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千古一戰——牧野鷹揚(二)

呂尚,就是大名鼎鼎的薑子牙,72歲時垂釣渭水之濱,遇見周部族首領姬昌。一番交談後姬昌大喜,認為薑子牙是個奇才,說:“自從我國先君太公就說:‘定有聖人來周,周會因此興旺。’說的就是您吧?我們太公盼望您已經很久瞭。”因此稱薑子牙為“太公望”,二人一同乘車而歸,尊為太師。這就是“薑太公釣魚,願者上鉤”的由來。

中華千古一戰——牧野鷹揚(二)

自從父親季歷被商王囚禁而死之後,姬昌(後稱文王)並沒有急著去報殺父之仇,而是隱忍不發。後來,姬昌因為九侯、鄂侯被紂王殘忍殺害一事而私下裡為兩人嘆息,這事被崇侯虎知道瞭,於是向帝辛打瞭小報告。結果,帝辛將姬昌囚禁在瞭羑裡(今河南湯陰北),傳說中姬昌在囚禁期間推演出瞭《周易》。

為救出姬昌,周向帝辛進獻瞭美女、寶馬和財物,成功使帝辛赦免姬昌並封其為西伯,繼續負責防守商王朝的西方地區,而且把崇侯虎拋出來當作替罪羊,明確對姬昌說:“譖西伯者,崇侯虎也。”不僅如此,帝辛還“賜之弓矢斧鉞”[1]使其掌有征伐之權,這樣一來就等於給瞭周在商的西部區域開展軍事行動的自由。

意識到瞭自身實力不足的姬昌開始苦修內功。他采取修德行善,以“篤仁、敬老、慈少、禮下賢”政策,裕民富國,廣羅人才,發展生產,形成“耕者九一,仕者世祿,關市譏而不征,澤梁無禁,罪人不祭”的清明政治局面,贏得瞭人們的廣泛擁護。

中華千古一戰——牧野鷹揚(二)

姬昌身邊匯聚瞭一批精明幹練、文武兼備的輔臣幹將,如呂尚、周公旦等人。姬昌準備伐商,曾問計於呂尚。呂尚對文王說:“鷙鳥將擊,卑身翕翼;猛獸將搏,俛耳俯伏,聖人將動,必有愚色”,意思是要文王必須把握伐商的有利時機,在開始行動之前,裝作無所作為的樣子,以免引起對方的註意。

姬昌根據呂尚的意見,在表面上對紂王采取恭順態度。於是姬昌在被釋放的次年,率諸侯朝覲商王。並在國都“為玉門,築靈臺,列侍女,撞鐘擊鼓”,裝作享樂腐化的樣子,以蒙騙商王帝辛。帝辛放松瞭警惕,認為“西伯改過易行,吾無憂矣”。

在穩固內部並成功麻痹瞭商王朝後,姬昌展開瞭外交攻勢,樹立起周“天下楷模”的良好形象。他首先調解瞭虞(今山西平陸北)、芮(今陜西大荔東)之間的矛盾,在《史記.周本紀》中記載西部的虞國與芮國發生瞭糾紛,於是兩國請西伯姬昌仲裁。

兩國的使者到達周時,看到當地的人民相互謙讓,長幼有禮時,非常羞愧地說道:“吾所爭,周人所恥,何往為,隻取辱耳。”於是還沒有等到姬昌進行處理,就相互禮讓而去。諸如此類,周王公平地處理瞭各個諸侯之間的糾紛獲得瞭威望,逐步將自己從商的諸侯的地位轉變成瞭為瞭反商聯合盟主的地位。

同時,周利用從商朝獲到的“得專征伐”的大權攻擊那些順從商王朝的諸侯擴大瞭自己的領地。對於心有不服的周邊弱小部族,周毫不留情,先後以武力征服瞭犬戎(今陜西吳起東南)、密須(今甘肅靈臺西南)、黎國(今山西長治西南)、邗國(今河南沁陽西北)。一方面鍛煉瞭部隊,強大的軍力,另一方面逐漸從地理上對商的都城朝歌形成瞭包圍的態勢。

姬昌在位第六年,傾周軍全力滅掉崇侯虎的崇國,報瞭當年進讒陷害的一箭之仇,勢力和影響逐步擴展到長江以南的地區,都城由岐山周原東遷渭水平原,稱豐京(今陜西長安西北)。周羽翼日益豐滿,再次引起瞭商的極大警覺。

中華千古一戰——牧野鷹揚(二)

此時商朝依然軍力強大,商王帝辛並未把周放在眼裡,準備再次調動軍隊滅周於未成之時。然而時不湊巧,剛剛被商朝統一的東夷部落,因為商的殘暴統治爆發瞭大規模的叛亂。商王帝辛被迫移兵東向,再一次陷入與東夷的長期戰爭之中,無暇西顧。

周則繼續增強軍事力量,加緊進行滅商的戰爭準備。姬昌去世,他的兒子姬發(後稱武王)繼承瞭王位,繼續堅定貫徹姬昌的戰略。為檢查準備程度和掌握發動戰爭的時機,姬昌特地在孟津地區邀請各地的諸侯進行閱兵(今河南孟津東北),以觀察諸侯的態度。

相傳,在閱兵時發生瞭一團火焰從天而降,落地時化為一隻紅色玄鳥。因為有著玄鳥生商的傳說,發生瞭這樣的異象,雖然周的公關團隊很快的就有瞭白魚入舟的演義故事。

商以白色為貴,以作王權。魚鱗又同戰士身上的甲胄,舟又通周,便有瞭商要將王權歸屬周的寓意。姬發最終還是認為討伐商的時機還是不夠成熟,於是他獎勵瞭前來匯合的諸侯之後,率領軍隊返回瞭領地。

中華千古一戰——牧野鷹揚(二)

消滅一個國傢,不但要用武力,還要善於運用智慧。在采取軍事行動時機未成熟之時,姬發采取瞭“用間”這個辦法,也就是策反商臣離間其內部統治集團並獲取情報。

據史料記載,商末大臣膠鬲與商王子比幹、箕子等大賢並舉,曾共同輔佐紂王,但商“故久而後失之也”,最終導致商王朝的滅亡。《韓非子·喻老》記載瞭一個關於膠鬲的故事:周有玉版,紂令膠鬲索之,文王不予;費仲來求,因予之。是膠鬲賢而費仲無道也。周惡賢者之得志也,故予費仲。

費仲是商末著名的佞臣,而膠鬲是個賢者,起初比費仲還受商紂王重用和寵愛,後被派去向周文王索要玉版,但是文王不給膠鬲。但是商王後派來無道的費仲索要,文王立即就給瞭。文王的這樣做,是“惡賢者之得志也”,目的就是讓商王疏遠賢能的膠鬲而重用無道的費仲,從而加速商政分化。

商朝大貴族比幹被殺,箕子被囚為奴,微子出走,這三個商王朝重要的政治人才的流失,使得商王朝統治集團內部空前分裂,而商朝的子民們更是“百姓不敢誹怨”。此時,姬發認為商王帝辛已眾叛親離,進攻商的時機已經成熟。於是姬發再次約會諸侯說“殷有重罪,不可不伐”,公開宣佈征伐殷商。

(圖片均來自於網絡)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