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俠侶:賞文學與歷史真假尹志平,品金庸勾勒的女性“悲憫美”

“年少好任俠,尤喜讀金庸。”雖然,不敢說能把“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中的十四本書倒背如流,但是大致情節,卻可以信手捏來!

讀到楊過小龍女出古墓闖天下時,胸中自是一番意氣風發。讀到楊過小龍女大破金輪法王時,胸中自有一腔激昂熱血。即使是楊過被郭芙砍斷一隻手臂,也從不曾感到黯然,隻當做是小說裡斷臂還恩的慷慨。可讀到小龍女先被歐陽鋒點穴,後又被尹志平上前玷污這段情節時,卻久久不能釋然。

神雕俠侶:賞文學與歷史真假尹志平,品金庸勾勒的女性“悲憫美”

金庸老爺子書中,不管是丘處機,還是襄陽之戰,俱可在現實中找到對應的依照,那麼《神雕俠侶》中的尹志平在歷史上的現實形象如何呢?

於是,說史君進一步深扒,本想看看尹志平,是否如小說中的那樣“持齋不受戒”“色膽包天”,沒想到卻在偶然間得到瞭另一段秘聞!

神雕俠侶:賞文學與歷史真假尹志平,品金庸勾勒的女性“悲憫美”

《神雕俠侶》中的尹志平

如果,去掉尹志平與小龍女的那段私事,客觀來講,其實《神雕俠侶》中的尹志平也是有可取之處的;

(一)不僅沉迷於情情愛愛,胸中自有一腔民族大義。

從尹志平接任全真教掌門後,面對強勢的遼人賜予下的豐厚賞賜,寧願被威脅,都要抵擋異族的侵犯,不願意接受來看,尹志平實在是:“富貴不淫,威武不屈”的好漢子一枚。甚至,就連最後的自殺,一方面是因為對自己采取不當行為占有小龍女的愧疚,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出於對民族大義的維護。

其接任全真教掌教的第一天,就從上任、退任、去世,三者的輪回中走瞭一遭,實在是金庸著作中再典型的悲劇人物不過瞭。

神雕俠侶:賞文學與歷史真假尹志平,品金庸勾勒的女性“悲憫美”

劇照:尹志平之死

(二)精明強幹,又喜愛學習的“二好”學生

為什麼不說他是“三好學生”呢?就從他對小龍女趁虛而入的行為來看,很明顯就人品不過關,所以“二好”的評分,已經很客觀瞭。

為什麼說尹志平喜愛學習呢?金庸筆下的全真七子個個可都不是庸手,雖然被各種高來高去的諸如:東邪西毒、南僧北丐、成年後的楊過、初出茅廬的小龍女和外來和尚金輪法王,各種碾壓。但是,也是江湖上頂尖的二流高手不是?就連郭靖,為幼時楊過擇師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全真教,而全真教最強的七個人,也就數全真七子瞭,而尹志平是全真七子之下的第一人,你說這樣的人能是庸手嗎?其武功就算不是“最上乘”,那也不是“下三流”的小角色,與普通高手相比不入宗師,也得添列一二流高手之榜。

神雕俠侶:賞文學與歷史真假尹志平,品金庸勾勒的女性“悲憫美”

所以,從功夫上來看,說他愛學習(他祖師是中神通王重陽),一點也不為過,隻不過,武功的學習一分靠勤奮,三分靠天分,六分靠跳崖,沒有過人的根骨和慘兮兮的身世,所以沒有當成“宗師級”的高手,也情有可原。

而精明強幹一點,從尹志平處事風格以及被選為全真教接班人來看,也可以看出。全真教選拔,這麼多人沒挑上,偏偏選瞭他?不是看中他的能力,能是看中他趁人之危?必不能啊。

神雕俠侶:賞文學與歷史真假尹志平,品金庸勾勒的女性“悲憫美”

(三)無知無畏、不喜拘束

歡喜自由,是道傢人的正常追求,但是,道傢人的禁欲,他是沒有學會。

年輕造就瞭他的無知無畏,不喜拘束造就瞭他輕視教規、教義。全真教教義中的:“除情去欲、明性見道、嚴守戒律、苦己利人”四點,更一點都沒有做到。

僅僅是出於對小龍女的癡戀,出於一廂情願、日思夜想的感情,就趁人傢被點穴,不能動的機會,為所欲為?用卑鄙的手段,玷污瞭人傢的清白。豈是君子所為?

神雕俠侶:賞文學與歷史真假尹志平,品金庸勾勒的女性“悲憫美”

長春觀

歷史中的尹志平

尹志平在歷史上還,確有其人,不過此文化志平與現實志平,是否相同呢?小說的描寫與歷史記載,有什麼區別呢?

(一)相同點:

1、兩者名字相同。(開個玩笑)

2、活動時期基本一致,且同為全真七子之一的丘處機弟子。歷史上真實的尹志平,生於金大定九年(1169),並與金明呂二年(1191),也就二十三歲時,在山東省棲霞縣拜丘處機為師父,執弟子禮。

3、都是勤奮好學的好學生。尹志平也就是太和真人,在丘處機長春真人門下,學習很久,盡得師父之“玄妙”,在附近道名遠播,參道者絡繹不絕,為丘處機十八隨行弟子之“冠”。

神雕俠侶:賞文學與歷史真假尹志平,品金庸勾勒的女性“悲憫美”

(二)不同點:

1、歲數不同。小說中尹志平,是在擔任全真教後,就直接身死,可謂是壯年去世。歷史上的尹志平卻是德高望重、長壽有道。有多長壽?金大定九年出生,直到憲宗元年(1251)春才去世,享年82歲。

2、並沒有什麼“抗遼喜宋”情緒。歷史上的尹志平,出生的時間就是金朝、元朝和宋朝的交替時代,北宋馬上都要沒瞭,而且在此期間更是先隨師父“北上燕京(金朝首都),西覲成吉思汗於大雪山”,可謂是金遼風光都享受瞭一把,能有什麼民族情緒。再者全真教是北方大教,尹志平是第六代全真教掌教,為瞭維護自傢的興旺免不瞭要與金元政權親近一點,事後全真教的興旺也是證明瞭這一點,還多次接受瞭蒙古的賜封,幫助人傢平定起義軍。

神雕俠侶:賞文學與歷史真假尹志平,品金庸勾勒的女性“悲憫美”

成吉思汗與麾下的蒙古騎兵

3、自律心極強。

真實的尹志平德高望重、清心寡欲,在生活中更是時常勉勵弟子恭敬謙和、苦己利人、勿以善小而不為、退一步海闊天空,之後功成名就之時,四方訪客不絕,更是抽身退隱去瞭偏僻的地方修身養性。你說這樣一個不貪戀權勢、沒有欲望,隻以“修仙成道”為畢生事業的人,會看不穿朱顏白骨的道理嗎?不會的。

金庸為什麼要小說中歪曲尹志平?

首先,從情感上來說令讀者難以接受。就拿我來說吧,當時讀到小說中這一段話時,可謂是氣憤填庸,把書丟出時,書砸壞瞭電視,還挨瞭父親一頓胖揍:

“她初時隻道是歐陽鋒忽施強暴,但與那人面龐相觸之際,卻覺他臉上光滑,決非歐陽鋒的滿臉口髯。她心中一蕩,驚懼漸去,情欲暗生,心想原來楊過這孩子卻來戲我。”——《神殿俠侶》

神雕俠侶:賞文學與歷史真假尹志平,品金庸勾勒的女性“悲憫美”

但是從小說的創作來看,一波三折、跌宕起伏的小說情節設定,很有必要性,也很成功的。不僅使得小龍女這個角色有瞭“ 悲憫美”的形象。男女之間的情情愛愛,或者說男生對女生的喜歡,一方面是出於對美的追求,出於對另一半未知神秘的渴望,另一方面則是出於,對柔弱女性的憐惜。小龍女武功高強的這個設定,就像是《愛情公寓》中會彈一閃的胡一菲,是一種拒人千裡之外的美。

其《紅樓夢》中的林黛玉與《神雕俠侶》中的小龍女相同,都是“ 悲憫美”塑造得最成功的角色。尤其,是讀到黛玉淒慘的身世、病態的身軀、葬花的嬌柔時,難免易生出無邊的“保護欲”。

“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林黛玉

神雕俠侶:賞文學與歷史真假尹志平,品金庸勾勒的女性“悲憫美”

正如,完整無缺相敬如賓的愛是人人都渴望追尋的,而稍微有點瑕疵吵吵鬧鬧的愛,反倒是更令人感到溫馨。太過強勢的女性,往往容易缺乏一種柔柔弱弱的美感,使讀者的喜歡顯得不真實,而真正的把“美”的外衣褪去後的,才是打動人心的美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