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力遠超核武,但卻無污染的“反物質炸彈”,你能抵擋誘惑嗎?

相信提到人類目前威力最大的武器,核武器必然是排在第一位的。但是,比核武器威力更加強大的武器也存在著,反物質炸彈自然就是其中的一個。隻不過,目前反物質炸彈人們並沒有研究出來,隻是作為一種假想武器,在各種科幻小說以及影視劇中反物質炸彈經常登場。而反物質炸彈的制造非常的困難,但世界各國對於它都表示出瞭強烈的好奇心,紛紛投入大筆資金進行研究。和人類目前的原子彈、氫彈相比,反物質炸彈有著最幹凈的氫彈之稱,其爆炸威力超過瞭氫彈,但卻沒有任何的核輻射,這對於世界各國來說無疑是最符合戰略需求的,戰爭的目的就是為瞭掠奪資源、土地,而核武器之所以讓人們互相忌憚的原因就是它爆炸之後所產生的核輻射將會導致這片土地受到非常嚴重的污染,很多年都無法居住,占領這片沒有任何意義的土地無疑也是不符合戰爭的宗旨,反而會激起目標國最激烈的反抗,一旦對方也有核武器的話自己也是討不到任何的好處。相比之下,反物質彈不僅有著遠超核武的威力,還沒有核輻射污染,自然是各國心目中最佳的武器。

威力遠超核武,但卻無污染的“反物質炸彈”,你能抵擋誘惑嗎?

反物質彈在理論上的優勢

物質與反物質相撞會將其100%質量轉化成能量(高能伽瑪射線),而利用聚變反應的氫彈則大約是隻有0.7%的質能轉換。

關於反物質的研究

所謂反物質其實就是指與物質的粒子類似,帶有相反電性或自旋和力矩的物質粒子。每一種基本粒子都有其對應的反粒子。當基本粒子與其反粒子相遇時,會同時湮滅。

受到通古斯大爆炸等三大“世紀之謎”的啟發,科學界在1986年開始提出三次大爆炸可能是反物質發揮作用的結論。1997年,科學傢宣佈發現瞭“銀心反物質噴泉”,使科學傢們尋找反物質的熱情再次高漲起來。其實,反物質與普通物質並無兩樣,所不同的是,組成反物質的粒子與組成人們所熟知的一般物質電荷相反。早在1928年,著名的物理學傢狄拉克通過數學計算,提出瞭一項大膽預測:在宇宙中,存在著一種新的粒子,這種粒子除帶正電荷之外,所有性質都與電子相同,即帶有正電荷而質量與壽命都與電子相等的粒子(反電子),即狄拉克反物質假說。1932年,美國科學傢安德森驗證瞭狄拉克的預測。他在分析研究宇宙射線中發現瞭這種粒子,它的質量和帶電量同電子一樣,隻是它帶的是正電,是電子的反粒子,被稱作正電子,而電子帶的是負電。1955年,在美國貝克利的質子加速器中反質子和反中子相繼被找到。60年代,基本粒子中的反粒子差不多全被物理學傢們找到。一個反物質的世界漸漸被科學傢像考古般地”挖掘”瞭出來。1996年1月,歐洲粒子中心的科學傢們利用粒子對撞機使高速的氙原子與反質子相撞,獲得瞭9個反氫原子,雖然這些反氫原子在億分之三秒後就分散成為反質子和反電子,但標志著人類已經能夠制造出反物質瞭。反物質的原子核是由反質子和反中子構成的”負核”,外有正電子環繞。由反粒子構成的物質叫反物質。許多物理學傢認為反粒子是由原來粒子的內部結構被“鏡面倒轉”以後得到的。正如,當你照鏡子時,鏡中的那個你如果真的存在,並出現在你面前,那麼鏡中那個你就叫做“反你”。許多反物質的研究者還這樣推測:在開天辟地的那個時刻,物質和反物質就分離開,構成瞭兩個宇宙,一個稱做“宇宙”,另一個則是“反宇宙”,它們互相排斥並且以很大的速度互相遠離。反物質正是一般物質的對立面,而一般物質就是構成宇宙的主要部分。反物質一旦同我們世界的”正物質”接觸,便會在瞬間發生爆炸,物質和反物質變為光子或介子,釋放巨大能量,產生”湮滅”現象。據人類所知,反物質可能是世界上最有威力的能量源和爆炸性物質。根據愛因斯坦相對論中著名的質能換算公式E=mc2,微量的反物質便能產生驚人的巨大能量。它能以輻射形式百分之百的效率釋放能量,而二核裂變的效率是百分之一點五。美國蘭德公司在一份反物質實驗報告中指出,當1克反物質與1克物質相互碰撞湮滅時,放出的能量是5×107千瓦時,約為6兆瓦年。但是,反物質極不穩定,它可以把接觸到的任何東西都化為灰燼,連空氣也不能例外。世界上任何大型的粒子加速器裡都可以制造出小量的反物質,但是無法大規模又便宜地生產出足夠多的反物質。2004年3月24日,在美國宇航局召開的“先進概念研討會”上,美國人公佈的數據顯示,生產一千億分之一克的反物質,需要耗資近60億美元。但是,據2008年10月18日美國《自然》雜志報道,美國軍方科學傢發明瞭一種產生反物質的新方法。除此之外,歐洲有關研究中心已經在開發一種新型的反物質減速器,這是一種先進的反物質生產設備,這種設備將有望大幅度提高反物質的生產能力。

威力遠超核武,但卻無污染的“反物質炸彈”,你能抵擋誘惑嗎?

其實就像我們之前經常說的陰陽那樣,古時候人們經常用“陽”代表人們現在所生活的世界,而“陰”則代表人們死後靈魂去往的世界,正好是兩個相對立的世界,而兩者一旦發生碰撞必然會出現一些奇妙的現象。

目前制造反物質炸彈所面臨的困難

雖然反物質炸彈的威力強大,但是人類目前的科技水平並不能夠解決反物質生產中的一些困難,比如如何能夠便宜地生產制造出足夠多的反物質,反物質如何被安全、有效地保存。如何在小型空間內儲存足夠的反物質,如把它們裝入瓶子,而不是存放在強大的電磁場內。事實上,反物質並非象一些科學傢描述的那樣法力無邊,因為在關於反物質的學術研究方面,仍有六個主要方面的問題有待於進一步深入研究,得到實質性的突破。

六個待解決問題如下:

①電與磁的能量交換本質依然不詳。該觀點認為,人工獲得反物質及其應用的說法則是站不住腳的。

②正物質不能束縛反物質。該觀點認為,獲得的反物質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反物質。

③人工磁場難以束縛反物質。該觀點認為,被束縛於強大的人工電磁場下的反物質,容易出現風險。

④反物質是單向不可逆的。該觀點認為,反物質炸彈在儲備設備壽命到期且沒有機會使用的時候,最終湮滅之時必將使儲備者受害。

⑤用正物質不能制造出反物質。該觀點認為,在正物質的環境裡尋找反物質,是不可能實現的事情。

⑥湮滅機理不詳。該觀點認為,正反物質湮滅過程中,正物質與反物質的湮滅機理沒有本質性認識。

不僅是技術制造方面存在著問題,理論方面同時也存在著這麼多的矛盾。

威力遠超核武,但卻無污染的“反物質炸彈”,你能抵擋誘惑嗎?

關於反物質的最新進展

美國反物質彈研究取得重大突破,2008年10月18日,《自然》雜志報道美國軍方科學傢發明瞭一種產生反物質的新方法,使得產生百萬分之一克反物質的成本從10億美元降低到瞭1億美元。這意味著美國反物質彈的研究取得重大突破。 歷史事實:美國1983年就開始研制反物質彈 1983年,美國蘭德公司耗資200萬美元為美國空軍進行瞭一項生產10萬億個反質子/秒的技術的可行性研究和使用該技術制造“質子炸彈”的可行性研究。 美國軍方秘密研制以反物質作為彈藥的“質子炸彈”已經有25年,總投入超過600億美元。 1989年7月,歐洲核物理組織首次“捕獲”到反質子,其生成率達1000萬個反質子/秒,但由於試驗條件還不夠穩定,反質子僅保持約10分鐘。

能夠造出來但是如何確保安全也是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

所有的武器裝備在被制造出來之後,並不會一味地最求威力,安全的保存和使用也是人們必須要思考的一個問題。大傢知道,即使是核武器,隻要包容好、包裝好、安放好,就相安無事。可是,反物質卻不象普通物質這樣,而是需要強大的磁場能量來束縛。然而,強大並不可間斷的磁場能量,不僅需要更加先進可靠的設備,更需要強大的電能來維持。因此,所謂的反物質炸彈的應用,則不是那麼輕而易舉的事情。反物質炸彈的安全性也是難以超越的,因為技術風險巨大,一旦失控,那就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麼簡單,而首先毀滅的不是別人,而恰恰是是操刀者自己。而且,核聚變的能量比核裂變大,正反物質湮滅釋放的能量比核聚變還大。反物質彈的威力可以小到1千克TNT當量,也可以大到1萬億噸TNT當量。反物質彈可以直接摧毀一顆大行星,是名符其實的星球炸彈。一顆反物質彈就可以確保摧毀地球,因此確保生存的難度將越來越大。因此,如果想要完美的造出反物質炸彈,理論問題和技術方面的問題人們都要解決。

威力遠超核武,但卻無污染的“反物質炸彈”,你能抵擋誘惑嗎?

反物質炸彈的優點

上文中也提到反物質炸彈有著遠超核武的威力,但卻沒有核武的輻射。關於這一點,用具體的數據來表明相信更為直觀。反物質彈湮滅反應最大優點就是能量密度極大且易於點燃,不像原子彈裂變反應那樣要求臨界質量,也不像氫彈聚變反應那樣要求起始的點火溫度。1克反質子與質子發生湮滅就是3.78萬噸TNT當量。反物質彈的當量可以從3X10-10J到1萬億噸TNT當量,甚至無限大之間任意調節。

反物質的光明前景

一是用作超高速火箭的推進燃料,如亞光速火箭的燃料;二是用作空間軌道上軍用站以及其他領域的超小型、超輕型能量發生器;三是用作啟動聚變彈的“核扳機”;四是用作集能束武器,如可任意調節的反物質炸彈。如果人類能夠完全的掌握反物質的話,那麼我們一直幻想的星際旅行也未必不能實現。

威力遠超核武,但卻無污染的“反物質炸彈”,你能抵擋誘惑嗎?

這些進步為我們帶來的困惑

從已知的信息中我們可以看到,利用反物質制造出來的武器首先無輻射殘留這一優點就令許多國傢趨之若鶩,一旦這項技術真的實現的話,那麼這些國傢會不會將這一武器劃歸為常規武器,在戰場上肆無忌憚的使用。如果這一天真的來臨,我們又該何去何從。關於地球毀滅的說法我們不是沒聽過,“天方夜譚”也罷,有些科學根據也罷,離我們似乎很遙遠,但是科學的飛速發展讓世人不得不感嘆。人們不擔心:反物質被用來制造有史以來毀滅性最強的武器,距離“地球滅絕”為時還遠嗎?而近些年來人類過度的依賴於科技對地球的其他生物和環境都造成瞭傷害,許多動物現在可能已經成為瞭課本上曾經出現過的生物,南極冰川也在加速融化,臭氧層的破裂。遠的不說,就說最近的“新型冠狀病毒”的席卷,就是因為人類過度的獵殺野生動物追求舌尖上的美味所帶來的後果。而在這場同病毒的抗爭中,科技的作用也是非常巨大的,這也讓我們看到瞭科技對人類的美好,如果沒有科技我們現在很有可能會繼續忍受著疾病的折磨。但是,反物質之所以讓人們如此畏懼的就是它強大的威力連核武器也要略遜一籌,核武器因為存在輻射人們不能輕舉妄動,而反物質武器則消除瞭這一缺點,一旦這種武器強大的威力,它的誘惑所有的國傢真的能夠克制嗎?面對力量遠小於自己的野生動物,人類都能為瞭口舌之利去追殺它們,那麼對於反物質武器人類又能克制自己征服的欲望嗎?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