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八部》裡喬峰和阿朱的愛情,為何讓世人如此催心刻骨?

《天龍八部》裡喬峰和阿朱的愛情,為何讓世人如此催心刻骨?

鐘漢良、賈青版喬峰與阿朱

這世間的千萬種愛情終會有千萬種演繹,各自劃歸成專屬的河流,最後誰也別羨怨誰的歸宿。

怎奈情有之極,愛有大悲,教人不得不心痛。

遍覽金庸武俠小說,最令我掛懷的人物便是《天龍八部》裡的喬峰和阿朱。

《天龍八部》裡喬峰和阿朱的愛情,為何讓世人如此催心刻骨?

胡軍、劉濤版喬峰與阿朱

(一)難料

當蕭峰身為丐幫幫主,統領數萬群豪時,春風拂面,何等的意氣風發,揮斥方遒。他怎會想到未來的某一天裡,在一個叫做聚賢莊的地方,為瞭救一個叫阿朱的姑娘,脫口而出:“大丈夫生而何歡,死而何懼?”

當阿朱幽居在聽香水榭,衣食無憂,用易容術捉弄段譽、崔百泉時,是何等的調皮搞怪,嬌美如花,她怎會想到,某一天,她會對一個叫蕭峰男子百依百順,甘願犧牲掉自己的生命。

那些我們都未曾想象過的事情,都的的確確的發生瞭,原來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們就註定要相愛,所以這一遭,雖萬千人,吾往矣!

《天龍八部》裡喬峰和阿朱的愛情,為何讓世人如此催心刻骨?

黃日華、劉錦玲版喬峰與阿朱

(二)初見

倘若,人生若隻如初見。

一個如花似玉的阿朱姑娘,易容成瞭少林和尚止清,剛好在漆黑如墨的夜裡被蕭大俠救在懷裡,不知蕭大俠望向阿朱姑娘胸口金鎖片上的文字“天上星,亮晶晶,永燦爛,長安寧。”會作何感想。

好一個永燦爛,長安寧。這金鎖片本是大理段二皇爺寫給阿朱姑娘母親阮星竹,也用以記自己認孩兒的。美好的祝願,殷切的表達,一切似乎應該奔赴更讓人憧憬的美好明天,怎奈深情而風流的男人,又如何懂得知足喜樂。一朝風飛花,天涯各自傢。這便是阮星竹的命,沒人逼迫的衷心選擇,怨不得。

此時此刻,蕭大俠心中卻有千絲仇怨,萬縷憂愁。他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如何就從上一秒萬眾矚目的大宋英雄,變成瞭萬千唾罵的契丹胡虜瞭呢,聯想自身武功蓋世,從今爾後再難施展英雄抱負,一腔熱血無處可灑,竟然在一個小鎮的客棧裡給一個虛弱的阿朱姑娘,講起來生平當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故事,大概,阿朱姑娘是那世上,唯一一個聽到蕭大俠小時候“鉆狗洞殺無良醫生”的人瞭。

一個講的熱淚盈眶,一個聽的深情無限,兩個人的身份漸漸模糊瞭,化成兩個色彩難辨的影子,兩個影子相互依偎,用力取暖。一個英雄遲暮,一個生命垂危,兩個影子印證著一個生命中最本質的東西,或許有一種刻骨銘心的深愛,便會在精神或是肉體最脆弱的時候,悄然萌發吧!那種相互之間的同情,往往會催發出無限的愛戀。

於是,聚賢莊上,阿朱姑娘看到蕭峰有潛在的生命危險,便大聲喊道:“喬大爺,你快自行逃走,不用管我!他們跟我無怨無仇,不會害我的!”

而蕭峰內心短暫掙紮後的自白隻是簡單而又堅定的一句:“大丈夫,救人要救徹!”

他沒有選擇逃走,他的目光炯炯有神地掃向莊內的成千上萬個武林一流高手,反而跨步向前,力拔山兮氣蓋世,雖萬千人,吾往矣!阿朱的清眸潤濕瞭,人已為己如斯,愛與不愛又何妨?這一世,我與你共生死!

《天龍八部》裡喬峰和阿朱的愛情,為何讓世人如此催心刻骨?

黃日華、劉錦玲版喬峰與阿朱

(三)花樹

雁門關下,懸崖高聳。一對肉掌,來回翻飛。掌中已經血肉模糊,口中仍兀自不停:“我不是漢人,我是契丹胡虜。”喪失掉民族歸屬感和榮譽感權利的英雄,業已成瘋成魔。

隻是,一個清脆美妙的聲音:“喬大爺,你再打下去,這座山峰也要給你擊倒瞭!”卻解救瞭蕭峰的苦惘。“蕭峰一怔,回過頭來,隻見山坡旁一株花樹下,一個少女倚樹而立,身穿淡紅杉子,嘴角也帶著微笑,正是阿朱。”

一個胸中積滿困惑的粗略武人,在驀然回首的剎那間,也看的清楚眼前的阿朱這般美好。

原來,英雄夢是可以拋卻的,原來,為伊消得人憔悴根本算不得什麼。

蕭峰心情震蕩不已:“阿朱,你以後跟著我騎馬打獵,牧牛放羊,是永不後悔的瞭?”

阿朱姑娘正色道:“便跟著你殺人放火,打傢劫舍,也永不後悔。跟著你吃盡千般苦楚,萬種煎熬,也是歡歡喜喜!”

蕭峰哈哈大笑:“從今而後,蕭某不再是孤孤單單給人輕蔑鄙視的胡虜賤種,這世上至少有一個人……有一個人……”想到自己以“胡虜賤種”的身份,還能有一個漢傢女子的傾心陪伴,蕭峰竟然也破例支吾瞭一次。

人這一生,有好多事情,隻有一次,真的沒辦法復制。

比如,蕭峰唯一一次的結巴,阿朱唯一一次的告白:“有一個人敬重你、欽佩你、感激你,願意永永遠遠、生生世世、陪在你身邊,和你一起抵受患難屈辱,艱險困苦。”

《天龍八部》裡喬峰和阿朱的愛情,為何讓世人如此催心刻骨?

胡軍、劉濤版喬峰與阿朱

(四)交隔

記得有一年,王菲唱的《傳奇》真是好火好火,裡面有句耳熟能詳的歌詞:“隻是在人群中多看瞭你一眼,再也沒能忘掉你容顏。”在《天龍八部》裡馬副幫主夫人康敏也想要在丐幫君山大會上向蕭峰討要這個待遇,可是天生英雄的蕭峰偏偏不好女色,從始至終也沒瞄上馬夫人一眼,她自覺嫵媚動人,美的不可方物,竟然被蕭峰不屑一顧,簡直奇恥大辱,思來想去,隻好用報仇的方式,吸引蕭峰的目光。

於是,馬夫人不惜出賣色相勾搭上瞭丐幫的幾大長老,策動謀反不成,便公開蕭峰的真實身份,後來更是陰差陽錯的將段二皇爺指認為蕭峰的殺母仇人——帶頭大哥。

命運在紅塵的糾葛中,又開瞭一次致命的玩笑。

蕭峰急於和段二皇爺決鬥,以報母仇,隻想從此和阿朱姑娘去塞外牧馬放羊,逍遙一世。

而阿朱則是在親父親夫舍棄中,左右為難,整夜,她苦痛的笑瞭出來,最後,她單薄的身子承受瞭心愛人的全力一擊,從此,時光不老,塞上牛羊空許約。

在陰陽交隔前的片刻時光,阿朱仍知情達理的將身世和抉擇的來龍去脈講給蕭峰聽,她緊握著的寶貴生命,像泄瞭氣的氣球一般,飛快消失。

蕭峰想抓住她,他想拼命抓住這系著阿朱不公命運的細繩,如果一切能夠重來,倘若還有以後,他定要寵她一百倍,一千倍。

阿朱微笑著詮釋蕭峰的抱歉:“夠瞭,夠瞭,我不喜歡你待我太好,我無法無天起來,那就沒人管瞭。”

長久曾約為白首,從此天涯是路人。

蕭峰埋葬的是阿朱的身體,也連同雪葬瞭自己冰冷的心。

《天龍八部》裡喬峰和阿朱的愛情,為何讓世人如此催心刻骨?

黃日華、劉錦玲版喬峰與阿朱

(五)孤獨

“我在這裡等瞭你五日五夜,我隻怕你不能來,你……果真來瞭,謝謝老天爺保佑,你終於安然無恙。”

是啊,我終於安然無恙,那麼阿朱,你呢,還好嗎?

十年生死兩茫茫,蕭峰摩挲著當年阿朱俏立過的那株花樹,樹高人逝,傷心欲絕。陰陽交隔的愛情在此刻是讓蕭峰心如死灰的。

我便料想,即便蕭峰不被兩個勢同水火的民族夾裹在中間,他也會萌生死志的,所以他的死,在場的各路英豪不解,兩國的士兵不解,就連段譽、虛竹、耶律洪基這些結義的兄弟也是不解,沒有人理解蕭峰痛失愛人後刻骨銘心的孤獨!

這便是雖萬千人吾往矣的愛情吧!愛的轟轟烈烈,也愛的悲壯拊心,這是一種英雄才會選擇的,孤獨榮耀式的專屬愛情吧!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