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瀉癥狀的鑒別診斷,建議收藏

泄瀉病因甚多,主要與脾胃、大腸之關系密切。後世諸傢或從外感病因辨證分為濕、水、氣、痰、積等腹瀉,或從內傷分型,如脾虛腹瀉,腎虛腹瀉、肝脾不和腹瀉、食積腹瀉等。

【概述】

泄瀉又稱腹泄、溏泄。在古醫籍中名目繁多,分類不一。《內經》多以泄瀉癥情和大便性質分類而有飧瀉、洞瀉、溏瀉、水瀉、濡瀉等名。《難經》則從臟腑主論,有胃瀉、大腸瀉、小腸瀉等名。漢唐方書多稱泄瀉為下利,包括痢疾,如《傷寒論》、《金匿要略》等。宋以後則將兩者分開,而痢疾則屬腸澼,亦稱滯下。

泄瀉病因甚多,主要與脾胃、大腸之關系密切。後世諸傢或從外感病因辨證分為濕、水、氣、痰、積等腹瀉,或從內傷分型,如脾虛腹瀉,腎虛腹瀉、肝脾不和腹瀉、食積腹瀉等。

泄瀉癥狀的鑒別診斷,建議收藏

【鑒別診斷】

大腸濕熱證:起病較急,瀉下如註,瀉出黃色水樣便或帶粘液臭穢異常,腹內腸鳴作痛,肛門灼熱疼痛,或伴有寒熱,口渴而不多飲,胸脘痞悶,小便赤澀,或便利膿血,裡急後重。舌苔黃膩,脈滑數。

寒濕困脾證:大便清稀,不甚穢臭,腹部疼痛,喜溫喜按,脘腹脹滿,完谷不化,不食飲食,肢體沉重困倦,或伴有寒熱頭痛,小便清白,或下痢白多赤少或為白凍,裡急後重,舌苔白膩,脈濡緩。

食積證:腹痛即瀉,瀉下痛減,穢臭難聞,胸脘脹悶,厭食,噯腐吞酸。舌苔垢膩,脈多弦滑。

肝氣犯脾證:腹痛即泄,泄後痛不減,瀉下挾有未完全消化之食物,每遇精神刺激或情緒緊張而誘發,多伴有胸脅痞滿,納呆,噯氣等癥。舌質淡紅少苔。脈弦。

熱結旁流證:大便瀉下黃臭稀水,繞臍疼痛,腹部拒按或按之有形,胃脘滿悶,食欲不振,小便短赤。舌紅苔厚膩而黃,脈滑數。

脾陽虛證:大便時稀時溏,瀉下如水,每食生冷油膩或較難消化食物則腹瀉加重,甚則完谷不化,腹痛隱隱,喜熱喜按,食欲不振,食後作脹,面色萎黃,體倦神疲。舌質淡胖,苔白,脈沉弱。

脾腎陽虛證:五更泄瀉,瀉後則安,瀉前腸鳴腹痛,大便稀薄,多混有不消化食物,畏寒肢冷,腰膝痠冷,小便清長,或夜尿增多。舌質淡胖,多有齒痕,脈沉細而弱。

疫毒痢:發病急驟,病勢險惡,壯熱煩渴,腹痛劇烈,便下紫色膿血,或血水樣便,穢臭異常,便次極多,甚則昏迷,抽搐。舌質紅絳苔黃燥,脈洪數或滑數。

休息痢:起病緩慢,病程較久,時發時止,痢下粘垢,赤多白少,狀如果醬,或純下污濁紫血,臭穢異常,腹痛隱隱,輕度裡急後重。

休止期常覺腹脹不適或隱痛,食欲不振,大便秘結,或便秘腹瀉交替出現。日久面色萎黃,形瘦神疲。苔薄白或膩,舌質胖淡,脈濡緩或細弱。

【鑒別要點】

泄瀉一癥,其病因主要以外感、內傷為主。外感以寒、濕、熱侵襲為多,也有疫毒所傷;內傷則以臟腑虛弱,飲食不慎,脾失健運而致。

辨證要分清寒熱虛實。實熱證泄瀉,瀉下黃濁臭穢,舌紅苔黃膩,脈滑數,起病急驟,病程較短;虛寒證泄瀉,瀉下稀薄少臭,舌淡苔薄,脈濡弱。起病較緩,病程久長。臨證根據腹瀉的次數,性狀,排便時感覺,以及伴有癥狀等可明確診斷。

陽明熱結與肝氣鬱結之腹痛皆為實證,前者為有形之熱結,後者為無形之氣聚。前者系由邪熱與大腸之糟粕互結而致。其辨證要點為腹痛滿硬而拒按,大便秘結不行,或熱結旁流,臭穢異常。後者多因脾胃運化失司,氣機受阻,氣鬱不通而痛,其痛必兼脹滿,甚則有氣瘕攻動,得矢氣下則痛減,情志變化常致疼痛加重。

大腸濕熱與傷食積滯二證均為實證腹痛,痛多在臍腹,並有大便不調的表現。但濕熱蘊結證為濕熱下迫大腸,故臍腹絞痛,熱迫則裡急,濕滯必後重,大便下而不爽,臭穢粘膩,兼夾膿血。傷食積滯腹痛即《素問·痹論》“飲食自倍,腸胃乃傷”所致,臍腹疼痛,大便泄瀉,所下多夾雜未化之食物,氣味酸腐。

泄瀉病因甚多,主要與脾胃、大腸之關系密切。又因“腎為胃之關”、“腎主前後二陰”,尤其久瀉與腎之關系更大。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