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騰的烈焰,蘇軍在衛國戰爭中的РОКС-2單兵火焰噴射器

飛騰的烈焰,蘇軍在衛國戰爭中的РОКС-2單兵火焰噴射器

我們認知上的火焰噴射器出現的時間並不算長,滿打滿算也就是一百多年的歷史。第一個把火焰噴射器投入戰場的是德國。在1915年的西線戰場,德國率先采用瞭這種外形看起來很像煤氣罐的武器。不過那時候的火焰噴射器隻是看起來嚇人,使用效果並不太好。而且當時的火焰噴射器本身也存在很多問題。所以除瞭德國人之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及其以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很少有別的國傢對這種武器感興趣。

飛騰的烈焰,蘇軍在衛國戰爭中的РОКС-2單兵火焰噴射器

蘇聯的РОКС-2火焰噴射器。

不過,在這方面蘇聯也許是一個例外。在經歷瞭西班牙戰爭以後,盡管蘇聯在坦克部隊發展趨勢上完全誤讀瞭這次戰爭帶來的經驗教訓,但是在單兵火焰噴射器上蘇聯卻理解的很正確。1939年他們裝備瞭РОКС-1單兵火焰噴射器,並隨後參加瞭和芬蘭的“冬季戰爭”,不過РОКС-1單兵火焰噴射器在這場戰爭中中暴露出瞭很多不足,所以隨後就被更加成熟的РОКС-2單兵火焰噴射器取代瞭。

飛騰的烈焰,蘇軍在衛國戰爭中的РОКС-2單兵火焰噴射器

戰爭初期,蘇軍大多進行的是防禦作戰。

有意思的是,蘇聯對單兵火焰噴射器外形有著自己的獨特理解,他們堅信為瞭更好的保護火焰噴射器射手,單兵火焰噴射器要在外形上盡可能設計的不起眼。所以РОКС-2單兵火焰噴射器就是這種思想指導下的的產物,整個系統外形看起來就像是普通背囊和一支步槍。不過在1941年蘇聯衛國戰爭爆發以後,蘇軍火焰噴射器部隊參戰的機會不多。因為當時蘇軍整體處於防禦階段。而火焰噴射器,從本質上講卻是一種進攻型武器。

飛騰的烈焰,蘇軍在衛國戰爭中的РОКС-2單兵火焰噴射器

蘇軍火焰噴射器部隊在阿庫洛沃村戰鬥中。

1941年12月6日,在莫斯科戰役最激烈的時候,克裡姆林宮曾經召開瞭一次很少有人註意的會議。參加者除瞭斯大林以外還有3名來自前線的軍官。他們分別是庫茲馬·沙爾科夫上校,沙爾瓦·佈雷加澤上校和伊萬·施瓦茲中尉。在衛國戰爭中,斯大林同這麼低級別的軍官開會是很少見的事。這次會議的時間很短,隻有大約20分鐘。主要議題就是關於РОКС-2火焰噴射器部隊在阿庫洛沃村戰鬥中的經驗教訓問題。

飛騰的烈焰,蘇軍在衛國戰爭中的РОКС-2單兵火焰噴射器

左一的戰鬥工兵使用的就是火焰噴射器。

事實證明,正是這次會議,直接影響瞭此後蘇軍РОКС-2火焰噴射器部隊的使用的方式。此後,不論是在斯大林格勒還是柏林,РОКС-2火焰噴射器部隊都積極的參與瞭大量的戰鬥。尤其是在至關重要的斯大林格勒戰役中,編入戰鬥工兵旅的РОКС-2火焰噴射器部隊分隊消滅瞭大量躲藏在地下室和掩體中的德國人。不過相對來說,要對付德軍坦克就要危險的多。通常情況下,蘇軍的火焰噴射器射手會躲在屋頂或者窗戶後邊,然後用兩次攻擊完成任務。一次是攻擊坦克的發動機和炮塔,第二次徹底幹掉對方。

飛騰的烈焰,蘇軍在衛國戰爭中的РОКС-2單兵火焰噴射器

德軍對蘇軍火焰噴射器射手恨之入骨。

根據俄羅斯方面提供的數字,在整個衛國戰爭期間,蘇軍的火焰噴射器部隊(含其裝備他型號火焰噴射器的部隊)一共消滅瞭敵軍大約34000名士兵,129輛坦克和裝甲車,以及3000個火力點。雖然表面看起來這個數字算不上太多,但是如果考慮到火焰噴射器部隊的規模,這個戰果已經算是很好瞭。而且鮮為人知的是,由於火焰噴射器可怕的威力,在德國人中有個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蘇軍火焰噴射器射手享受狙擊手同等待遇—不留俘虜。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