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把手教你摧毀虎式坦克——虎式坦克的實際弱點和各國的應對方式

虎式坦克作為二戰期間最具有傳奇性的坦克,很多人在對其戰例和戰果津津樂道的同時,也在想著當時的敵對士兵是如何對付虎式坦克的?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而坊間也流傳著很多說法,今天我就從各國士兵和虎式坦克乘員組的角度來給大傢展示在二戰時期士兵是如何對付虎式坦克的。所有加黑的字體都是有數據和出處的,我會列舉在文末。

手把手教你摧毀虎式坦克——虎式坦克的實際弱點和各國的應對方式

蘇軍的小無奈——要麼你過來,要麼我過去。

德軍的訓練部門在1943年10月的訓練和作戰手冊裡就提出:“虎式坦克應該盡量讓作戰距離保持在1000米以上。”這一訓練準則的出現打破瞭虎式堅不可摧的神話,也引出瞭第一道對付虎式坦克的招數,那就是盡量拉近距離。對於蘇軍官兵來說,這就意味著他們有兩個選擇,要麼主動出擊,要麼埋伏起來的等著虎式主動來接近你。

主動接近一直是蘇軍在庫爾斯克戰役前的做法,成效極低:“1943年7月5日至6日,505裝甲營的兩個連摧毀瞭111輛蘇軍坦克而自身隻損失瞭3輛虎式,蘇軍的策略是不顧一切全速接近虎式坦克,並試圖攻擊其側後。這種策略很難成功,僅在堡壘行動中兩個重裝甲營以損失不超過10輛的坦克摧毀瞭蘇軍幾百輛坦克。”而蘇軍也特別指出可以組織步兵為主的反坦克小組往虎式坦克的後部扔燃燒彈(莫洛托夫雞尾酒),但是這種成功的戰例在後世的史書或者研究報告裡非常罕見,除瞭卡爾尤斯的回憶錄《泥濘中的虎》裡提到過一輛虎式是被反坦克小組幹掉的,但他也同時指出該虎式坦克的損失完全是因為車組決定單獨出擊,缺少步兵掩護。

但是無論如何,反坦克小組的存在也影響瞭虎式坦克的作戰方式,卡爾尤斯還說在其虎式的炮塔上裝有五個S雷發射器,防止有人摸頭,盡管如此,在44年3月的戰後報告裡他提到:“天黑後,我從廢墟中後退瞭200多米,這是為瞭防止反坦克小組的偷襲並且取得射界。”反坦克小組的出現確實限制瞭虎式和其他德軍坦克的行動和作戰自由。

等待虎式主動接近你是最好的辦法,尤其是對於反坦克炮來說尤其如此。但是這就要求反坦克炮小組有著鋼鐵般的意志,避免因為驚嚇恐懼提前開火。維克托·伊斯卡洛夫的回憶錄寫到:“我們的一個下士炮手,在坦克剛出現在山頂的時候就因為緊張提前開火瞭,在他打偏後德軍坦克立即發現瞭他的炮組,並直接命中將其摧毀。”卡爾尤斯也提到過發現埋伏起來的反坦克炮非常困難:“通常來說,隻有當反坦克炮組開火的時候我們才能發現他們。如果其炮手很理智的話,我們經常會被命中。”因此,雖然反坦克炮可以擁有很大的優勢,但最關鍵的是炮組必須要能沉得住氣。

手把手教你摧毀虎式坦克——虎式坦克的實際弱點和各國的應對方式

英軍小妙招——不管有什麼武器,射擊就對瞭。

英軍在突尼斯戰役中也獲取瞭同樣的經驗,英軍的6磅炮(57mm)可以擊穿虎式,所以在作戰中,他們總結瞭一下經驗:“反坦克小組在敵軍坦克進入有效射程後才允許開火,除瞭使用主武器6磅炮以外,反坦克小組還要使用密集的機槍火力將坦克車組逼進坦克內,持續射擊觀瞄設備並有效將其致盲。”最後一條經驗也引出瞭下一個對付虎式的辦法:“如果你身邊沒有有效的火力摧毀虎式,那就有什麼用什麼,即使無法擊毀虎式,也可以嚴重削弱它的作戰效能。”德軍最高統帥部也指出:“密集火力(甚至輕武器)能削弱虎式坦克的作戰效能,即使厚實的裝甲無法被擊穿,但精密部件(履帶和懸掛、武器、炮塔座圈、光學器材)也會受損。”尤其是早期虎式的車長指揮塔非常高,而且又是焊接上去的,是一個明顯也很脆弱的目標,卡爾尤斯在他的回憶錄裡多次提到這個險些讓其喪命的指揮塔:“整個指揮塔都被打飛瞭,碎片打進瞭我的太陽穴和臉部。”

43年1月蘇軍繳獲瞭一輛虎式坦克並對其展開研究,然後馬上認識到瞭虎式坦克的長處和弱點,包括車長指揮塔。尤其是在庫爾斯克戰役之前,蘇軍專門派發瞭如何打老虎的手冊,介紹瞭虎式的哪些弱點可以被哪些武器擊穿:“炮塔座圈、車長指揮塔、射擊孔、前機槍口可以用反坦克槍或者重機槍擊穿。而履帶、主動輪、誘導輪、駕駛員觀察窗則要使用口徑在45mm以上的武器來擊穿。負重輪用反坦克手雷,進氣口要使用燃燒瓶。”原本手冊異常詳細,還帶插畫,不過我現在暫時沒找到。有些人可能認為車長指揮塔太小瞭,很難被擊中。但503重裝甲營可不同意,其戰後報告寫到:“讓我們震驚的是車長指揮塔經常被直接擊穿或者嚴重受損,蘇軍的打虎策略以驚人的速度傳播開來並被有效的執行。”這些打虎經驗也被蘇軍傳播給瞭西線盟軍。

手把手教你摧毀虎式坦克——虎式坦克的實際弱點和各國的應對方式

盟軍的邏輯——打不過你的臉就繞過你的臉。

說到西線盟軍我們就來看看他們的的打虎策略,由於使用輕武器致盲和幹擾虎式並不適用於所有情況,尤其是在遠距離交戰中。所以盟軍經常使用的方式就是簡單地繞過虎式,一個新西蘭部隊的操作就能說明問題:“一輛虎式與三輛謝爾曼交戰,虎式摧毀瞭其中一輛,但在交戰時,新西蘭部隊的一門17磅炮前移,在遠距離上攻擊虎式的側面,由於距離問題並未命中,但當虎式意識到戰場上有其他高初速火炮時,其車體旋轉瞭90度,將其正面對向瞭17磅炮的方向,這正好將其側面暴露給瞭剩下的謝爾曼,當謝爾曼開始嘗試攻擊其側面時,虎式坦克無法對敵,最終選擇撤退。”這裡其實隻是一個戰例而已,隻是說明瞭盟軍對付虎式的一般方法,如果17磅炮可以在正面交戰虎式的話,虎式會在1.5km的距離上被無情擊穿。

如果沒有17磅炮或者其他高初速火炮的話盟軍又是怎麼做的呢?在1943年的牛頭行動中,盟軍采用的一種方法就是:“逐步撤離並埋下地雷,這些地雷會有反坦克炮來保護,虎式觸雷後通常會有直射或者曲射火力攻擊,防止敵軍工兵排雷,虎式的乘員在這時也無法輕易離開坦克或者露頭,沒觸雷的坦克也不敢大肆行動,這種雷區,反坦克炮,曲射火力的結合在43年至44年多次有效的阻止瞭虎式的進攻。”

手把手教你摧毀虎式坦克——虎式坦克的實際弱點和各國的應對方式

終極招數——裝備升級

當然,對付虎式還有一個最簡單同時也是最難的辦法,那就是更新裝備,提升火炮穿甲性能。但問題是哪怕你有這些炮,也要分發給部隊,還要訓練,更困難的是為其找到合適的機動載具。舉個例子,蘇軍在43年1月繳獲虎式,根據對其的研究和測試,在同年4月裝甲工業人民委員會下達瞭以下命令:“為122mm火炮配備破甲彈、將85mm防空炮改造為反坦克炮和坦克炮、開發搭載85mm坦克炮的自走載具,也就是後來的SU-85、為85mm和152mm炮生產特殊穿甲彈。”在完成對虎式的穿透測試後,同年5月又頒佈瞭以下命令:“為T-34開發新型穿甲彈和次口徑彈藥、開發122mm火炮的長倍徑版本並裝備在自走載具上,也就是後來的ISU-122、為計劃中的IS坦克研發100mm火炮。”

更換裝備說著容易做起來則非常困難,但是終究還是得隨著時間慢慢升級換代,到瞭1944年9月古德裡安指出:“面對東線的122mm和57mm火炮以及西線和西南戰線的92mm高平兩用炮,哪怕是性能出眾的虎式坦克也必須遵守和其他作戰車輛一樣的作戰準則瞭。”

手把手教你摧毀虎式坦克——虎式坦克的實際弱點和各國的應對方式

說到這裡差不多就是全部瞭,希望讀者看瞭以後要牢記下來,這樣的話哪怕在日常生活中碰見虎式你也不用束手無策瞭。

(圖片來源網絡 侵刪)

數據來源:

1:The Battle of Kursk. University of Kansas Press:United States,1999,p.18

2:Carius,Otto;Tigers in the Mud.The Combat Career of German Panzer Commander PA,USA,2003(1992),P.257(《泥濘中的虎》,強力推薦此書。)

3:Strengths and Flaws of Tiger Tank Battalions in Second World War. The Aberjona Press:Bedford,USA,2004,p.194

4:U.S.Military Itelligence Service:Technical & Tactical Trends NO.30 July 1943,p.7

5:War Department:Intelligence Bulletin Vol,3,NO.05,January 1945,p62

6:Generalinspekteur der Panzertruppen:Nr.15.September 1944,S.10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