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困局:是和解還是繼續對抗?

價格戰在今日再升級,然而外媒卻發現瞭雙方和解的信號?在此次和解中,還看到瞭特朗普的“身影”……

周日沙特一聲“怒吼”,周一油價抖三抖,周二油價“死灰復燃”,但股債匯卻依舊暗流洶湧,種種跡象顯示,原油困局的下半段或許才剛開始……

很顯然地,對於這次的“價格戰”將如何發展尚不可以“油價越高越好”的舊觀念進行分析,在這場戰役中,各方將如何進行“博弈”將不僅取決於其心目中的那個“理想價位”,還需考慮他們隱藏的那點小心思。

01同床異夢的“石油三角”

實際上,這隻黑天鵝並不是第一次現身,從歷史上看,俄羅斯與歐佩克之間的關系錯綜復雜,歷史上也曾有多次合作失敗的先例。

無論是美蘇對抗時期,還是蘇聯解體後,雙方的競爭均多於合作。但在頁巖革命後,面對美國頁巖油生產與出口的強勁增長趨勢,同為傳統石油生產和出口國的俄羅斯與歐佩克國傢才不得不選擇聯合應對、抱團取暖。

如今國際油市三足鼎立,美國,俄羅斯和歐佩克共同瓜分瞭大部分的市場份額,然而,這三者對油價的定位和油市戰略各不相同。

我們先來看看最先攤明牌面的一方——以沙特阿拉伯為首的歐佩克。

沙特的目標其實一直都很明確,在經濟結構轉型成功前,沙特希望(需要)有更高的油價來支撐國內經濟的發展,市場共識是沙特需要83美元/桶的油價才能平衡國傢預算。

沙特這一次之所以直接選擇瞭囚徒困境最糟糕的結局,倒逼俄羅斯減產,主要基於兩點考慮:

一是頁巖油產量不斷爆發,歐佩克不得不隔一段時間就減產以維持油價,在這種情況下,歐佩克的市場份額已經被擠壓得無法再在油市“隻手遮天”,因此如果要真正提振油價,歐佩克必須要得到俄羅斯的支持;

二是俄羅斯的搭便車行為已經引起瞭沙特的不滿,沙特希望通過歐佩克“聯合孤立”的方式倒逼經濟狀況同樣不佳的俄羅斯配合,做出有實質意義的減產承諾。

從如今市場的風向來看,大傢似乎都不相信沙特比俄羅斯能夠更長時間地忍耐30美元的油價。但值得註意的是,沙特真正讓人忌諱的是其背靠的歐佩克的力量,雖說減產不能缺瞭俄羅斯的支持,但俄羅斯要在油市立足也少不瞭歐佩克這一個夥伴。

下面,我們來看看這次俄羅斯為何不像以往一般假意配合然後偷偷增產,而是選擇硬剛,直接挑戰歐佩克底線呢?

雖然各個機構都在提醒俄羅斯“賭博”的惡果,但市場似乎更願意相信俄羅斯不隻是在“玩火”,其手中握著的牌面並不差。我們下面一一細數一下為什麼俄羅斯對低油價的“耐受力”更強。

首先,通過這幾年的積累,莫斯科比沙特阿拉伯擁有更多的金融儲備。截至1月底,沙特阿拉伯擁有約4950億美元的儲備金,而俄羅斯中央銀行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月底的儲備金總額約為5700億美元。這也是為什麼雖然俄羅斯的經濟狀況並沒有比沙特好太多,但該國平衡預算所需的油價比沙特低得多。

其次,在西方制裁和低油價的共同作用下,俄羅斯央行宣佈放棄匯率管制,盧佈自由浮動,這也意味著在油價下跌時,通過貶值盧佈就可以保證俄羅斯出口石油獲得的盧佈收益基本不變(國際原油市場用美元結算,而俄羅斯統計財政收入卻采用盧佈)。假設盧佈兌美元匯率跌至70以下,那麼盈虧平衡點將降至45美元/桶。如果盧佈兌美元匯率達到75,那麼預算將在不削減當前計劃支出的情況下實現收支平衡,達到每桶40美元左右。

最後,俄羅斯石油生產商的生產成本非常低,國內已經開展瞭不少采油新項目,因此部分國有石油公司的高管早已明言反對擴大歐佩克+協議並希望它終止。也正因此,俄羅斯此舉並不需要承擔國內資本大頭的壓力。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的日產量為420萬桶,僅次於阿美公司的1000萬桶/日,而其現在仍在繼續渴望推進新項目,生產更多的原油。

最後,我們來看看油市的最後一角——美國頁巖油。很顯然,美油並不是這場鬥爭的主角,但是仍有不少人在爭論頁巖油企業能否活過這一場“油價寒潮”。

部分人認為,在沙特和俄羅斯這場“冷戰”中,最大的輸傢很可能是美國的頁巖油產業。分析認為,如果油價長期保持在每桶30美元左右,即使是那些資產負債狀況較好的公司也很難維持正常的生產水平和派息,屆時頁巖油生產商將會出現大范圍的破產。由於頁巖油供應下降的幅度遠遠大於常規產量,因此美國的產量水平也將開始大幅下降。

先鋒自然資源公司(Pioneer Natural Resources)首席執行長謝菲爾德(Scott Sheffield)估計,如果油價保持目前的水平(40美元下方),到明年美國石油日產量將減少100多萬桶。

東北證券首席經濟學傢付鵬則認為,受益於美國的經濟韌性,在對低油價的耐受能力上,頁巖油堪稱是“油市的小強”。油價下跌容易引發頁巖油主要產區的產出增速的下降,但不足以導致頁巖油能夠被耗到產出下降。更何況美國手中還有NOPEC議案這一壓軸武器沒使出來。

看完上面的背景,相信大傢也猜到為什麼今日油價又火速“死灰復燃”,決裂對任何一方都不是好事。而無論誰先回頭,油價都不至於長期維持在30美元/桶的水平。

今日歐佩克和俄羅斯雙方都釋放瞭不少善意的信號。據外媒報道,俄羅斯方面的態度也似乎有所緩和。

在被問及沙特和俄羅斯是否有機會重返歐佩克會談時,俄羅斯能源部長諾瓦克也表示,歐佩克+合作的大門並未關閉,俄羅斯不排除與歐佩克采取聯合措施來穩定市場。下一次歐佩克+會議計劃在5-6月召開。

此外,據沙特政府顧問和官員說,盡管雙方都發出瞭新的警告,導致價格戰升級,但沙特前能源部長法利赫仍在與諾瓦克進行談判,試圖扭轉產量增加的局面,恢復歐佩克與俄羅斯之間的集體限產措施。

不僅如此,還有消息稱,周一,美國總統特朗普已經就石油價格戰問題和沙特王儲進行瞭通話,還討論瞭全球能源市場和其他問題。

那麼,這是不是就意味著油價很快將開始回升?別急,即使供應端的問題解決瞭,需求端的問題才是真正長期利空。

有分析表示,從歷史經驗來看,歷史上最嚴重的幾次油價大都是因為原油需求疲軟。並且從過去數個油價周期來看,原油價格走勢的大趨勢也與全球原油需求變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例如:在1998 年的亞洲金融危機,油價的最大跌幅達 61%;在2001年互聯網泡沫中,原油的最大跌幅為40%;此外,2008年的金融危機,2018~2019年的貿易摩擦等打壓需求的因素也都使得油價暴挫嚴重。唯一的例外可能是2014-2016年的頁巖油沖擊。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