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桓為什麼會成東漢雇傭軍?看完他與兩漢的相愛相殺,你就明白瞭

引言:

烏桓鐵騎雖然直到東漢光武二十二年,才正式投入漢朝的懷抱,成為東漢一支強有力的”以夷制夷”類世襲雇傭軍,但是兩者間“相愛相殺”的故事,卻起源甚早。而東漢建立後,不管是南匈奴內遷還是西域諸國重新依附漢朝,都在歷史上留有濃墨重彩的印痕,唯獨這個烏桓部族附漢,在歷史上僅有寥寥幾筆的記載。可恰恰是這寥寥幾筆的記載,印證瞭這個烏桓王國的神秘。今天我們要做的就是,以烏桓鐵騎成為東漢王朝世襲雇傭軍的經過為手掌,褪去他朦朧的面紗,一覽真容。

烏桓為什麼會成東漢雇傭軍?看完他與兩漢的相愛相殺,你就明白瞭

東漢時期形勢圖

烏桓國簡介:

烏桓人,其實就是東胡人的衍化。由於東胡人聯盟在漢初的時候被匈奴單於冒頓(憑借白登之圍,逼迫劉邦答應和親那位),滅瞭自己的聯盟,而被草原民族打敗後,戰敗的民族的下場是極慘的,沒死的人就要被驅趕出自己的傢園,到窮山惡水的地方做奴隸。所以,戰敗的東胡人,就抱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心態,先走為敬,同時還可能放瞭句狠話:”小子你給我等著,我還會回來的!”

事實證明,這部分跑掉的東胡人也就是之後的烏桓和鮮卑,不僅復仇成功瞭,還大大的惹惱瞭匈奴。

這支戰敗的東胡人跑呀跑,一直從自己原來所居住的水草豐茂的灤河中上遊及其東北部,氣喘籲籲地跑到瞭大興安嶺南端現在的西拉木倫河一帶,並且以”烏桓山和鮮卑山”為界,在烏桓山居住的為烏桓人,在鮮卑山居住的為鮮卑人,分裂成瞭南烏桓、北鮮卑的格局,世代被匈奴人所驅使。

“初,冒頓破東胡,東胡馀眾散保烏桓及鮮卑山為二族,世役屬匈奴。”——《資治通鑒·漢紀》

烏桓為什麼會成東漢雇傭軍?看完他與兩漢的相愛相殺,你就明白瞭

西拉木倫河

烏桓族同漢朝的相愛相殺:

(1) 兩個同病相憐的”小夥伴”:西漢初年的匈奴人,是極其囂張的,尤其是在白登山一戰,劉邦率32萬漢軍去打匈奴,結果被匈奴冒頓傾巢而出聚集起的四十萬騎兵,給圍瞭整整七天。劉邦被迫言和後,匈奴人的氣焰就開始達到頂峰,一方面借著和親的名義問漢朝要吃要喝、要財要物,“漢與匈奴和親,率不過數歲,即復倍約”。文景時代,由於軍事和政治原因,暫時無法對抗匈奴武力壓迫,隻能接受匈奴人每年翻倍索要漢朝陪嫁物的壓榨。

另一方面匈奴人同時加大瞭對烏桓人的剝削與奴役驅使,但是烏桓人也是遊牧業的底子,“弋獵禽獸為事。隨水草放牧,居無常處。”窮的叮當響,傢境比匈奴好不到那裡去,那裡能和漢朝一樣供給匈奴剝削,隻得多次興兵反抗,但東胡人聯盟都打不過的匈奴人,靠著一支分裂過的殘部能起義成功嗎?因而,烏桓起義屢次被悍勇的匈奴所鎮壓。照此看來,被匈奴人剝削的初漢和烏桓,可不就是同病相憐,遭受胖同學校園霸凌的一對難兄難難弟嗎?所謂相對的強大,也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烏桓為什麼會成東漢雇傭軍?看完他與兩漢的相愛相殺,你就明白瞭

漢匈和親

(2) 漢武之餘威的”相愛”:”天不降生漢武帝,烏桓前途長如夜”,經過瞭”文景之治“的休養生息,到瞭漢武帝時期,漢朝已經有瞭再度和匈奴”掰手腕”的實力。漢武帝對匈奴的三次大規模戰略自衛反擊戰(漠南之戰、河西之戰和漠北之戰),從公元前129年到公元前85年,一共打瞭足足四十四年,期間各種難艱苦自是不必說,最終漢朝憑借著強大的國力,硬是把匈奴給消耗殆盡到匈奴的牛羊馬匹都不能順利懷孕到地步。然後,趁著漢武帝打擊匈奴的這段時間,烏桓這才過上瞭一段安生日子。同時,在漢武帝設置”烏桓校尉”一職監察烏桓後,烏桓也開始受漢朝的差遣,做漢軍的”望遠鏡”,監督匈奴動向。

“初,武帝征伐匈奴,深入窮追,二十馀年,匈奴馬畜孕重墮殰,罷極,苦之。” ——《資治通鑒·漢紀》

烏桓為什麼會成東漢雇傭軍?看完他與兩漢的相愛相殺,你就明白瞭

(3) 烏桓被西漢重創後的仇視:剛上文不是說瞭嗎,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烏桓人就是這樣做的。在漢朝大勝之餘,同匈奴有著滅國之仇的烏桓,當然要去痛打落水狗。當然,烏桓人也明白,即便是潰敗的匈奴的也不是自己所能匹敵的,烏桓王左思右想後,想出一條”妙計”,讓匈奴人破口罵娘。烏桓人趁著匈奴,躲避漢軍的時候,烏桓人”發先單於塚”,跑去挖匈奴人祖墳去瞭。不論是現在還是古代,都是死者為大,更何況是”先單於”的墳墓?匈奴人憤恨之下,豈能罷休?立即整頓出”數萬騎”兵馬,找烏桓麻煩去瞭。

這時,漢軍正四處搜捕匈奴,聽聞匈奴行軍動向後,霍光讓中郎將范明友領兵兩萬,去對陣匈奴,同時告誡說:”兵不空出“。當時,匈奴已經把烏桓揍完瞭,范明友率軍到烏桓那裡去的時候,已來不及再去攔截匈奴。但是范明友果然沒讓霍光失望,來瞭一手”摟草打兔子”,趁著烏桓”疲敝“之餘,率領大軍沖殺,二度重創烏桓,取得瞭”斬首六千馀,獲三王首”的赫赫戰果。烏桓本以為,來的漢軍是來助自己的”俏冤傢”,沒想到等來的卻是”真冤傢”,自此漢、烏決裂,烏桓開始著手修復自身與鮮卑和匈奴關系。

烏桓為什麼會成東漢雇傭軍?看完他與兩漢的相愛相殺,你就明白瞭

(4) 趁東漢之初立的”相殺”:莫欺人傢沒脾氣,打不過你我還不能等你勢弱時騷擾你?東漢時期,趁漢朝內部不穩,烏桓、鮮卑、匈奴組成“鐵三角聯軍”,開始協同作戰,侵犯東漢疆域。建武十二年,烏桓國同匈奴以及地方割據勢力盧芳聚集起來,進犯東漢邊境,足足打瞭”大小數十百戰“,不說烏桓戰果如何,反正東漢是“終不能克”,一次也沒打贏,可想而知烏桓從東漢這裡掠奪瞭多少好處。建武十七年,烏桓、匈奴、鮮卑再次盯上瞭東漢這塊香餑餑”數連兵入塞,殺略吏民“,不過這次與上次結果不同的時,遼東郡太守蔡肜身先士卒,在邊境多次打退烏桓、匈奴、鮮卑的聯軍,抵擋助瞭三方的侵略。可僅僅四年後,建武二十一年,”烏桓與匈奴、鮮卑連兵為寇,代郡以東尤被烏恒之害“,烏桓、鮮卑、匈奴聯軍再次卷土重來,其中烏桓國占臨近漢朝邊塞的地利,白天出兵騷擾搶奪,晚上回傢修養睡覺,給東漢統治者和代、上谷、漁陽、右北平、遼西五個郡的百姓,帶來瞭莫大的困擾。

“烏桓居上谷塞外白山者最為強富,援將三千騎擊之,無功而還。”——《資治通鑒·漢紀》

烏桓為什麼會成東漢雇傭軍?看完他與兩漢的相愛相殺,你就明白瞭

東漢部分疆域圖:五郡主要在幽州

烏桓鐵騎成為東漢雇傭軍的始末

你說,東漢時期的烏桓人趁著自己輕裝快馬、來去如風的優勢,過劫掠為生的日子,豈不是既有美酒、又有自由,何其樂哉,為什麼會在僅僅一年後就歸附東漢,成為人傢麾下指哪打哪的世襲雇傭軍呢?

首先,起著絕對因素的是:烏桓、鮮卑、匈奴的”鐵三角聯軍”關系破裂。 光武二十一年的時候,烏桓、匈奴和鮮卑聯合搶掠漢朝,其中烏桓搶掠五郡、匈奴搶掠兩郡(上谷及中山二郡)。此次劫掠,烏桓可謂是賺的盆滿缽溢,匈奴也多多少少撈瞭一筆不義之財,可鮮卑就慘瞭,直接把老婆本都折進去瞭。當時,鮮卑一萬多騎兵,侵犯遼東郡,結果沒想到遼東郡的郡守蔡肜是個狠人,直接身先士卒、悍勇無畏,帶著幾千漢軍把鮮卑一萬多騎兵打的四散而逃“投水死者過半”,之後的鮮卑人“畏肜,不敢復窺塞”,直接被廢掉。

烏桓為什麼會成東漢雇傭軍?看完他與兩漢的相愛相殺,你就明白瞭

光武二十二年,匈奴單於烏達鞮侯去世,弟弟左賢王蒲奴繼位,期間,匈奴內部發生瞭連年的幹旱和蝗災,導致”赤地數千裡,人畜饑疫,死耗大半“,使得匈奴國力大減,迫於漢朝的威勢,匈奴不得不向漢朝求和。而匈奴國力的衰減,引起瞭烏桓的覬覦,不知道烏桓是因為記起瞭被匈奴亡國的恥辱、還是不滿匈奴向漢朝求和背叛”聯軍”,亦或是單純的看不上國力衰減的匈奴,這個窮兄弟。

終於,烏桓忍不住出手瞭,”乘匈奴之弱,擊破之,匈奴北徙千裡“,這一戰直接把匈奴給打殘瞭,也把”聯軍”的名頭給破壞瞭。此時的烏桓雖然通過此戰,展現出來瞭貌似強大的軍事實力,但實則已獨木難支“。烏桓人也明白這一點,鐵三角聯軍”已去其二,僅剩自己一個也難有什麼作為,再加上東漢政局逐漸穩定,還是稱臣吧,好歹混口”俸祿”養傢。

烏桓為什麼會成東漢雇傭軍?看完他與兩漢的相愛相殺,你就明白瞭

其次,影響因素就是:光武帝給的”豐厚薪水”。 為什麼說史君對這份豐厚薪水打個雙引號呢?因為史料對漢武帝給烏桓鐵騎的”納降費“並沒有明言其數,就連《資治通鑒》也僅用:”以幣帛招降烏桓“七個字一筆帶過,不像對南匈奴依附時那樣:“歲時賞賜,動輒億萬“,起碼有個確切數目。但是,我們通過推算也可以得出,此數目必定不少!

一是從實力上分析,一個能把匈奴打的”北徙千裡“且”塞外白山者最為強富“的民族,即便已有瞭投降之心,就算”納降費”是東漢給烏恒準備的和好臺階,但沒有能看得上眼的”財物”誘惑,像烏桓這樣時不時搶掠你一把的”塞外大盜”,豈能就這般輕輕松松的”金盆洗手”嗎?

烏桓為什麼會成東漢雇傭軍?看完他與兩漢的相愛相殺,你就明白瞭

二是從之後烏桓國赫旦等人率領部屬歸附漢朝時,東漢的賜予的封爵就可以看出來,建武二十五年,光武帝”詔封烏桓渠帥為侯、王、君長者八十一人“,向來吝嗇爵位的封建王朝,能如此慷慨的就賞賜給烏桓部人八十一個爵位,可想而知,其他方面的財物賞賜亦不薄也。

不過,之後的烏桓人”使居塞內,佈於緣邊諸郡“,確實也為東漢的邊防事業做出瞭卓越的貢獻。尤其是遼西、遼東、右北平三郡的烏桓悍卒,配上來自科爾沁草原腹地的戰馬,組成的烏桓突騎,更是當世騎兵之精銳。作為東漢的戰時先鋒,不僅作戰驍勇異常,更贏得瞭”天下名騎“的美譽。

烏桓為什麼會成東漢雇傭軍?看完他與兩漢的相愛相殺,你就明白瞭

總結:

光武帝憑借著”以幣帛招降烏桓”,並令其”使居塞內,佈於緣邊諸郡“的方式,實則以構成瞭東漢統治者花錢雇傭,烏桓部人收費接受雇傭的雇傭與被雇傭關系,再加上”詔封烏桓渠帥為侯、王、君長者”的爵位封賞,無疑更是把這種雇傭關系給世襲瞭下來。

烏桓為什麼會成東漢雇傭軍?看完他與兩漢的相愛相殺,你就明白瞭

東漢光武帝劉秀

都說光武帝劉秀是”天選之子”,從起兵到立國,是”氣運加身”的說法,實在是有失偏頗的。如果說從漢武帝身上我們看到的是“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的”勇“,那麼從光武帝身上我們看到的就是”以柔道治天下”的”仁”。在處理民族關系時,尤其是處理漢朝與塞外民族的外交關系時,一昧的憑借武力鎮壓,固然能博得一時之臣服,但究其根本,還是難得人心。殊不知,“水至柔而能克剛”

東漢初立,南匈奴和烏桓部族便紛紛歸附,固然是因為“三角聯軍”關系的破裂自身式微,但另一方面,又何嘗不是看到瞭自身依附東漢後的大好前程。不僅起著”抱哥哥大腿,有肉吃”的心態,還有被光武帝仁愛寬恕和讓利於民的行事風格所感化,知道自己”抱哥哥大腿,哥哥會分給自己肉“。

而接受東漢的封賞後,便恪守己責,幫助東漢抵禦之後的匈奴和鮮卑入侵,長達半個世紀的烏桓部人,也確實用自己的切實行動,來報答瞭這份“仁”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