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軍步兵戰術經驗與反思:隻要幹掉所有人,就沒人知道我來偵查瞭

二戰德軍作為一支在前期所向披靡,幾乎占領歐洲的軍隊。很多人在關註他們所取得的輝煌戰果和帥氣引領時尚的武器外,卻很少有人對德軍普通步兵的戰術有過關註,今天我們就在這裡簡單的談一談二戰德軍步兵的作戰戰術以及德軍步兵對自己在戰爭前期表現的自我批評和檢查。

今天談到的東西基本來源為一位德軍步兵上將在1942年3月的報告,報告題目為《基於東線戰役的經驗對步兵訓練的建議》,原作者應為弗朗茨·哈爾德上將,但是我不太敢保證作者確為其人。這裡隻談一些報告裡提到的比較有趣的東西就行。

首先是德軍對蘇軍和東線戰場的總體理解:“東線在總體上的特點是空間遼闊、缺乏道路、戰場局勢無法做到一目瞭然。俄國人是堅韌、狡詐、殘忍的原始人,會在任何情況下進攻,並試圖近戰。”考慮到當時德軍的種族主義傾向,出現對蘇軍士兵的負面描寫其實很正常。很多人甚至堅信當時德軍完全看不起蘇軍,這種說法太簡單、片面,德軍內部普遍看不起的是蘇軍的高層指揮,對待堅韌不屈的蘇軍基層士兵又有著相當的尊敬。參加過明斯克會戰的第三裝甲集群也有同樣的結論:“敵人會選擇頑強的作戰至死,戰鬥過程相較於波蘭戰役和西線戰役來說變得更加艱難。”

德軍步兵戰術經驗與反思:隻要幹掉所有人,就沒人知道我來偵查瞭

偵察行動—幹掉敵人,偵察行動就成功瞭。

其次我們來講講德軍在東線的偵察戰術,報告裡引用瞭蘇軍對德軍偵察行動的評價:“德軍偵察部隊偽裝非常差,行動又過於明顯,我方偵察員甚至可以抵進觀察,而且德軍偵察部隊總是在同一條道路上行動,而不是經常更換路線欺騙我方。”很多二戰戰史研究者和德軍自己的報告都指出蘇軍是善於偽裝的“偽裝大師”,在這方面,蘇軍認為德軍是弟弟也是情理之中。比偽裝更有趣的則是德軍偵察部隊的火力配置,報告中明確寫到:“使用重武器觀察監視敵軍、觀察點之間要以躍進式移動、偵查部隊要自身提供觀測和火力掩護、活用算計與欺騙、帶上火炮或者重武器的觀測員與無線電設備。”而且一個偵察營通常會有一個騎兵連,一個裝備瞭裝甲車或者反坦克炮的重裝連,和大量快速車輛(通常為摩托車),相較於當時其他軍隊,德軍偵察部隊更重視火力和速度。因為隻要幹掉所有人,就沒人知道我來偵察瞭。

德軍步兵戰術經驗與反思:隻要幹掉所有人,就沒人知道我來偵查瞭

德軍偵察部隊

交火——給我狠狠的炸

前面說到火力,我們就說說正式火力交戰中德軍的戰術,在火力交戰(正式交戰)一篇裡,特別說明瞭不管在進攻還是防禦中的關鍵是結合直射和曲射火力。報告中寫道:“俄國人對我方的迫擊炮,步兵炮和火炮的火力異常敏感,越快集中起區域內所有的火力形成火力集中就能越好的取得戰果殺傷敵軍,這也是我方戰術優於敵方戰術的地方。”為瞭讓直射火力和曲射火力可以達到最好的協調,報告裡明確指出:“取決於地形,重武器必須盡可能的靠近步兵連,與步兵連和其他作戰單位緊密合作。”這也從側面指出德軍是二戰少數幾個非常重視並且把多兵種聯合作戰運用到實際的軍隊之一。

德軍步兵戰術經驗與反思:隻要幹掉所有人,就沒人知道我來偵查瞭

機槍通常是德軍步兵班組的中堅力量

進攻作戰——小心背後

在進攻敵軍時,報告認為德軍士兵的成功建立在進攻方法和時間的多變:“進攻時間並非一成不變,而是和俄國人一樣,在夜晚、黃昏、霧天或者暴風雪中發動。”報告談及進攻時還涉及瞭對地形、兵力和重火力的使用:“每一個指揮官必須爭取在關鍵地點/時間點投入所有力量,這裡面包括瞭沖擊力、火力和預備隊。”這段所說的火力(Fire Power)是指描述武器性能的詞語,簡單來說就是武器殺傷敵方士兵,迫使他們尋找掩體的能力。而沖擊力(Shock Power)是指部隊的沖勁,體現在突擊部隊的沖擊速度和取得目標陣地的能力。簡單來說在進攻中,突擊隊提供沖擊力,沖擊敵軍部隊。而重火力則額外提供殺傷和壓制敵軍的火力,支援部隊進攻,雙管齊下。報告裡還指出:“在突入成功後,應該投入特別的班組來確保陣地的安全,因為經驗指出蘇聯士兵經常裝死或者隱蔽起來,隨後偷襲。

德軍步兵戰術經驗與反思:隻要幹掉所有人,就沒人知道我來偵查瞭

防禦作戰——漢斯,你看著我,而我又看著你。

我們再來看看防禦,報告裡指出:“俄國人會首先對整條戰線開始系統性的戰鬥(火力)偵察,這種偵察以進攻和交火的方式展開,大多數情況下這些偵察部隊的兵力會是連級,某些時候甚至會是營級兵力,在這種情況下,蘇軍總會成功的找到防線的薄弱點,隻要一找到弱點,偵察部隊就會不顧傷亡的轉入正式進攻,隨後真正的突擊部隊會基於偵察部隊的戰果投入進攻作戰,如果進攻失敗,蘇軍通常會在幾小時後再次進攻”真的是異常耿直的進攻瞭。

當然咯,報告寫成與1942年,在這之後,蘇軍的戰役和戰術水平突飛猛進。再也不是戰爭初期的這種樣子瞭。不過一提到東線戰場的攻防戰,就少不瞭要提東線戰場上讓人頭疼的戰場寬度,報告中說:“在東線,防禦寬度必須大,這樣就隻能讓部隊占領一些關鍵要點例如高地、淺灘、橋梁、村莊、森林的突出邊緣等,此類地點將被作為前哨根據重要程度駐紮一個或多個班組並向其分配重武器,陣地則必須設置為可以全向防禦,因為俄國人總在夜晚或者霧天成建制突破間隙,前哨之間必須可以互相進行火力支援,如果距離太遠,間隙必須由一個較弱的部隊填補,並大量進行巡邏和偵察任務,以防止俄國人滲透,而且前哨必須戰鬥到最後一人,否則整個防禦系統都會輕易崩潰。”對於這種整個防線隻靠幾個互相遙望的前哨防守有疑問的話,其實還有一個更緊迫的問題,防線還缺乏縱深,報告指出為瞭制造防禦縱深,主戰線後方必須配屬預備隊。因為“對俄國人發動倉促的反攻一直很有效果”。其實這種窘迫的境況更多是因為到瞭戰爭後期,德軍開始缺人瞭。

報告裡對前哨的士兵應該如何戰鬥也有詳細的描寫:“由於蘇軍和其偵查部隊一直會緊密觀察防線,陣地必須一片死寂,不能有任何活動,否則俄國人會迅速發現防線的薄弱點並發動進攻,而夜間放哨必須安排兩個士兵用耳朵聽,因為蘇軍士兵十分擅長無聲滲透。”報告裡形容這些蘇軍像貓一樣(低頭看瞭看我傢的大橘),除瞭開頭總覽,其實報告裡對蘇軍尤其是蘇軍基層作戰人員都有很正面的評價。

德軍步兵戰術經驗與反思:隻要幹掉所有人,就沒人知道我來偵查瞭

其實總的來說,德軍部隊在二戰的戰術還是很成功的,有些地方甚至可以說是先進。尤其是這篇報告對後期德軍的訓練提出瞭針對性的指導,唯一可惜的就是在41至42年這段時間德軍損失瞭大量作戰經驗豐富的士兵,而後期倉促訓練的士兵和匆匆上陣的預備役人員的訓練時間明顯縮短,在東線戰場上的存活率也很低,精銳的德軍步兵部隊在後期已經退化為由大量訓練不足的新兵組成的新兵部隊瞭。

(圖片來源網絡 侵刪)

資料來源:Oberkommando des heeres,gen.st.d.h/ Gen.d.Inf.:Hinweise fur die ausbildung der Infanterie auf Grund der Erfahrungen des Ostfeldzuges 1.3.1942,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