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SCI迷信後,普通教師搞科研意義何在?

現在的大學,“天下文章一大抄”早就是一個公開的秘密瞭,名氣大、演技好、連知網都不知道的翟天林都能戴上“博士後”的頭銜。下面迷途想就翟天林學術不端這件事情談一點對基礎教育的一點啟示,不能讓“偽學術”繼續污染國傢的教育。

1、論文決定職稱

論文是一個好東西,能夠促進學術交流,但是論文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論”的東西,鼓勵教師朝著這一個方向努力沒有錯,但是用一刀切的方式將論文作為教師評定職稱的先決條件,這就有一些不合理瞭。

有的老師為瞭評職稱,會在網上下載很多論文,花幾天時間拼拼湊湊,然後拿去評獎,評的過程中,教研員的主觀性很強,走關系的評的容易,不走關系的就全憑運氣瞭。

還有的老師,不屑於走關系,但是又必須評職稱,怎麼辦呢?隻能硬著頭皮買論文,買版面發表論文,代發論文已經成為瞭一個產業,專門有人長期蹲點各個教研群,為老師提供服務。

破除SCI迷信後,普通教師搞科研意義何在?

2、科研、課題研究出瞭多少有含金量的內容?

不否認,很多專傢確實是研究出瞭內容,但不是人人都是專傢,大傢水平參差不同,有的人擅長教書,有的人擅長研究,理論上的東西是必要的,但是搞理論不需要每個人都搞,讓願意搞理論的人搞理論,讓普普通通的教師就在他們搞出的理論的基礎上安心教書,不是更有利於教育的發展嗎?

破除SCI迷信後,普通教師搞科研意義何在?

不同於翟天林的的論文造假是個人虛榮下的主動學術腐敗,現實生活中教師不想造假,就想安心教書,但是迫於什麼都要跟論文、科研掛鉤,不得不造假。

3、減輕教師負擔,讓老師幹實事

不否認有研究型教師,但是更多的是一線教育工作者,需要踏踏實實的從事教學工作,如果教師願意搞研究,就給機會,如果不願意,就不要拿職稱脅迫,脅迫隻能逼迫走優秀的任課老師。教師需要的是真實,這樣教師才能好好教書。

破除SCI迷信後,普通教師搞科研意義何在?

好消息是,國傢已經認識到瞭這個問題,在今年的教育部會議上,明確提出要減輕教師負擔,取消SCI獎勵,改變關於評比、論文占很大比重的現狀。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