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雪山!中將發現一隻拳頭露在雪外,掰開一看,他默默地低下瞭頭

1936年2月中下旬,紅四方面軍撤離川康邊的天全、蘆山、寶興地區,開始向西康省北部的道孚、爐霍、甘孜進軍。

翻雪山!中將發現一隻拳頭露在雪外,掰開一看,他默默地低下瞭頭

在通往道孚的路上,橫亙著一座”萬年積雪”的黨嶺山。這是紅軍長征所遇到的最大、最高的一座雪山。它位於大雪山脈中段,是折多山的主峰,海拔五千多米,頂天矗立,直插雲間,藏族人把它奉為”神山”。山上積雪終年,空氣稀薄,氣溫低至零下三四十攝氏度。翻越黨嶺山,必須趕在中午12點鐘以前。下午山頂會起風暴,發生雪崩,人員根本無法生存。在當地老百姓的心目中,這是一道鬼門關,根本無法翻越。

翻雪山!中將發現一隻拳頭露在雪外,掰開一看,他默默地低下瞭頭

紅軍指戰員們沒有被”神山”所嚇倒,勇敢地踏上瞭征服”神山”的征程。方面軍總指揮部命令部隊充分做好征服大雪山的準備工作,規定每人帶足三天以上的幹糧;備有兩雙草鞋和一副鐵腳碼子;盡量籌集禦寒取暖的衣被,毛皮、辣椒、生薑、青稞酒、幹柴;每個班、排配有刨冰攀崖用的鐵鍬、繩索等。同時,各級政治機關大力進行思想動員,號召指戰員們發揚不怕艱難困苦和團結友愛的精神,萬眾一心,戰勝雪山。

翻雪山!中將發現一隻拳頭露在雪外,掰開一看,他默默地低下瞭頭

為瞭趕在中午前通過黨嶺山,總指揮部規定各部下午開始登山,在半山腰過夜,以便第二天早晨沖頂。指戰員們身著單衣、腳踏草鞋,頂著凜冽的寒風向陡峭的冰峰挺進瞭。越往上,路越陡越滑,空氣越稀薄,越覺得喘不過氣,頭昏腦漲,四肢無力。晚上在山腰露營時,氣溫驟降,狂風雪浪陣陣襲來,指戰員們相互依偎著,衣服凍成瞭冰筒,眉毛、胡子結滿冰霜,一些戰士被凍僵在雪堆裡,再也沒有醒來。

翻雪山!中將發現一隻拳頭露在雪外,掰開一看,他默默地低下瞭頭

登頂的過程更為艱難。時任方面軍兵站部部長、後成開國中將的吳先恩,在20多年的1959年寫下回憶錄《黨嶺山上》,文中這樣寫道:

雪還在成團地落著,篝火隻剩下幾顆火星在閃爍。度過瞭漫長的黑夜,掩埋瞭同志的屍體,我們又踏上瞭征途。……走到昨天前衛營宿營的山崖下,發現有許多凍僵瞭的戰友的遺體,被埋在雪裡。我們發現瞭露在雪外的一隻胳膊,他的拳頭緊握著。

跑上去掰開一看,裡面是一張黨證和一塊白洋,黨證上寫著:“劉志海,中共正式黨員,一九三三年三月入黨。”我取過黨證和白洋,默默地低下瞭頭:“志海同志,你的黨證和最後一次黨費,一定替你轉交給黨。安息吧,同志!”

翻雪山!中將發現一隻拳頭露在雪外,掰開一看,他默默地低下瞭頭

張政委站在懸崖峭壁的邊緣上,檢查由面前走過的每一副擔架。……隊伍不停地前進,張政委依舊頂著寒風站在高地上。他一邊咳嗽,一邊喊話,每吐一個字都要用盡全身氣力,“同志們!努力!前進,前……進……”忽然他的沙啞的聲音中斷瞭,身子一歪倒在雪地上,警衛員吃驚地叫著:“政委,政委,醒一醒!”張政委慢慢地睜開眼睛,看看周圍的人們,又看看行進的隊伍,吃力地站瞭起來,勉強笑瞭笑說:“你們走吧!我……我不行瞭!同志們!……全國人民在盼望我們……”他轉身把臉緊緊貼在警衛員的臉上,而後又撲在我的身上,緊緊地和我握瞭一下手,無力地倒瞭下去。

翻雪山!中將發現一隻拳頭露在雪外,掰開一看,他默默地低下瞭頭

……

我們扒開積雪,含著淚掩埋瞭張政委,把他留下的那隻懷表上緊瞭發條,迎著北風,踏著戰友們沒走完的路,繼續向山上走去。

翻雪山!中將發現一隻拳頭露在雪外,掰開一看,他默默地低下瞭頭

五十歲的朱德總司令把總指揮部為他備好的坐騎、擔架全部讓給瞭傷病員,邁著穩健的步伐,同戰士們一起步行登山。紅四方面軍總指揮徐向前拄著木棍,和先頭部隊一起登上瞭山頂。他下令把一面紅旗插在峰頂,讓鮮艷奪目的紅旗在風雪中獵獵飄揚,為後續部隊指引前進的目標。

就這樣,紅軍廣大指戰員以大無畏的英雄氣概和團結互助的友愛精神,最終勝利地征服瞭”神山”黨嶺山。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