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彌納於芥子,剎那即永恒

僧人說:“你現在閉上眼鏡,認真去想身上的一個毛孔。好,你現在看見這個毛孔瞭沒?”

俗人答道:“我已經在心裡很清楚地看見瞭。”

僧人說:“你現在再在心裡想一座方圓數十裡的大城。”

俗人答道:“我已經在心裡很清楚地看見瞭。”

僧人問道:“毛孔和大城大小不同,是嗎?”

俗人答道:“是呀,當然不一樣大,差老遠瞭。”

僧人問道:“方才的毛孔和大城都是你心裡想的嗎?”

俗人答道:“是我心裡想的呀。”

僧人問道:“你的心有大小嗎?”

俗人答道:“心連形狀都沒有,哪有大小呢?”

須彌納於芥子,剎那即永恒

僧人就這麼一直誘導下去,最後的結論是:既然那個毛孔是由全部心思想像出來的,那座大城也是由全部心思想像出來的,心是沒有大小之別的,所以毛孔和大城當然也沒有大小之別呀!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