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裡山河之鹽運之城——登鸛雀樓

表裡山河之鹽運之城——登鸛雀樓

白日依山盡,當年詩人就是看到這樣的畫面才寫下這千古絕唱

表裡山河之鹽運之城——登鸛雀樓

山的盡頭處便是這“黃河入海流”

表裡山河之鹽運之城——登鸛雀樓

詩的題目叫“登鸛雀樓”,這裡是重新修繕的鸛雀樓

表裡山河之鹽運之城——登鸛雀樓

其實佛教道教都有三十三天,不知道指的是哪邊

表裡山河之鹽運之城——登鸛雀樓

王之渙寫下“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的那個鸛雀樓曾經位於蒲州故城城西,毀於金元交戰中的大火。畢竟是木構建築,它沒有開元鐵牛的好運,後來黃河屢次改道,水災頻仍,故址早就難以考證,如今的“鸛雀樓”是近年重建的景點。當年的四大名樓因為鸛雀樓的滅失,於是增補瞭個蓬萊閣,盡管如此,四大名樓的名分之爭從沒少過,爭滿爭,但卻不影響我們欣賞美景,這回的鸛雀樓一遊總算把這些名樓全部走瞭一遍。
鸛雀是一種水鳥,這種水鳥因為這首五言詩而方為大傢所熟知,歷史上的鸛雀樓位置盡管找不到瞭,但方位肯定在這黃河金三角,這一帶是陜西的渭南,河南的三門峽,山西的臨汾和運城。因為黃河在這裡拐瞭一個彎,泥沙沉積,形成瞭三省交界處的黃河濕地,於是各種鳥類繁衍。鸛雀樓是2002年國慶落成,四大名樓中最晚恢復的。

鸛雀樓最早的歷史應當在北周,直到唐朝才子王之渙遊蒲州,登上鸛雀樓,寫下那首不朽詩篇之後才名聲大振,其中的豪邁之氣,也隻有盛唐能夠與之匹配。前兩句是雄壯的黃河景色,今天我們登上鸛雀樓,也都在努力找尋這兩句古詩所表達的那種意境。

表裡山河之鹽運之城——登鸛雀樓

後兩句古詩是從前兩句詩詞引申出來的哲理之思。“欲窮千裡目,更上一層樓。”想要看得更遠,就要站得更高。不同的高度決定不同的視野,想要獲得更高層次的視野,隻能努力向更高層次邁步。

一層主題千古絕唱和大唐蒲州盛景。

表裡山河之鹽運之城——登鸛雀樓

二層悠遠流長(華夏根祖文化),歷史名人也在鸛雀樓上留下身影

表裡山河之鹽運之城——登鸛雀樓

這個場景應當反映的是當年造樓的場景

表裡山河之鹽運之城——登鸛雀樓

三層亙古文明,四層黃土風韻,五層曠世盛榮,六層極目千裡,使盛唐的氛圍和華夏文明得到充分展示。

表裡山河之鹽運之城——登鸛雀樓

穿過大門,偌大的盛唐廣場在松柏老樹和古典建築的環繞中,似乎唱和著大唐的音韻。眼前豁然開朗,一座拱橋引領,帶你轉回歷史的光影。大樓拔地凌空,在一片平原之中赫然挺立。“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裡目,更上一層樓。”人傢同樣一次登臨卻引來千百年追尋的腳步;激起千萬人的豪情萬丈;攜著千古名樓永生。咱們前來一遊,也就當走過吧。下得一樓,旅遊學校的學生在這裡做問卷調查,非常認真地和這些小女生們進行溝通交流。

其實根據沈括的《夢溪筆談》記載,鸛雀樓原來應該是三層,不過後人的所作所為肯定想要高大上的結果,因此現在所見到的遠處巨高的平臺之上是新的鸛雀樓,總高七十多米。想著要是王之渙重登鸛雀樓的話,是不是會有點不知所措瞭,或者還能吟誦出比這還牛的詩句?一如長沙湘江邊上的杜甫江閣的雄壯,這杜甫如果知道那《茅屋為秋風所破歌》還能寫得出來嗎?翻閱鸛雀樓的歷史,她目睹北周烽火狼煙,歷經大唐盛世繁華,捱過五代戰亂紛爭,熏染兩宋金風細雨,最終淹沒於元初剽悍鐵騎。重修鸛雀樓總是人們在盛世下的一種心理期望。

表裡山河之鹽運之城——登鸛雀樓

電梯直上最高樓,在外面的陽臺上走瞭一圈,一個角落佇立著王之渙的銅塑像,詩人左手持卷,右手揮毫,胸膽開張,神態豪放,似乎不費沉吟就寫就千古絕唱。在這裡方向感並不突出,但看著遠處的山緩緩斜斜地與黃河交匯融合,對照著“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的詩句,詩人將盡收眼底的景象攏收筆底,將萬端意象和萬千胸臆融入詩句,目力望穿千裡,心力穿透千年,筆力蕩開遮斷望眼的片片浮雲,用凌空的詩句豪邁跨越古今千年真的是把詩歌的意境寫得又深有透。“詩因樓出,樓因詩名”,崔顥之與《黃鶴樓》,范仲淹之與《嶽陽樓》,王勃之與《滕王閣序》等,無不是名詩與名樓的珠聯璧合。沒文化真可怕,這有文化才強大,王之渙與《登鸛雀樓》之間,王之渙是詩之魂,樓之魂,正如洋溢在他身上的才華和氣魄才造就瞭這座北方名樓的靈魂詩句。遠眺前方,綠野平疇,隱現在薄霧輕紗中。微風徐起,樓簷角上的風鈴叮當作響,抑揚頓挫,似在吟誦那首千古名作,激起遊客遐思飛揚。

表裡山河之鹽運之城——登鸛雀樓

走下臺階,回望門樓上豎著“文萃李唐”的大匾,左右立柱上刻著由中國書協主席沈鵬先生題寫的楹聯:“凌空白日三千丈,拔地黃河第一樓。”不過感覺沈鵬先生的字體與這樓的氣勢還是不太相匹配。

來過瞭,上車,前往永樂宮。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