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極瞭歐債危機

疫情的沖擊看上去愈發的嚴重,歐洲的情況在持續的惡化,資本市場仍舊處在高幅震蕩。回顧目前的疫情,意大利,德國已經比較嚴重,但是終於等到他們要采取政策的好消息,從中國的情況來看,疫情是可以防控的,集中力量去做事情,疫情總會控制。

本次疫情下,歐洲三大股指都接近25%,已經超過的歐債危機時刻的跌幅,但是似乎問題仍舊沒有出現解決的苗頭,市場還是很恐慌,英國超前降息50點,對市場的提振還是有限。最終還是需要回歸到財政政策發力,這一點全球都一樣,盡管意大利以及德國都有動作似乎還不夠。

從國內的宏觀環境看,跟當時的11-12年是非常類似的,而且這次疫情沖擊應該是加強版的歐債危機,回顧一下歷史看看當時的情況,還是比較有有利於市場的判斷。

2011年幾乎所以的宏觀經濟指標都開始下滑,而且通脹指標開始上行,比較典型的“類滯脹”模式,跟現在的宏觀情況是比較類似的,經濟下行,豬肉價格高企帶來CPI維持在持續高位。

從2011年下半年開始,歐洲的主權債務問題開始沖擊全球資本市場,這給世界經濟增長帶來新的不確定性,希臘西班牙以及意大利等國的主權債務風險快速的飆升,開始對中國等新興市場國傢開始沖擊。而這一次的情況,目前看也有些類似,隻是影響真實如何還未可知。

從12年開始,經濟情況開始出現顯著的下滑,工業指標全線回落,大傢都在討論保八,跟今天大傢普遍討論的能否完成經濟增長目標情況也較為類似。從貨幣政策上看,2011年12月貨幣政策開始放松,開始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在12年的2月以及5月績效下調;同時,在12年的6月以及7月開始進一步的下調存貸款的基準利率,完成整個貨幣政策的全面寬松。

從財政政策上看,政府逆周期的托底是在顯著的加強的,2012年發改委審批瞭一大批的項目,此時基建投資正式開始對中國經濟產生顯著的影響。從基建投資增速來看,在2011年底開始逐漸觸底,到12-13年快速的增加,最高超過25%。而同期的地產政策也是“上緊下松”進入12年後,地方政府的各種微調越來越多,包括公積金貸款額度,以及下調首套,二套比例,隨後開啟瞭一輪地產周期,跟目前的政策呼聲比較類似。盡管目前,中央政府一直在強調“房住不炒”,但是在地方政府財政壓力下,政策執行效果是非常的值得懷疑。“因城施策”最終的結果仍舊未可知,尤其是現在外部沖擊還沒發全面評估的時候。

今天,意大利的感染人數已經超過1萬,這顯然不是一個好的信號,好在各國政府已經準備采取“一切”政策來應對疫情。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也表示,由於新冠肺炎疫情,歐洲面臨像2008年那樣的危機。要求歐洲央行領導人研究所有可能的政策工具。

人類歷史上百萬年,沒有一次疫情是過去的,我相信這次也不例外,在最悲觀的時候,就是需要最樂觀的態度。

像極瞭歐債危機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