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的特點:被高估的不少,被低估的也很多,

在許多領域,主流世界與非主流世界,或者說發達地區與欠發達或落後地區的區別往往都是很大的。而這種區別有些事顯而易見、幾乎所有人都一眼能看出來且看明白的。

但有些領域或許就沒那麼容易發現瞭。

“非主流”的特點:被高估的不少,被低估的也很多,

比如經濟/科技領域,一般就相對比較容易比較出來差異;認知、意識領域的差別卻往往容易被經濟的相對快速發展所掩蓋。

而文化、藝術、意識領域,有一個比較有意思的特點:

  • 就是在比較發達的發展比較均衡的地區,不論是對藝術作品還是對藝術傢/藝人的評價,都有比較明確的相對統一的標準;不太容易出現大量特別高估的現象,可能會有比較低調冷門被略忽視的情況出現,被持續被低估的現象也相對較少。
  • 而相對發展不那麼均衡的地方,接觸到信息不完整、不直接,評價體系不統一、不完善,也不太成體系,大多憑借各自感覺,大眾的偏好主要受一些掌握話語權的人或最早接觸到此領域的人好惡傳播影響。容易出現特別被高估的人或事,也很多被低估甚至無視的傑出人、物。
“非主流”的特點:被高估的不少,被低估的也很多,

這種現象在體育領域同樣適用。比如說足球,尤其是足球“第三世界”,許多人特別熱衷甚至狂熱於推舉所謂“球王”。

主流足球圈雖然有一些球員歷史排名,其實多是綜合球員個人能力和對球隊發揮的作用加上幫助球隊取得的榮譽的總結,作為極致集體運動,基本不太提倡個人王者的說法;也可以說根本沒有“球王”之說。

就像喬丹幾乎是集體運動甚至絕大部分運動項目裡少見的毫無爭議的歷史第一人,但很少有叫他“球王”的,其實這麼叫也沒太大問題。不過這是一種文化區別

這其實很類似於,在現代文明之前(或現在依然未文明化的地區)人們熱衷於“千古一帝”“偉大君主”的傳說和期待;而文明世界幾無可能,即便某人真的做到瞭極大貢獻,也不足以讓人們推翻好不容易經歷文明更迭得來的價值認識和未來的可持續發展而去冒險“返古”倒退一樣。

“非主流”的特點:被高估的不少,被低估的也很多,

其實如果整體認知體系和評價客觀,僅僅是地方特色、叫法不同,倒也無可厚非。你願意把歷史排名前幾的都稱王,反正在自己傢裡多幾個王你也不介意。但如果常把一些實際很高的人貶很低或無視,把距離略遠甚至都不能占據絕對核心的球員推向“球王”寶座。

那就有點“掩耳盜鈴”的意思瞭。

#青雲計劃#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