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魏忠賢沒有被誅殺,明朝還會滅亡嗎?別吹瞭,他隻是個庸才

看到網上有人提出“如果魏忠賢沒有被誅殺,明朝還會滅亡嗎?”,很感詫異。提出這樣問題的人,你是太抬舉魏忠賢瞭。魏忠賢雖然是明朝乃至中國歷史最有權勢的太監,但他隻是個平庸之輩而已。即便放在太監這個小圈子裡,他都算不上出類拔萃,更別說和賢相良臣比瞭。

如果魏忠賢沒有被誅殺,明朝還會滅亡嗎?別吹瞭,他隻是個庸才

魏忠賢本是河北滄州肅寧縣的一個潑皮無賴,傢徒四壁,一次和一群惡少賭錢輸瞭,估計是還不上賭債瞭,一咬牙自宮要去當太監。這是萬歷十七年(1589年)的事,魏忠賢22歲,已經娶妻生女,已經過瞭進宮的最佳年齡,也是通過找關系,走後門,廢瞭一番周折才進宮瞭。

魏忠賢目不識丁,屬於沒有文化的太監,沒有進步發展空間,所以一直在幹著倒馬桶和炊事管理員等粗活,在皇宮裡幹瞭近三十年也沒提拔起來。當時宮中沒人註意這個被稱作“傻子”的小太監,魏忠賢一天也渾渾噩噩,雖沒什麼權勢,也是喝酒、賭錢、唱曲、踢球,和其他太監相比不同的是性格外向,比較張揚。

如果魏忠賢沒有被誅殺,明朝還會滅亡嗎?別吹瞭,他隻是個庸才

如果不是明光宗朱常洛的突然暴斃,16歲的明熹宗朱由校即位,歷史上就不會記載魏忠賢這個人物。而魏忠賢之所以能從一個夥食管理員一下升到有司禮監秉筆太監,其關鍵人物是他的“女友”客氏。

客氏是明熹宗朱由校的奶媽,也是朱由校一生最信任、最依賴的人。魏忠賢這個女友是從好友魏朝那裡挖墻腳撬來的,不知為何,當“二魏”爭寵時,客氏會選擇年紀大的魏忠賢。要知道當時魏忠賢已經年過半百瞭,有人推測說魏忠賢凈身時沒凈幹凈,還有推測是因為魏忠賢結過婚,比較懂女人心思的緣故。

如果魏忠賢沒有被誅殺,明朝還會滅亡嗎?別吹瞭,他隻是個庸才

唐朝和明朝都出現過嚴重的宦官專權,但又很大不同,唐朝後期很多皇帝的廢立都是宦官操縱的,皇帝是想要“奪權”而不得。而明朝的王振、劉瑾和魏忠賢之所以能專權,是皇帝本人“放權”的結果。

明熹宗朱由校從小沒接受過良好的教育,算是個“半文盲”。即位後,對治理國傢不感興趣,而是醉心於“木匠活”,於是“放權”給魏忠賢,魏忠賢則成瞭他的政治代理人。

如果魏忠賢沒有被誅殺,明朝還會滅亡嗎?別吹瞭,他隻是個庸才

魏忠賢的全部職位是“欽差總督東廠官旗辦事,掌惜薪司、內府供應庫、尚寶監印,司禮監秉筆,總督南海子,提督寶和等店太監”。在這裡,我們看到魏忠賢並沒有擔任太監的最高首領“司禮監掌印太監”一職,但司禮監掌印太監王體乾甘居其下。沒有瞭司禮監掌印的限制,魏忠賢自然一傢獨大,把持瞭大明的內廷外朝,成為帝國的實際主宰者。

政治暴發戶魏忠賢此時已是五十三高齡,他目不識丁,智商也很平常,此前也沒有政治經驗,你說他怎麼能把國傢治理好呢?

司禮監秉筆之所以被稱為“真宰相”,是因為他代替怠政的皇帝行使“批朱”權。目不識丁的政治傢魏忠賢是如何勝任這份需要閱讀和書寫能力的工作呢?他每次找幾個心腹太監,先把公文翻譯成他能聽懂的話,然後再根據他的意見“批朱”。因為中間畢竟隔瞭一層,這也影響瞭魏忠賢對全局的把握。加上政治常識上的無知,導致魏忠賢常常亂來,讓人啼笑皆非。

苗棣曾評價魏忠賢“沒文化,沒經驗,沒見識,內慚微卑而外露矜傲,表面上堂皇偉大像個巨人,而實際上不過是政壇上的侏儒。”這話很中肯。

魏忠賢專權時期,是大明最黑暗的時代,造成瞭各方面的破壞,動搖瞭大明的根基,加速瞭明朝的滅亡。

魏忠賢專權三年,正經事沒做多少,比較有影響的是三件事。一個是遼東軍務,這也是為魏忠賢洗白的人極力贊頌之處。其實在魏忠賢的主政下,邊防是混亂破敗的,遼東軍務是每況愈下的。別的不說,鎮守遼東比較有成效的孫承宗、袁崇煥都是被魏忠賢撤換的,熊廷弼更是蒙冤被殺。在處理兵力和軍餉問題上,時而為戰而增兵,時而為餉而減兵,毫無定策。魏忠賢還恢復瞭已廢止百年的太監監軍制度,更是亂上添亂。

如果魏忠賢沒有被誅殺,明朝還會滅亡嗎?別吹瞭,他隻是個庸才

魏忠賢另一個政績是修建國傢工程三大殿。三大殿是一項耗資巨大,勞民傷財的形象工程,對入不敷出的國傢財政來說是雪上加霜。

最後一件就是為瞭應付財政上的困窘,隻能在稅收上不斷加派,其措施有提接“稅差羨餘”、“帶征”、“捐助”、“搜刮”。這種把財政危機轉嫁到老百姓的做法,無疑是飲鴆止渴。而這些加派也沒有解決魏忠賢政府財政上的困窘。

魏忠賢卻有意無意把自己看成經天緯地的能臣,他通過上諭稱贊自己:“一腔忠誠,萬全籌畫,恩威造運,手握治平之軀;謀斷兼資,胸涵匡濟之略。安內攘外,濟弱扶傾。”對於當時能稱得上政績的事情他都攬到自己名下。

歌頌魏公公的英明偉大,也成瞭當時的“政治正確”,是大小官員的例行公事。大學士馮銓在給他祝壽時稱頌他“偉略高伊、呂,雄才壓管、商,”什麼伊尹、呂尚、管仲、商鞅統統不在話下。後來幾個國子監學生竟然上書請求魏忠賢與孔子並祀,吹捧他“復重光之聖學,其功不在孟子下”。對於這些贊頌,魏忠賢照單全收,對阿諛的人大加賞賜。在當時用最無恥的方式贊美魏公公是小人升官發財的捷徑。

天啟最後兩三年,閹黨開始瞭轟轟烈烈的造神運動,魏忠賢由一個猥瑣的小人物成為國傢的救星和聖人。從天啟五年六月到天啟六年十月,皇帝幾乎每月都要對魏忠賢進行封賞。魏忠賢最後的爵秩是上公,明朝已經有150年沒有封過公爵瞭,而魏忠賢以太監的身份晉為公爵,對國人的震撼力可想而知。“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魏忠賢的傢人也多是公、侯、伯,其從孫被封侯時才兩歲。

如果魏忠賢沒有被誅殺,明朝還會滅亡嗎?別吹瞭,他隻是個庸才

閹黨一夥對魏忠賢大吹法螺,說他“非但學識綱常之際,獨萃其全;且於兵農禮樂之司,共濟其盛”,“至誠結主上之知,先覺任天下之重。聲溢華夷,頌騰朝野,職任擎天,功標浴日”。後來一切公文奏疏都要來一段贊美魏忠賢的話,如果沒有就會當成異端受到懲戒。

就這樣,魏忠賢被塑造成瞭一個偉人、聖人和神人。

接下來的全國各地為魏忠賢建生祠狂潮,更是把這場造神運動推到登峰造極的地步。都怪朱由校死得早,要不我們每個人的傢鄉都有這麼一個歷史遺跡瞭。

魏忠賢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他有”五彪”、“十狗”、“十孩兒”、“四十孫”孝子賢孫替他效力,他們吹捧魏忠賢我還可以理解,就是不知道現在吹捧洗白魏忠賢的那些人,你們這是唱的哪一出?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