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繼1860年英法與晚清簽訂《北京條約》和《天津條約》之後,外國對中國的侵略呈愈演愈烈之勢。1884年在遭遇瞭普法戰爭的失敗以後,正在進行第二次工業革命的法國人急需原料產地和產品輸出地,於是他們盯上瞭名義上屬於清朝的屬國越南。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法國侵略軍及越南偽軍

侵略伊始

法國對越南的侵略最早可以追述的1847年。阮福映得到法國在印度本地治理商人的軍事援助,1802年占領東京,建立瞭阮朝。阮福映於 1808 年稱帝,同年被中國清朝冊封為越南王,規定二年一貢,四年一朝。阮福映為瞭鞏固封建統治,加強瞭中央集權制。在行政管理上建立瞭國傢的中央機構和劃分瞭地方行政區:南圻、北圻和中圻,並定都順化。但是,阮朝建立不久,就發生瞭危機。官吏豪強兼並土地、沉重的賦稅雜捐、繁重的勞役、水利的失修,使人民窮困不堪。 1820 年有 20 萬人死於饑饉。1850 年又餓死近60 萬人。在1820—1840 年期間,農民起義多達200 餘次。在阮朝的內部危機日趨嚴重的情況下,法國加緊瞭對越南的殖民地化行動。1862 年,阮朝同法國和西班牙簽訂瞭第一次西貢條約。根據條約,越南把邊和、嘉定、定祥及昆侖島割讓給法國,而且規定以後割地給他國須經法國同意;10 年內越南向法國和西班牙賠款 400 萬皮阿斯特(西班牙貨幣名);開放土倫、巴叻、廣安三港及湄公河及其支流;保證法國人貿易自由。

法國對越南的侵略采取逐步蠶食的策略,一點一點的將越南領土納入自己的殖民地范圍。1867 年,法軍侵占瞭整個越南南部。1873 年 10 月,法國侵略軍向越南北部發動瞭突然襲擊,侵占瞭古都順化;接著又於 11 月侵占瞭河內和紅河三角洲一部分地區。1874 年 3 月,法國強迫阮朝簽訂瞭第二次西貢條約。條約規定:越南南部全部割讓給法國;開放河內、海防、歸仁和紅河;法國監督越南外交;法國僑民在越南享有治外法權。1883 年法軍再次侵犯順化,迫使阮朝於是年 8 月簽訂“順化條約”,取得瞭對越南的保護權和外交監督權。法國在順化設立總督,借此法國取得瞭對越南的控制權。1884 年 6 月,法國又擬定《巴德諾條約》,迫使阮氏王朝簽字,最後確立瞭它在越南的殖民統治。

法國對於越南的侵略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思,表面上看是對越南的侵略,但其實際意圖是通過越南,打開通往中國西南邊陲的通道,從而完成其侵略雲南的目的。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初抗法軍

劉永福(1837—1917),祖籍廣西博白,生於廣東欽州,史書亦稱其欽州人。因自幼隨父遷居廣西上思,故又有上思人之說。本名劉建業,又名劉義,字淵亭。自幼隨叔父習武,武藝高強。父母亡故後,於二十歲參加天地會起義,率眾隸吳亞忠部,任旗頭。因以七星黑旗為大纛,且與“太平軍”有聯絡,故其部被人稱為“黑旗軍”,或“黑旗長毛”。駐軍歸順州(今廣西靖西),抗擊清政府軍。後戰況不利,率三百人跨界退入越南境內。其時,粵人何均昌占據越南保勝。劉永福黑吃黑,取而代之。在勝保,劉氏黑旗設卡厘稅,儼然地方長官。

1873年法國侵略軍排安鄴率百餘人進攻河內,越南國王阮福時向當時駐紮在保勝的劉永福求救,劉永福率黑旗軍協助越軍抗法,在河內城郊將安鄴擊斃,法軍被迫撤回越南南部。1881年3月法國當局命令侵略軍海軍司令李維業(利維耶)再次侵入河內,並占領河內向河內附近的山西偵察前進。越南朝廷向清政府求援,清政府迫於形勢令滇桂兩省都督邊軍進入越南,但是強調不要先開第一槍。5月李永福率黑旗軍與法國侵略軍決戰於懷德府紙橋,斃敵李維業及其麾下200餘人。法軍再次撤回越南南部。法國人不甘失敗,繼續向越南增兵投錢,勢單力薄的黑旗軍逐漸處於下風。8月25日法軍的進攻迫使越南朝廷簽訂《順化條約》。而黑旗軍則繼續在越南北部活動。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內部決策

在清朝統治集團內部也充滿著矛盾以左宗棠、曾紀澤、張之洞為代表的主戰派,力主朝廷采取抗法方針;但掌握清政府外交、軍事實權的李鴻章卻一意主和。使得清朝最高決策機構舉棋不定,在軍事上,一面派軍隊出關援助越南,一面又再三訓令清軍不得主動向法軍出擊。在外交上,一面抗議法國侵略越南,一面又企圖通過談判或第三國的調停達成妥協。這又犯瞭清政府在決策上的老毛病,戰和不一。一面主戰一面又試圖以外交手段解決侵略問題。這種自相矛盾的處理方式,大大拖延瞭清軍的部署以及戰爭的準備,而相反大大有利於法軍的部署,使得法軍在戰爭初期一直掌握著戰爭的主動權,而清軍則處於不利的被動防禦狀態,在一開始變為這場大戰蒙上瞭一層陰影。


戰端初開

1883年12月法軍向山西(屬河內,今河內直轄市下山西市)進攻。法軍司令孤拔率領陸海軍約六千人水陸並進向山西挺進。駐守在山西的清軍主力為黑旗軍,餘者滇桂兩軍各一部兵力極少。此時清軍主力大多在北寧附近。12月14日法軍發動攻擊,16日為保存有生力量黑旗軍撤走。山西失手。黑旗軍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斃傷法軍近千人。1884年3月法軍向北寧發動攻擊,北寧住有清軍四十營部隊但將帥無能,兵無鬥志。北寧失手。4月12日法軍進入興化。越南朝廷最後一絲希望也沒有瞭。6月法國與越南簽訂瞭最後的保護條約,越南淪為法國的殖民地。中法兩國簽訂《李福協定》實際上是承認瞭越南成為法國的殖民地。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戰爭形勢圖


戰端又起

將越南收入囊中的法國人賊心不死,1884年6月23日法軍突然進入北黎發動“觀音橋事變”。雙方互有傷亡,法國借此機會擴大侵略。企圖強迫清政府就范。遭到清政府拒絕法國人訴諸武力。組建遠東海軍進入福建馬尾,福州水師倉促應戰,幾乎全軍覆滅。福州船政軍也被摧毀。史稱“馬尾海戰”。1884年8月26日,清廷頒發上諭,譴責法國“橫索無名兵費,恣意要求”,“先啟兵端”,令陸路各軍迅速進兵,沿海各地嚴防法軍侵入。清政府正式對法國宣戰。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法軍戰艦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高潮來臨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法軍占領鎮南關後立牌:“廣西的門戶已經不復存在”

1884年,法國將在越南的戰火燒到中國西南邊境,並一度攻破鎮南關,將關口焚毀的同時還立下一塊牌子,上面寫道:“廣西的門戶已經不復存在瞭”。法國侵略者這種野蠻、罪惡行徑激起瞭中國軍民的強烈不滿,也堅定國內主戰派對法國作戰的決心。1885年3月,馮子材率領廣西軍民奮勇殺敵,取得震驚中外的鎮南關大捷,並一度收復涼山和文淵。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收復鎮南關後立牌

馮子材(1818年7月29日-1903年9月18日),字南幹,號萃亭,出生於廣東廉州府欽州沙尾村(今屬廣西欽州沙尾村),晚清抗法將領、民族英雄。馮子材自幼父母雙亡,流落江湖,後參加反清起義,失敗後接受招安。咸豐年間從向榮、張國梁鎮壓太平軍。曾歷任廣西、貴州提督。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馮子材病逝,享年85歲。馮子材病逝後葬於欽州,朝廷詔予於欽州城東南隅建“馮勇毅公專祠”紀念,稱“宮保祠”。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英勇抗擊侵略軍

1884年底,劉永福的黑旗軍配合西線清軍,圍困占據宣光城的法軍達3個月之久,城中法軍幾乎彈盡糧絕。但隨著法國援兵的到來,宣光未能攻克。1885年2月,法國再次增兵越南,在法軍統帥波裡也指揮下,集中兩個旅團約萬餘人的兵力向諒山清軍發動進攻,廣西巡撫潘鼎新不戰而退。

2月13日,法軍未經戰鬥,即占領戰略要地諒山。2月23日,法軍進犯文淵州,守將楊玉科力戰犧牲,清軍紛紛後撤,法軍乘勢侵占廣西門戶鎮南關,炸毀關門,並在關前廢墟中插上一塊木牌,得意地用漢字寫著“廣西的門戶已不再存在瞭”,廣西軍民在法軍退走後在關前插上木樁,寫上“我們將用法國人的頭顱重建我們的門戶!”作為對法國侵略軍的回答。由於潘鼎新的戰敗,清政府革去他廣西巡撫職務,任命年近7旬的老將馮子材幫辦廣西軍務,領導鎮南關前線的抗法鬥爭。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鎮南關(今友誼關)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馮子材決心“保關克諒”,並相機出擊收復北圻各城。馮子材趕到鎮南關後,根據前線清軍各部之間多存派系門戶之見的情況,首先召集前敵諸將曉以大義,使各將領在抗擊侵略者的鬥爭中團結起來。各將領共推馮子材為前敵主帥,統一指揮協調各軍的行動,已從鎮南關退至文淵(關外15公裡處)、諒山,準備組織新的進攻。馮子材親自爬山涉水勘察地形,根據當前敵情和鎮南關周圍的地形條件,決定在關前隘地區依托有利地形,構築堅固防禦陣地。關前隘在鎮南關內約4公裡處,系鎮南關通往內地之要沖,東西山嶺對峙,中間有一條長2公裡多、寬1公裡多的盆谷,地勢險要,易守難攻。馮子材親督士卒用土石築起一道長1.5公裡、高7尺、寬4尺的土石長墻,橫跨於東西山嶺之間,墻外挖成深4尺的壕塹,並在東西山嶺修建堡壘多座,形成一個完備的山地防禦陣地體系。在兵力部署上,是時,廣西前線清軍共有90餘營4萬餘人,分駐於鎮南關至龍州一線。廣西巡撫潘鼎新畏葸怯敵,遠離前線;馮子材親率所部萃軍9營扼守長墻及兩側山嶺險要,充作第一梯隊,擔任關前隘主陣地正面防禦。總兵王孝祺部8營屯馮軍之後為第2梯隊;湘軍統領王德榜部10營屯關外東南的油隘,保障左翼安全並威脅敵之後路;馮子材另以所部5營屯扣波,保障右翼安全;廣西提督蘇元春部18營,屯關前隘之後2.5公裡的幕府為後隊;另有12營屯憑祥機動。總計前線兵力約60餘營,3萬餘人,一切準備就緒。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1885年3月中旬,馮子材得悉法軍將經扣波襲艽封、攻牧馬,繞出鎮南關之北,急調兵力前往扣波和艽封,挫敗瞭法軍迂回的企圖。19日,有人密報法軍將入關攻打龍州,為瞭打亂法軍的進犯計劃,馮子材決定先發制人。於21日夜率王孝祺部出關夜襲法軍占據的出擊文淵(今越南同登),擊毀法軍炮臺兩座、斃傷法軍多人,取得較大勝利。清軍的主動進擊,打亂瞭法軍的作戰部署,迫使法軍東京軍區副司令尼格裡上校決定不等援軍到齊即向清軍堅固防禦陣地發起進攻。23日晨,法軍第2旅千餘人趁濃霧偷偷進入鎮南關,另以千餘兵力屯於關外作預備隊。9時30分,大霧開始消散,法軍兵分兩路組織進攻:第一四三團第1營和外籍軍團第2營等沿東嶺向大小青山方向實施主攻;第一一一團第1營沿關內谷地前進,向長墻進攻,企圖在主攻部隊得手後兩路夾擊,攻占關前隘清軍防禦主陣地。法軍主力在炮火掩護下,攻占東嶺三座堡壘。並猛攻長墻。馮子材指揮所部頑強抵抗,一面商請駐於幕府的蘇元春部前來接應,並通知王德榜部從側後截擊法軍。馮子材還另調駐扣波的5營馮軍前來抄襲法軍左翼。次日晨,尼格裡指揮法軍在炮火掩護下,分三路再次發起攻擊,沿東嶺、西嶺和中路谷地進攻關前隘陣地。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戰爭中最大的威脅 法國哈奇開斯機關炮

馮子材傳令各部將領:“有退者,無論何將遇何軍,皆誅之”。經激戰,法軍接近長墻,馮子材持刀大呼,率先率領兩個兒子躍出長墻,沖向法軍。全軍感奮,一齊出擊,與其進行白刃格鬥,戰鬥異常慘烈。戰至中午,終將中路法軍擊退。與此同時,陳嘉部、蔣宗漢部在東嶺與法軍展開瞭激烈爭奪戰,傍晚時分,王德榜在擊潰敵之增援部隊及消滅其運輸隊後,從關外夾擊法軍右側後,配合東嶺守軍奪回被占堡壘。這時,王孝祺也已擊退沿西嶺進攻之敵,並由西嶺包抄敵後,使其腹背受敵。法軍三面被圍,法軍死傷近300人,後援斷絕,彈藥將盡,被迫敗退,尼格裡隻得下令撤退,狼狽逃回文淵、諒山。馮子材抓緊有利戰機,率部乘勝追擊,於26日攻克文淵,29日攻克諒山,宣稱斃法軍近千名,重傷法軍指揮官尼格裡,後又將法軍殘部逐至郎甲以南。取得重大勝利。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鎮南關大捷極大地鼓舞瞭中越兩國軍民的鬥志,沉重打擊瞭法國侵略者的囂張氣焰,從根本上改變瞭中法戰爭的形勢。消息傳至巴黎,導致茹費理內閣倒臺。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鎮南關大捷後,戰局依然不利於中國。但是當時的戰局依然不利於中國。在陸地戰場,中國軍隊並沒有徹底消滅法軍主力,鎮南關大捷也僅僅是將法軍的偏師擊退而已。鎮南關大捷之後筋疲力竭的清軍無力再戰,劉永福的黑旗軍已減員至不足500人。在李鴻章的建議下,清政府於4月4日與法國簽訂瞭《中法停戰條件》,主要內容為:雙方停戰,法國解除對臺灣的封鎖;雙方派代表到天津或北京議定條約細目和撤兵日期。《中法停戰條件》簽字後,清政府立即下令越南清兵分期撤退回國。1885年4月20日,清政府委派李鴻章為“全權大臣”與法國新政府代表巴德諾和談。1885年6月,李鴻章與巴德諾正式簽訂《中法會訂越南條約》,也稱《中法天津條約》或《中法新約》。該條約主要內容是確認瞭1884年法國和越南簽訂的《第二次順化條約》,否定中國對越南的宗主權,改由法國全權管理越南;法國軍隊移交臺灣,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不勝而勝,不敗而敗——鎮南關大捷,晚清少有的對外勝利之戰

取得鎮南關大捷時馮子材已年近七十,雖然未能取得最終的勝利,但他的勝利告訴世界中國人是不屈的,不是誰都能欺負的瞭的。鎮南關大捷極大地鼓舞瞭中國軍民的士氣。而法國人則繼續著他們逢馮不勝的優良傳統。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