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妝燙發穿高跟鞋就是優雅地老去?恕我直言,實在膚淺

最近“優雅地老去”成瞭熱門詞,短視頻平臺上一下子冒出來許多賬號,打著“優雅地老去”的名頭引來大波流量,不少年輕人在下面回復“等我老瞭也要這樣優雅,也要這麼有氣質”。

穿穿旗袍,踩踩高跟鞋,化著妝在鏡頭前大步走過,就是優雅地老去瞭?

恕我不能贊同。

化妝燙發穿高跟鞋就是優雅地老去?恕我直言,實在膚淺

確實,說起老去,大傢腦子裡能想到的更多是自己身邊,小區裡的、鄰居傢的、電視裡放的,頭發花白,身材微微發福,笑起來溫暖慈祥的老人,他們可能是我們的爺爺奶奶,姥姥姥爺,雖說親切,但是和優雅好像很難聯系到一起。

突然,有一些老人,年餘花甲甚至古稀,還能穿著旗袍,踩著高跟鞋,畫著精致妝容,戴著漂亮的中國風首飾,腰桿筆直大步流星地在年輕人的時尚地標打卡,變裝、拍視頻、跳舞,做著大多數年輕人做的事情,但這不是優雅地老去,這是沖破年齡桎梏,這是大膽嘗試。

這樣的行為很快引得其他中老年人爭相模仿,但是他們沒有發現一點,這不是所謂的“優雅地老去”。

化妝燙發穿高跟鞋就是優雅地老去?恕我直言,實在膚淺

什麼是優雅老去?優雅老去是最自己的主人,不放棄自己,追求美的權利。

很多人放棄自己很早,都結婚瞭,還化什麼妝啊;都生孩子瞭,還塑什麼型啊;都五十歲瞭,還穿什麼艷色的衣裳啊;都七十歲瞭,還看什麼世界啊。

化妝燙發穿高跟鞋就是優雅地老去?恕我直言,實在膚淺

著名主持人徐俐的一篇文章中這樣寫到:“二十歲活青春,三十歲活韻味,四十歲活智慧,五十歲活坦然,六十歲活輕松,七十歲就成無價之寶。”也許我們無法實實在在掌控自己變成什麼樣子,但我們可以通過終身學習、通過見識世界、通過堅守自己的活法,掌控自己活成什麼樣子。

化妝燙發穿高跟鞋就是優雅地老去?恕我直言,實在膚淺

張曼玉近照

也許你會說,這太難瞭。但在我看來,這一點也不難。

隻要每做一件事前,問問自己,這件事是不是為自己而做,有沒有可能做得更好。

它可以是勞累之後立即洗凈的那張臉,可以是走出廚房之後擦滿護膚霜的那雙手,可以是臨出門前塗上口紅的那瓣唇,可以是走路時傲然挺起的那片腰身;可以是面對各種誘惑的那份節制;可以是人群裡永遠恰當的那抹微笑;可以是面對榮辱水遠鎮定的那副神情。

活得漂亮無關年齡,它更是一場持久戰,隻要你對自己多一份關心,多一份要求,你就會發現,你活成瞭別人羨慕的樣子。

化妝燙發穿高跟鞋就是優雅地老去?恕我直言,實在膚淺

什麼是優雅老去? 優雅老去要歲月沉淀,要那份從容和雲淡風輕。

曾主演《濟公》的遊本昌老先生也有自己的短視頻賬號,老先生在視頻中總是溫暖地笑著,不顧及自己的白色眉毛和皺紋,日常分享生活時,就是簡單的格子衫,羽絨服,告訴我們“冬至到,吃餃餃”;也能在節日,扮上濟公的形象,去外面敲鐘為大傢送祝福;亦或是配合時尚拍攝,穿著新潮的衣服,做著自己的招牌動作,給大傢驚喜。

你能在老先生身上看到超出這個年齡的灑脫和從容,能看到一份超然和豁達。你能猜到這樣的老人生活裡不會為瞭一地雞毛煩心,不會為瞭買菜的幾毛錢和商傢拌嘴,不會因為兒子兒媳少來看望兩次鬧小情緒,更不會滿身負能量,抱怨連天。

優雅地老去是從心開始,讓自己更年輕,而是讓自己在任何時候都能執著於物外,做自己認可的,想做的,而非與他人相比,盲目模仿。

什麼是優雅?優雅老去需要要氣質,要資歷,要自身安全感的滿足。

提及中國女星的熒幕角色發展史,我們會發現,少女人設已經不吃香瞭,觀眾的觀影智商越來越高,越來越會被不同年齡段的女性的真正的愛恨情仇所打動,而不再簡單上癮什麼年紀的演員都能演傻白甜女主瞭。

化妝燙發穿高跟鞋就是優雅地老去?恕我直言,實在膚淺

老年專註公益事業的奧黛麗·赫本

女性力量崛起的今天,我們更希望自己變得有力量、有智慧、有錢、有安全感,我們用這些滋養自身,對抗時光。很多人喜歡俞飛鴻,就是因為俞飛鴻身上,有一種現實之上,煙火氣之外的底氣,她為自己做出的每一個決定負責,有充沛富足的內心世界,超脫於傢長裡短亦或是中年危機之外,不被周圍人影響,活成瞭萬千女性的榜樣。

化妝燙發穿高跟鞋就是優雅地老去?恕我直言,實在膚淺

俞飛鴻在《鏗鏘三人行》

我們可以預想,擁有這樣強大內心的女性,哪怕時光流轉,她們也可以自在老去,因為更豐富,所以更具韻味。

化妝燙發穿高跟鞋就是優雅地老去?恕我直言,實在膚淺

中國女外交官 華春瑩

沒有人可以永遠年輕,但總有人一輩子都很美。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