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為人知的宋遼戰史開端—979石嶺關之戰

主編:李沛隆726。作者:天俊。本文隸屬於歐羅巴上的公牛,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一般而言,人們習慣上以發生於979年的幽州-高梁河之戰作為宋遼戰爭史的開端。但實際上,在這場大戰之前,兩國已然為瞭北漢多次大打出手。

鮮為人知的宋遼戰史開端—979石嶺關之戰

但考慮到宋太祖時代曾經與遼國達成過所謂的“雄州和議”,故兩軍的交鋒在979年前多表現為小規模部隊的邊境沖突。而真正促使宋遼之間由沖突向大規模會戰轉變的,其實是發生在幽州-高梁河之戰前的石嶺關之戰。因而,將石嶺關一役作為宋遼戰史的開端,或許更為妥當。

石嶺關,遼人稱之為白馬嶺,位於今山西陽曲東北關城之南。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地方之所以會被載入史冊,還要從979年(北宋太平興國四年、遼保寧十一年)宋太宗發兵進攻北漢講起。

鮮為人知的宋遼戰史開端—979石嶺關之戰

話說宋太祖在位時,宋軍曾先後三次征討北漢,三次征討無不是包圍瞭北漢都城太原,可都在即將勝利時功敗垂成。失利的原因,一是太原軍民的抵抗之激烈大大超出宋軍的預料,以至於宋軍為攻城消耗瞭遠超計劃之內人力物力;二是作為北漢堅定的盟友,遼軍三番五次的馳援讓宋軍在太原城下如鯁在喉、腹背受敵,這是北漢能夠堅挺下來最重要的外援。

因此,當979年宋太宗決心一勞永逸地解決北漢問題時,對上述兩方面做瞭充分發考慮:集中絕對優勢的兵力和足夠的後勤力量進行攻城,不拿下太原誓不罷休;同時遣精兵悍將守禦遼軍入漢的通道,對其援軍予以堅決阻擊,斷瞭北漢妄圖依靠遼國援助而生存下去的念頭。

鮮為人知的宋遼戰史開端—979石嶺關之戰

而石嶺關,正在遼軍入援北漢的必由之路上。對於宋軍來說,隻要牢牢控制此地,就能夠實現其“圍城打援”,防止遼軍搗亂以便專心攻城的戰略目標。對此,宋太宗將扼守石嶺關的重任交給瞭素以勇悍著稱的雲州觀察使郭進,命其率軍進駐石嶺關,不得放遼人一兵一卒通過。

郭進,深州博野(今河北博野)人。少時的他曾在一個富戶傢中打工。由於其生性豪爽,經常與朋友一起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其雇主傢的少爺覺得這廝如此作為,久後必是禍患,欲除之而後快。

所幸,少爺的一個女傭竺氏不知怎地得到瞭消息,便趕緊告訴郭進跑路。當時正值天下大亂,無處可去的郭進一咬牙,投在瞭河東節度使劉知遠麾下,當瞭河東軍的一個兵頭。

後來劉知遠稱帝,建立後漢,郭進主動請纓,率領一軍平定河北,連戰連捷,成為當時名震天下的一員勇將。所以後來周太祖郭威、宋太祖趙匡胤都對其青睞有加,命其坐鎮河北,抵禦北漢和遼軍的擾邊。

鮮為人知的宋遼戰史開端—979石嶺關之戰

接到任命,郭進深知自己責任重大,於是立即率軍進駐石嶺關。而那邊,宋太宗率軍進展異常順利,很快就包圍瞭太原並開始攻城。得到消息後,郭進明白,遼國援軍就要到瞭。於是他命令官兵立即整理軍器、鎧甲,並修築好工事,決心給遠道而來的遼國人一個好看。

果如郭進所料,宋軍剛剛進入漢境,北漢求援的使者就到瞭遼國。很顯然,如果北漢滅亡,遼國不僅將失去牽制宋朝的一個重要棋子,而且宋軍下一步進攻的方向也很有可能轉到幽雲十六州來。

為此,遼國最高層沒有絲毫猶豫,立即做出部署:以大將耶律沙為統帥,冀王耶律敵烈為監軍,率六萬鐵騎馳援星夜太原;另有樞密副使耶律抹隻負責調度各方、接濟軍需,南院大王耶律斜軫率所部人馬為後應,以防不測。

三月十六日晨,斥候向郭進報告:在石嶺關之北塵土飛揚,似有大隊人馬殺到。很明顯,遼軍已經來瞭。此次阻援能否成功,將是宋軍能否平滅北漢的重要前提,郭進不敢怠慢,迅速命令各部集結。

郭進登高遠眺,見遼軍雖行進極快,但人馬不亂,旗幟不散,真是一支勁旅!不過,作為一員沙場宿將,對手越是強大,就越能調動其腎上腺激素的分泌。此時的郭進就好比老饕嗅到瞭美食。他披掛上馬,領軍出關,向著遼軍行進的方向開去。

幾乎同時,耶律沙也通過斥候得知,宋軍已在前面列陣待敵。對遼軍來說,他們可以選擇繞開這個地方,從別處救援太原。但石嶺關這條路,卻是距太原最近、也是最好走的一條。如果繞道別處,恐怕還沒等遼軍趕到,太原城就要跪下唱征服瞭。所以,耶律沙面對近有宋軍阻攔、遠有太原告急的雙重難題,心中甚是猶豫。思索良久,他下令大軍暫停前進,原地休整。

耶律沙的命令剛剛發出,監軍耶律敵烈卻不幹瞭。這位大遼冀王系遼太宗之子,爵封親王,一直不甘於屈居耶律沙之下,所以一路之上一直和耶律沙唱反調。他見耶律沙傳令休整,便極不耐煩地唱反調:休整個甚?太原危若累卵,哪有時間在這裡磨蹭?

我軍士氣正高,不趁此時機消滅眼前的敵人,一舉打到太原城下,還等什麼?耶律沙見大爺來脾氣瞭,指著宋軍大陣說,看見沒,宋軍陣勢嚴整,顯然早有準備,他們以逸待勞,我軍貿然出擊,能有勝算嗎?

一個要打,一個要穩,怎麼辦?遼軍另一員大將樞密副使耶律抹隻的意見就極為重要瞭。耶律抹隻想瞭一會兒,覺得耶律敵烈得罪不得,就算打不贏,自己不是主將,到時候皇帝怪罪下來,也是耶律沙先背鍋。想到這兒,他馬上主張遼軍應該立即進攻。這下2:1,耶律沙沒辦法,隻得改變命令,命遼軍各部整頓裝備,發起進攻。

石嶺關前有一條不深不淺的白馬澗,將宋遼兩軍隔開。遼軍要想進攻,就必須先渡河。號角響起,遼軍各部立即按照先後次序完成整隊,下水渡澗。郭進見遼軍如此,意識到機會來瞭,於是佈置弓弩手彎弓搭箭。很快,遼軍前哨部隊渡過瞭白馬澗,趕緊就地修築工事,以接應後續主力。

郭進之所以沒有按照兵法所雲待敵“半渡而擊之”,是因為他認為遼軍前哨多是輕裝步騎,戰鬥力不強,放他們過來不難對付。且不收拾他們,可以讓遼軍主力誤以為宋軍尚未做好準備,這樣他們就會沒有顧慮全力渡澗。等這幫傢夥渡到一半的時候再出手,豈不美哉?

鮮為人知的宋遼戰史開端—979石嶺關之戰

果然,見宋軍對遼軍前哨毫無動作,耶律沙一直揪著的心不禁稍微緩瞭緩,八成宋軍還沒準備好?機不可失,他趕緊讓遼軍主力悉數下水渡澗。郭進期盼已久的良機到瞭——給我打!隻見漫天箭雨沖著遼軍射瞭過去,可憐不少遼軍尚在齊腰深的水裡艱難爬行,就被射成瞭刺蝟。

郭進動手瞭,耶律沙沒轍,隻能一面催促遼軍抓緊一切時間渡過澗去,一面讓已上岸的前哨部隊發起進攻,擾亂宋軍陣勢。遼軍前哨抱定必死之心,向宋軍發起沖擊。

郭進命人揮動令旗,弓弩手後撤,兩翼精銳騎兵迅速突前,很快就將遼軍前哨殺得人仰馬翻。有些遼軍好不容易上瞭岸,但由於缺乏統一指揮,加之衣甲盡濕,根本無心作戰,見前哨人馬潰散,幹脆掉頭往回跑。

形勢對遼軍來說已經非常緊急瞭,耶律沙隻得親率本部兵馬向前沖去,以激勵士氣。那個把遼軍往窩裡帶的監軍耶律敵烈倒是夠爺們,和兒子們一起各帶親兵大吼著殺向前去。但郭進根本不給敵人任何喘息之機,他揮動鐵鞭,領兵將遼軍攪得七零八落。

鮮為人知的宋遼戰史開端—979石嶺關之戰

一時間,白馬澗裡到處都是遼軍官兵的屍體。激戰中,耶律敵烈父子和耶律沙的四個兒子先後被宋軍擊斃。耶律沙身中數箭,多虧他穿著厚甲,箭皆嵌在甲上。那些仍在水裡沒有上岸的遼軍最慘,是進也不行退也不行,隻能像活靶子一樣被宋軍用弓弩挨個點名。

眼瞅遼軍就要全軍覆沒,危急時刻,耶律斜軫率領的後援部隊及時趕來。耶律斜軫臨危不亂,命令官兵用強弓勁弩集中射擊宋軍軍陣的一腳,打開瞭一個口子,這才讓隻剩一口氣的耶律沙、耶律抹隻等逃出生天。

郭進見遼軍後援不是善茬,而且己方阻援目的也已達到,遂鳴金收兵。這場宋遼兩軍的首次大規模交鋒,終以宋軍大勝落下帷幕。

石嶺關之戰,可謂是宋遼多年來邊境沖突不斷積累後的一個大爆發,也是遼軍收到的第一個慘敗。此役的勝利,確保瞭宋軍最終順利攻克太原、平滅北漢,由此結束瞭五代十國的大亂世。

但此戰的勝利,卻使宋太宗低估瞭遼軍戰力,故而在隨後不顧反對發兵攻遼,最終在高梁河畔鎩羽而歸。可以說,正是因為此役獲勝,宋太宗才在平滅北漢後堅定瞭乘勢收取幽雲十六州的決心,這也就有瞭後來兩國之間持續25年的恩恩怨怨。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