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註釋

和朋友閑聊時,一直把我當真心朋友的朋友給我說起他的故事。讓我心顫。並且他問瞭我一個問題,一個奈人尋思的問題。我就想把這些寫出來,寫出來讓大傢都看看,讓大傢來回答他的問題。

他和她從相識到相知,從相知到想愛,最後成為夫妻。兩人一直都很好,互相謙讓,互相照顧。雖然生活一直很清貧,但兩個人總是不約而同地把最好吃的東西留給對方。兩人總能在清貧的生活中找到很多的樂趣。在他們所外的環境中,他們有這樣的時間和空閑去享受這些。

但他們不滿足於這樣清貧的生活,他們不相信自己會比別人差。雖然沒有背景,沒有人能幫助他們,但他們堅定地認為他們有手,隻要努力瞭就一定會有收獲的。最後他們依然離開瞭原來所呆的地方,來到大都市。大都市的生活不再想以前那樣平靜,那樣悠閑瞭。大都市超強的生活節奏讓他們兩都很茫然。站在城市的大街上,看著來去穿梭的車流,他和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瞭。可來瞭,已經來瞭,就不能再回去。他們相互安慰著、鼓勵著。

找住的地方。找好住的地方再去找工作。買份報紙拿回去,在那白天也需要拉著電燈的出租裡,他們一遍又一遍地翻看報紙上的那些招聘廣告。這時的他們再沒有以前那樣的快樂和笑聲瞭。

各自都在找適應自己的工作,他們已經把心中的重點從對方的身上移到瞭怎麼找到一份合適自己並且自己喜歡的工作上瞭。好在他和她都有一技之長。他會駕駛。她護理畢業。不多久他們都找到份工作。

他跑長途車。每次出一次車最少也得要十幾天才能回來。有時甚至一個多月才能回來一次。每次回來,累的衣服都不脫人就睡著瞭。

她去一傢私人診所上班。由於上班的地方離傢遠要轉車,因此每天她都是早早的出傢門,晚上很晚才回來。早上來不急吃飯,晚上累的不想做飯吃。

就這樣,他們各自幹著各自的工作。這樣相互的關心也就少瞭。他一直在外面跑車。她天天上班。似乎兩個人都覺得虧欠對方一樣。但卻都沒有說。因為他們都覺得這才剛開始,他們要在這個城市生活下去還得努力。

終於,熬到頭瞭。幾年過後。他們有瞭自己的小儲蓄。他們又決定在這大都市裡買房子。雖然這大都市的房價對他們來說是個天文數字。但他們認為,比起以前這不都好多瞭嗎。再說房子可以貸款嗎,貸上他二十年。

房子有瞭。孩子也一歲多瞭。由於兩人都要上班,孩子就送回老傢瞭。他還跑車,但已經不再象以前那樣一出去一個多月瞭。他選擇瞭一個每天都可以回傢的工作。她還上班,但也換瞭傢離傢近的,休息也多的地方上班瞭。回傢的時間是多瞭,他們在一起的時間也多瞭,可他和她卻都沒有瞭以前那種開心的感覺、那種幸福的感覺瞭,他們相互卻都感到陌生瞭。真如人們開玩笑時說的“熟悉的陌生人”。

這期間也就發生瞭一些變化。他總是泡網。每天回來都爬在電腦上。在他的QQ裡有好多的女的,雖然沒有見過面,但他和她們什麼都說。她認為他在網戀,並為此和他吵過架。可是效果卻並不大。她開始冷落他。不理他。慢慢地她的應酬也多瞭,開始回傢晚瞭。他也不多問,隻是把自己每個月的工資如數地、一分不少的交給她。因為他知道她要去交房貸。她也就照收不誤。從不去問他自己留錢瞭有沒有,口袋有沒有錢吃中午飯。他和她就在這種冷漠中生活著。似乎誰都覺得對方多餘,但又都覺得對方不多餘。

當朋友用非平常語調故做平靜地給我說完這些時,我無意間看到他臉上有淚水。朋友硬是擠出一絲笑來問我:老楊,你說什麼是幸福啊。我沒有立即回答。我不知道怎麼說,因為我剛才的確看到他臉上的淚瞭。“你們在一起感到開心、快樂就是幸福。”很輕的聲音,我都不相信是我說出的,但在確是我說。我看瞭看他,苦笑瞭一下。是嗎?問他,也是問自己。我迷茫的眼神遇到他執著而堅定的眼神時,我沒有回避。

他狠狠的吸瞭口煙,吐出一根長長的煙柱。戒瞭吧。你看我都戒瞭,你嫂子還說我不好呢,你也戒瞭吧。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