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學作品:五零六零七零後的精神食糧

在中國當代文學史上有一句話叫“三紅一創,山青保林”,指的是創作於20世紀五六十年代、對社會產生重大影響的八部長篇小說,即《紅巖》(羅廣斌、楊益言)、《紅日》(吳強)、《紅旗譜》(梁斌)、《創業史》(柳青)、《山鄉巨變》(周立波)、《青春之歌》(楊沫)、《保衛延安》(杜鵬程)、《林海雪原》(曲波),這些長篇小說與誕生於同一時期的其他經典作品,如長篇小說《戰鬥到明天》(白刃)、《銅墻鐵壁》(柳青)、《風雲初記》(孫犁)、《鐵道遊擊隊》(知俠)、《小城春秋》(高雲覽)、《戰鬥的青春》(雪克)、《野火春風鬥古城》(李英儒)、《烈火金剛》(劉流)、《敵後武工隊》(馮志)、《苦菜花》(馮德英)、《三傢巷》(歐陽山)等共同構成瞭新中國文學史上著名的“紅色文學經典”。

紅色文學作品:五零六零七零後的精神食糧

史詩性和英雄品格是這些紅色文學經典最為顯著的特征。它們以強烈的史詩意識和高度的藝術概括力,分別從不同的方面和角度反映瞭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和社會主義革命與建設時期艱苦卓絕的鬥爭,真實地展現瞭各個歷史時期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所走過的光輝而艱巨的歷程,有著深刻的教育意義和強烈的鼓舞作用。故而,在中國當代文學史上,這些作品又被稱為“革命歷史小說”。

“革命歷史小說”的作者,大都是其所講述的革命歷史的親歷者。正如中國作協主席鐵凝對《平原烈火》和《小兵張嘎》的作者徐光耀革命生涯和文學生涯的概括,他們“並不是為瞭寫作而走向戰場,而是在那個彌漫著血與火的時代,和中國人民一起站到瞭生與死的十字路口”。而那些艱難曲折的革命經歷,為他們提供瞭源源不斷的生命能量。“隻要拿起筆,讓思緒回到那個年代,就能重新獲得力量,以百倍的勇氣和意志,頑強地生活和寫作。寫作,也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呈現瞭它高於生活的價值。”

紅色經典為我們留下瞭許許多多耳熟能詳的英雄人物和熠熠生輝的共產黨員形象,《青春之歌》中綻放著青春風采、勇敢追求民主與自由的知識女性林道靜;《紅巖》中忍受酷刑、堅貞不屈,懷著崇高理想、不畏犧牲的革命烈士江姐;《創業史》中勤勞樸實、堅忍不拔,雖然遭遇磨難卻仍堅持創業的普通勞動者梁生寶……這些栩栩如生的英雄人物,向我們展現瞭中華民族不屈不撓、英勇奮鬥的革命精神。伴隨著紅色經典作品深入人心,這些優秀共產黨員形象,激勵著幾代人為瞭共產主義理想和信仰而拼搏、奮鬥。

紅色文學作品:五零六零七零後的精神食糧

除瞭氣勢磅礴的長篇小說,作傢們也留下瞭諸多其他題材的膾炙人口的文學名篇。孫犁、茹志鵑、劉真、峻青、王願堅等作傢在短篇小說中融入瞭較多的個人視角和個人經驗,如《山地回憶》(孫犁)、《百合花》(茹志鵑)、《黎明的河邊》(峻青)、《黨費》(王願堅)、《英雄的樂章》(劉真)、《萬妞》(菡子)等等。

艾青、李季、李瑛、臧克傢、嚴辰、張志民、阮章競、郭小川、聞捷、賀敬之等詩人紛紛加入到對中國共產黨、中國革命和新中國的歌頌合唱中,《向太陽》(艾青)、《向昆侖》(李季)、《李大釗》(臧克傢)、《漳河水》(阮章競)、《甘蔗林-青紗帳》(郭小川)、《吐魯番情歌》(聞捷)等都成為傳誦一時的名篇。值得一提的是,賀敬之的《雷鋒之歌》在對雷鋒這一新中國優秀共產黨員的宣傳贊頌方面,發揮瞭詩歌的特殊作用。

紅色文學作品:五零六零七零後的精神食糧

在散文、報告文學、通訊特寫方面,除瞭產生巨大影響的《記一輛紡車》(吳伯簫)、《誰是最可愛的人》(魏巍)、《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穆青、馮健、周原)等作品之外,大型叢書《星火燎原》與大型叢刊《紅旗飄飄》也成為一代人難忘的記憶。前者清晰完整地反映解放軍的出生、鬥爭、成長和發展的歷史,後者專門向青少年讀者宣傳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光榮鬥爭的歷史,歌頌近百年來我國歷次革命鬥爭中的先烈和英雄人物,鼓舞青年一代向無限美好的社會主義英勇進軍。

進入新時期以來,紅色題材的文學創作仍一再掀起熱潮,並在新的時代背景下有瞭新的發掘與拓展,產生瞭《東方》和《地球上的紅飄帶》(魏巍)、《高山下的花環》(李存葆)、《亮劍》(都梁)、《歷史的天空》(徐貴祥)、《解放戰爭》(王樹增)等經典名作。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