銀成色,傾城之雪作將來

情所致,伸手接些跌落的雪花,可還未等我看清它的姿態,它便很快消融瞭。我將這小水滴附於額前,它雖失瞭形狀,卻未失氣節,仍舊保持冰冰的姿態,真是自然界倔強的精靈。此情此景,若不來一場雪域奔跑,豈不可惜?難拒心的邀請,我便像個孩子般沒命地奔跑起來,回首望去,身後留下深深的、歪歪斜斜的腳印,不免讓我想起三毛的那句“雪泥鴻爪,碰著當成一場歡喜”。好吧!我姑且做一次鴻爪,成就這一場歡喜吧!

三千世界銀成色,傾城之雪作將來

小石道上,泛青的樹身披雪掛當真是極美的,它們定是呈瞭一夜的雪,才會如此低沉著頭,恰似姑娘初遇兒郎時差澀的模樣。而向來驕傲的棠棣,也換瞭種姿態,紅紅的果實,在雪的交輝掩映下,凸顯瞭幾分媚骨,但也不乏晶瑩飽滿的颯爽。好一個“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艷”的境地。

三千世界銀成色,傾城之雪作將來

“三幹世界銀成色,十二樓臺玉作層。”雪越下越大,放眼望去,視線開始模糊,而整個城市早已被籠罩在這一片閃爍著的靜謐與溫馨之中,我方才曉得,整個城市早已為雪傾倒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