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妖貓傳》:一部披著藝術外衣的商業作品

在《妖貓傳》上映之前,有不少消息吸引瞭觀眾的目光,其中陳凱歌導演為瞭拍這部電影專門建瞭一座城的消息,更是讓不少觀眾感到震驚,同時也想去新的影視城參觀,當然對這部電影也是抱有極大的期待。在前期展示的海報中,觀眾都被海報裡的繁華場景吸引,於是乎對這部電影的期待不由得多添瞭幾分,想要跟著陳凱歌去感受一下電影裡宣傳的”大唐盛世”。

影評《妖貓傳》:一部披著藝術外衣的商業作品

陳凱歌在《霸王別姬》之後,一直沒有拍出能超越這部作品的電影,也有不少人開始質疑陳凱歌,這部貓妖傳也不能算作一部優秀的文藝片,這部藝術作品沒有達到那樣的高度,不過如果把它看做是一部純粹的商業片,或許風評會好得多。

如果我們把這部電影看做一部純粹的商業片,這之中的可取之處還是很多的,比起同期影片甚至同年的作品裡都算是一部優秀的電影瞭,近幾年的中國影壇電影質量急轉直下,一年都挑不出來幾部像樣的電影,而這部電影最起碼可以稱作是一部優秀的浪漫主義電影。

觀眾能通過大熒幕看到那個充滿浪漫與奇幻色彩的極樂之宴,這是大唐的盛況,在幻術這個主題背景下的奇思妙想。能看到金碧輝煌的宮殿、盡享宴樂之樂的眾人,而貴妃站在”天梯”上蕩秋千,絕美的容顏加上這奇幻的出場,引得萬眾矚目,整場宴會極盡奢華。不僅是皇帝迷戀楊貴妃,這個名字似乎成瞭大唐的一個標簽,極樂之宴是大唐盛極轉衰的一個拐點,雖然都能看到這表面的奢華,可是在宴會背後隱藏的是一場謀權叛國的陰謀。

影評《妖貓傳》:一部披著藝術外衣的商業作品

整部劇以妖貓為引子,貫穿瞭整部電影的一條線,最開始看的時候總會覺得這部電影是懸疑類,看到最後才明白其實是講帝王之愛摻雜的自私與虛偽;很多民眾喜愛楊玉環是對這個人物的崇拜心理,覺得這樣的人更像是天上才有;而白龍對楊玉環的愛,是因為貴妃對他的理解與尊重,讓他感受到知己的感覺。

可是這個看似”萬千寵愛在一身”的楊玉環,非自願的成為瞭盛世的代表,這樣的人物存在使得不少後人都對這個存在產生好奇,甚至是不由自主的愛上瞭這個人物。白樂天對楊玉環的愛表現在癡上,其實也是白樂天對那個盛世風流的向往,這部電影可以把不同的人物對楊玉環的不同感情分出差別,其實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畢竟他們對楊玉環的執念和癡念,很多時候會有重合的地方,如何讓這部電影在這些方面體現出差別,就是看導演的功力瞭。

影評《妖貓傳》:一部披著藝術外衣的商業作品

很多觀眾在看完這部電影的時候都會覺得碎片化太過嚴重,看起來支離破碎,線索不明,妖貓的復仇方式又難以捉摸,給人一種劇本比較亂的感覺。這部電影其實有很多細節,適合多看幾遍,許多先前忽略的細節,在後面都有體現。最開始妖貓的殺人是為瞭引出三十年前楊玉環之死的真相,又塑造瞭一個類似的故事,讓這個真相在這個新塑造的故事中,講述給觀眾,兩個故事互為表裡,相互映襯。

妖貓給陳雲樵的錢,是讓他體會到錢帶來的好處,讓他被欲望吞噬。在他開始產生邪惡念頭之後,、妖貓又讓他親手殺死春琴,這不正是在楊玉環被自己的丈夫唐玄宗親手害死的故事嗎?如果這樣看的話,這個故事就沒有那麼雜亂無章,很多地方也就說得通瞭。

白居易和空海為瞭查案找尋線索,妖貓說是逃避兩個人的追查,其實也是引兩個人調查,在他們逐漸知曉故事之後,在帶他們到當年那個陳屍的地方,告訴白樂天他心心念念的那個女人,就是在這裡被他的丈夫謀殺,她的丈夫不願意背負殺害心愛女子的折磨,活活的把她悶死在石棺中。

影評《妖貓傳》:一部披著藝術外衣的商業作品

電影完整的講述瞭一個懸疑背景下的愛情故事,影片場景十分精致,情節寫的也頗為有趣,想象力很豐富,案子足夠離奇,感情也足夠動人。從這個方面來看《妖貓傳》確實可以稱得上商業片的良心作品。當時這部電影上映的時候,票房輸給瞭同期作品《芳華》,兩個五代導演給觀眾獻上瞭完全不同的兩種作品,兩年過去瞭,人們還是會時不時地再拿出這部作品觀看,話題度依舊很高。

前段時間有綜藝也挑選瞭這個片段來演繹,在新演員新導演的新改編下,這部電影以另一種形象展現出來,很多觀眾在對比之後,也感慨陳凱歌的導演功力,也感嘆他挑選演員的眼光,白鶴少年的少年氣確實是那兩位演員獨有的氣質,改編之後的白鶴少年俊美足夠,但是少年氣稍有不足,在這場極盡奢華的極樂之宴沒有飾演出那種挺立飛揚的感覺,雖然影片的場景還原的很好,楊貴妃的造型也幾乎沒什麼差別,可就是感覺變瞭。

說到這部電影的差別,或許就是格局上的不同,我們能看到之前的那部改編雖然奢華上達到瞭,但是內在氣質還是差瞭很多,電影立在”大唐盛世”上,如何體現大唐的盛況確實就是需要一個復雜的側面作證。現在我們看到的這部作品,從出世以來就存在著很大的爭議,評論兩極分化嚴重。不喜歡這部電影的觀眾覺得它支離破碎,而且講瞭一個過於奇幻的故事,這個故事雖然很有新意,但是卻過於扯淡。

影評《妖貓傳》:一部披著藝術外衣的商業作品

但是另一部分喜歡這部電影的觀眾則是認為它歌頌瞭虛假情誼下的真情,表面上這部電影在一開始是追尋”無上密”的故事,這個指引或許就是為瞭讓這部電影看起來有離奇的主題,很多觀眾覺得導演尋找的這個”高大上”的主題,是從一個小人物身上看到一個獨特的大唐,這些非大唐核心的人物是如何在大唐生活的,表現普通人眼中的大唐。

這些旁系線索其實也是為瞭讓這個電影的世界構架更為去牢固,其實這部電影的中心還是在楊貴妃身上,這個但看似萬千寵愛在一身的寵妃,卻連自己的命運都不能掌控,她身邊的男人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可是在面對整個天下的指責時,這個男人卻選擇退縮。

在那些帶兵權臣的脅迫之下,這個萬人心中的神就隕落在那個破舊的小屋子中,唯一能救她的皇帝,卻編織瞭一個美好的謊言嗎,直接欺騙瞭她,保全瞭他的帝位,保全瞭大唐江山,其實這個大唐是楊玉環搞亂的嗎?不是,隻是大傢想要給皇帝找一個借口,讓天下百姓信服的借口,這個借口就是她。

所以她也就變成瞭一個禍國妖妃,隻有她死瞭才能成全帝王,看似皇帝對她真心一片,可是真的當禍患來臨,所謂真情不堪一擊。而這個看似繁華的大唐之下早已千瘡百孔,所有人都在意自己在這個權利社會下的地位,隻有白龍是出自真心的想要救她,也隻有白龍的情誼是真實的、無私的。

或許這也是感到觀眾的關鍵所在,很多時候看藝術作品的時候,都會關註作品的大局觀,也會註重所謂的大背景下,這部電影是在安史之亂的背景下展開的。可是安史之亂卻不是重點所在,或許導演最開始寫劇本的時候也存在著野心,隻是到最後發現這段歷史中最動人的不是讓大唐由盛轉衰,而是那個自私的帝王,雖然如此看來這部電影的格局變小瞭,但從影片最終呈現的效果來看,這樣的故事改變到也挺好,如果真的大手筆寫一個霍亂的故事,或許不如這個結尾動人。

影評《妖貓傳》:一部披著藝術外衣的商業作品

這部電影的劇本改編自日本的一部小說,原本小說塑造出的楊貴妃與傳統歷史中的楊貴妃形象有所不同,日本人眼中的楊貴妃在陳凱歌的漢化下呈現出來的是一個異域風情的美人,以楊貴妃形象來營造出大唐的自由與開放,也是民族融合的一個表現,萬邦來朝或許也是所謂的”盛唐氣象”。

《妖貓傳》裡的盛唐氣象也惹得不少爭議,就是這個”異域”,有胡人血統的楊貴妃到底是不是傳統歷史中,我們所認為的楊貴妃。在導演翻閱史料之後,覺得這個角色應該找一個看起來有點異域風情的美人來飾演。這個極樂之宴的絕對主角受著萬民的敬仰,她成為強大帝國的象征。這個人物其實不缺愛,除瞭皇帝的對他的寵愛之外,還有大臣的暗戀、白鶴少年的迷戀、眾人的仰慕,可是這個角色還是顯得那麼憂鬱,她究竟想要的是什麼,似乎從來沒有說清過。

在這之下,很多人一直鼓吹這部電影是歷史劇,一邊又說是藝術化的作品,雖然很多歷史證據都在時代的變遷中遺失,可是在沒有絕對證據的支撐下,這種單純的結論卻是顯得單薄。一部歷史改變的作品需要懷著對歷史的敬畏之心,並不是我認為就可以成為歷史,而電影又是一種文化輸出的方式,或許中國的觀眾在看過之後可以知道這是藝術加工,但是那些更加不瞭解中國文化的人,會對中國產生一個美麗的誤會,雖然很多人覺得沒什麼,可是就是在這些積攢的誤會之下,導致瞭越來越多的誤會。

影評《妖貓傳》:一部披著藝術外衣的商業作品

一部優秀的影片要留給觀眾的除瞭反思之外,還要有正確的價值觀引導,一部歷史片最起碼要有對歷史的敬畏之心,這才是電影留給觀眾的價值。那些展示的大唐市井場面,確實還原瞭當時的人民生活,但是還是過於”奢華”,沒有客觀的去看待唐朝,少瞭點煙火氣。除瞭主角之外,幾乎沒有展現其他人的”人性”,所以在觀看這部影片的時候總有種不真實感。

真正的盛世氣象,其實隻存在於白樂天的想象之中,極樂之宴是華貴奢靡,可是除瞭李白展示的那首詩,或許就沒有任何的文化性,僅僅展示瞭這部電影的”重金”,沒有一絲大唐風度。這場極樂之宴太空洞瞭,盛唐的魅力是文化的蓬勃發展,雖然在貿易上也達到瞭前所未有的交往,但這都是外在的。隻有文化才能代表一個國傢的中心力量,文化的鼎盛才是民族的鼎盛。顯然這部電影隻體現瞭李白和白樂天兩位詩人,一個狂一個癡,倒是有趣的很,可是大唐隻有兩位詩人嗎?不是,他有著無數優秀的詩人。

盛唐之樂是傢國之樂,大唐由盛轉衰是傢國之痛、民族之哀,不管是平民百姓還是達官顯貴,最起碼都要以傢國為先,人們享受物質的富足又有精神文化上的豐富,這才是大唐真正的盛況,如果沒有文化的加持,那些繁華隻體現在錢財之上,很空洞。在這層意義之下,李白能成為眾人心中的詩仙,唐朝也開始有瞭一個大國的氣度。

影評《妖貓傳》:一部披著藝術外衣的商業作品

如此看來《妖貓傳》的大唐,並不是真正的大唐盛世,隻是在一個宏大的外皮之下,講述瞭私人感情,除瞭李白的出場還算還原瞭人們心中的大唐氣象,其餘的地方,處處體現瞭小傢子氣,這不是我心目中的陳凱歌,當年的霸王別姬是一部多麼優秀的作品,怎麼到瞭一個盛世反倒拍不出優秀的作品瞭?難道真的是大傢也被現在的”盛況”蒙蔽瞭雙眼,隻認得商業片的成功,不記得藝術文化也需要發展嗎。

其實很多歷史劇都是經過藝術改變的,畢竟它不是紀錄片,沒有非要按照歷史一板一眼的來,其實最重要的就是改變之後,能帶給觀眾什麼樣的故事,傳遞什麼樣的價值觀念。

改編後能承載什麼思想、什麼新意、有什麼價值,這才是一部真正的歷史劇應該傳遞給觀眾的。大唐不是仙境,所以不需要去刻意美化它,是什麼樣就是什麼呀,它是我們生活的日常,那麼體現日常生活就好瞭,既然它扣上瞭歷史和懸疑,那麼就要在這個主題之下傳遞給觀眾一個正確的觀念,這部電影是以幻術開始以幻術結束,到底誰是這場幻術的制造者,誰又是看客,一目瞭然。

影評《妖貓傳》:一部披著藝術外衣的商業作品

中國電影目前的一個通病,每次電影在拍攝開始就造勢,等到觀眾期待滿滿結果交瞭一份僅是及格的答卷,人們在巨大的落差之下當然電影就遭到瞭反噬,可是這個時候不去反思為什麼會造成這樣一個局面,直接放話怪觀眾現在的審美水平不夠。當然我也承認確實有一些觀眾審美水平不行,但是我們也需要這麼想一下,所謂的水平不夠到底是打好評的觀眾還是打差評的觀眾?

近幾年大制作的電影基本上全軍覆沒,小制作的電影異軍突起,這些電影雖然沒有大場面,但是就是贏得瞭口碑,贏得瞭觀眾的喜愛,難道這不足以說明問題嗎?既然作品沒有踏實做好,就不要著急先造勢,否則收獲瞭雙倍差評不是一件得不償失的事情。

目前《妖貓傳》的評分在6.9分,其實單純看這個分確實不算低,可是導演的名字是陳凱歌,這部作品就已經算是一部失敗的作品瞭。近幾年這些大導演都沒有交給觀眾滿意的答卷,反觀日本韓國,已經頻頻在世界拿獎瞭,中國導演難道還不趕緊緊張起來嗎?曾經我們的作品帶動瞭整個亞洲的文化產業,也是讓全世界認可的,可是現在連一部大傢都認可的送審作品都無法達成一致,真的是讓人感到遺憾,如果說小導演指著商業片翻身,那麼大導演難道連情懷都忘在身後瞭嗎?做不到的話再說那些審美不夠的話也太蒼白瞭。

影評《妖貓傳》:一部披著藝術外衣的商業作品

說回《妖貓傳》,這部電影不是單純的歷史劇,算是奇幻劇,而且是日本作傢心中的故事,因為史料不足也是因為對大唐的崇拜,所以寫下瞭大洋對岸的故事,滿足人們對於大唐的想象。既然這部作品是漢化過後的作品,那麼電影宣傳的時候重點說過的,表現大唐盛世氣象,又以傳統服飾和傳統舞蹈,引起人們對於大唐的無限遐想。

平心而論這部作品足夠絢麗,還原卻差瞭意思,既然是一部優秀的商業片,就安分的做一部商業片,或許這部電影的評分會高一些。抱著看一部商業片的想法去看《妖貓傳》,這部作品簡直是良心之作,但如果是想看盛唐氣象,看到蓬勃的文化精神,那麼這部作品確實讓人感到失望。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