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所謂的戰果和勛章綬帶說起——論嚴重註水的德軍裝甲王牌

這篇文章裡的數據和論述都是史學傢(Dr.Roman toppel)對德軍各個部隊的裝甲王牌的采訪,諾曼·托佩爾是一位非常有學問和見地的學者,我也多次在我的文章裡引用他的看法和數據。今天就以他對各個德軍裝甲王牌的采訪為重點對所謂的“二戰德軍裝甲王牌”進行一個大起底,相信很多讀者在看完以後會對德軍裝甲部隊的所謂王牌有一個更準確的認知。

阿爾弗雷德·魯貝爾——我就是應付上司而已啦

首先,史學傢諾曼采訪過和很多坦克和突擊炮的車長,就“王牌、戰績統計”等問題進行過深入瞭解。雖然很多人都可以在網上甚至一些所謂的“文獻”裡能找到裝甲王牌的名單和他們的戰績,但是很多老兵車長都說這些名單和數據毫無根據,因為“很多坦克車長,甚至是部隊單位都不會統計個人戰績。”舉個例子,當采訪中問到魯貝爾關於戰績統計這個問題時魯貝爾說道:“在我們單位,統計個人戰績並不常見。例如131號車取得瞭多少戰果,但是131號的車組也是換過瞭的。甚至於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擊毀瞭多少坦克。”而且當時在魯貝爾的麾下還有另一位德軍裝甲王牌庫爾特·科尼斯佩爾,被稱為“二戰最強坦克炮手”,很多書裡都寫道其戰績為168輛坦克。魯貝爾當時負責寫戰時記錄,對手下科尼斯佩爾非常熟悉,魯貝爾說道:“很多書裡都說科尼斯佩爾被四次提名授予騎士勛章,但其實科尼斯佩爾從來沒有被提名授予騎士勛章,我們也不清楚他究竟擊毀瞭多少坦克,當戰事進行到後期時魏特曼和其他王牌都被授勛,還上瞭國防軍通報,我們的上司就覺得,既然我們單位戰果也很不錯,我們也可以提名一些炮手和車長呀,就比如那個擊毀瞭很多坦克的炮手(科尼斯佩爾),然後我們覺得科尼斯佩爾應該、差不多、說不準、可以擊毀168輛坦克,然後我們就把這個數據報瞭上去,但實際上我們不清楚,因為我們從來不統計戰績。”

從所謂的戰果和勛章綬帶說起——論嚴重註水的德軍裝甲王牌

庫爾特·科尼斯佩爾——別說實話瞭吧

諾曼還就“車長會把戰績主動讓給別人,尤其是科尼斯佩爾,他會主動讓出戰績。”這一說法詳細咨詢瞭魯貝爾,魯貝爾說道:“很多有這類說法的書,他們的作者隻是和我有過簡短的通訊,然後我就成瞭所謂的數據主要來源,但是很多東西我壓根就沒說過,而科尼斯佩爾是個好人,大傢很喜歡他,但他並不是一個典型的德國軍人,他是個優秀的炮手,但是他無法成為軍官,也絕不是可以謙讓戰績的英雄。”

從所謂的戰果和勛章綬帶說起——論嚴重註水的德軍裝甲王牌

奧拓·卡爾尤斯——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們就都知道瞭?

諾曼還采訪過著名的奧拓·卡爾尤斯,在采訪中諾曼引用瞭沃爾夫岡·施耐德的作品《Tiger in Combat》中列舉的數據,書中宣稱卡爾尤斯有160個戰果。卡爾尤斯聽到後反而笑瞭起來說道:“這是胡說八道,我從來不統計戰績。非要統計戰績的話我也隻能統計自己作為炮手時的戰果,那時我隻擊毀瞭數量老式的T-26和BT-7,作為車長的話我不會統計戰績。”當諾曼要求卡爾尤斯給一個大概數據的時候,卡爾尤斯說道:“我也不知道,大約在90-100輛左右。施耐德的作品數據不準確,而且說不定下一個作者還會說我的戰果是200個呢。”

從所謂的戰果和勛章綬帶說起——論嚴重註水的德軍裝甲王牌

霍斯·瑙曼——我剛好知道自己的數據

除瞭坦克車長,諾曼還采訪瞭突擊炮的車長,霍斯·瑙曼。作者提供瞭一份網上找到的由弗蘭茨·庫洛夫斯基寫的名單,在這份名單裡寫到瑙曼有48個戰果,但瑙曼在和作者的書信交往中明確說道他知道自己的詳細戰果是30輛。

恩斯特·巴克曼——再說我就要生氣瞭

諾曼在采訪帝國師王牌恩斯特·巴克曼時,諾曼堅持要問他的戰績,把巴克曼直接惹惱瞭。諾曼發現有數據宣稱巴克曼有60輛戰果,但巴克曼說:“我從未公佈數據,我根本就沒統計過。”當諾曼一再追問想要一個大概數字時,巴克曼說道:“別問瞭,我不知道自己的數據,我隻知道我有一個完成50次任務的勛帶。僅此而已。”

在接受別人的采訪時諾曼·托佩爾說道:“很多關於軍事和歷史的書裡經常會出現造神的例子,雖然很多時候不算是瞎編,但這些作者經常會因為某些原因把老兵那裡得來的真實材料和個人杜撰混為一談。”二戰德軍在很多軍種裡都湧現出瞭不少王牌,但是這些王牌存在著一定水分,而且在摻雜瞭真實材料後更讓人分辨不清,對這段歷史感興趣的讀者們還是要盡量做到客觀看待某些煞有介事的“歷史數據”。

(圖片來源網絡 侵刪)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