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神宗最寵的鄭貴妃,毀瞭明朝卻能安然度過一生

萬歷是明神宗朱翊鈞的年號,神宗皇帝也是明朝在位時間最長的一個皇帝。明神宗10歲即位,20歲親政,24歲開始就極少上朝,27歲以後幹脆避居宮內不再上朝。因此,《明史》中是這樣評價神宗的:“明之亡,實亡於神宗。”神宗之所以不上朝,全是因為鄭貴妃的唆使與挑撥,產生瞭立儲之爭,致使神宗與群臣出現矛盾,30年不上朝。

明神宗最寵的鄭貴妃,毀瞭明朝卻能安然度過一生

神宗有次在母親李太後宮中看上瞭宮女王氏,並使其懷孕。王氏被神宗冊封為恭妃。隨後王恭妃產下一個男嬰,即神宗的長子朱常洛。隨後神宗在鄭氏的要求下,將她從淑嬪升為德妃,又升為貴妃。不久,鄭氏也為神宗生下瞭皇三子朱常洵,神宗立即晉封她為皇貴妃,皇貴妃這一封號始於此,位僅次於皇後,由此可見神宗對她的寵愛。

這一年,皇長子朱常洛已經5歲瞭,他的母親王恭妃始終沒有再晉封,神宗也遲遲不肯提立太子之事。大臣們從神宗的態度中揣測出他想廢長立幼,因此心中不滿,提出勸誡。其中有個叫作薑應麟的戶科給事中就在神宗冊封鄭氏為皇貴妃的當天上書,要求先封王恭妃(實際上要求神宗冊封朱常洛為太子),結果薑應麟以及為他說情的刑部主事孫如法等都因此而獲罪。

明神宗最寵的鄭貴妃,毀瞭明朝卻能安然度過一生

鄭氏還是被冊封為皇貴妃瞭。朝中大臣們幾乎一致反對神宗的這種舉動,神宗每日上朝時都會聽到大臣們的各種反對之聲,他開始對臨朝聽政十分厭惡。此時,神宗的母親已經老瞭,也不會再管他,張居正已死,神宗本以為朝中沒有人再能約束他,哪知其他大臣又對他吹毛求疵,讓他不勝其煩,於是他選擇在後宮中,在鄭氏的溫柔鄉裡尋找慰藉。

神宗和大臣們的關系越來越緊張,和鄭氏的關系卻越來越好,鄭氏也想趁此機會將自己的兒子推上太子之位。神宗寵愛鄭氏,因此十分喜愛朱常洵,心中也想要立朱常洵為太子。然而,朱常洛畢竟是長子,封建王朝的傳統都是“有嫡立嫡,無嫡立長”,如今皇後末育有子嗣,那麼立長子為太子就是正統。

明神宗最寵的鄭貴妃,毀瞭明朝卻能安然度過一生

為瞭讓朱常洵成為太子,神宗和鄭氏想盡瞭各種辦法。神宗雖然想盡辦法拖延立儲之事,不過也因為心急出瞭一些紕漏,首先就是他在貶薑應麟時下的聖旨中有這麼一句“立儲自有長幼之分”,這便等於承認瞭皇長子的地位。大臣們抓住他的這句話,要他兌現諾言。皇帝金口一開,什麼事情也挽回不瞭瞭,但神宗還不死心,繼續拖延。

接著,神宗和鄭氏又先後以皇長子年紀太小、等待嫡子出世等說法搪塞滿朝大臣,但都被大臣們一一否定瞭。鄭氏見這些計謀都沒有得逞,於是便要求神宗“三王並封”,就是同時封皇帝的長子、三子、四子為王(神宗二子早殤),這樣,三個皇子的身份地位就一樣瞭,便可以為立朱常洵為太子作鋪墊瞭。不過,這個計謀也被大臣們給識破瞭。

明神宗最寵的鄭貴妃,毀瞭明朝卻能安然度過一生

就這樣,這場立儲之戰持續瞭十幾年,雙方無數次的交鋒中,鄭氏越戰越勇,而神宗卻被弄得精疲力竭。最終,神宗於萬歷二十九年(1601)冊立皇長子朱常洛為皇太子。這樣,這場鬧劇一般的立儲風波才算結束。鄭氏雖然想盡瞭辦法,卻沒能占到半點便宜。鄭氏想當皇後的美夢雖然沒有實現,但是她一直在後宮中過著奢靡的生活,大肆斂財。為瞭滿足鄭氏的私欲,各種賦稅突然增加瞭不少,弄得百姓怨聲載道。當時臭名昭著的幾個礦監稅吏有陳奉、馬堂、梁永,這幾個傢夥都是鄭氏的心腹宦官,為瞭幫鄭氏聚斂財富,他們可謂幹盡壞事。

馬堂在臨清(今山東臨清)收稅時,縱容其手下爪牙在臨清日夜行劫。陳奉在湖廣征收店稅時,大肆搜刮,到瞭令人發指的地步,為瞭搜求更多的金銀財寶,他居然掘人墳墓,逼辱婦女。除瞭從商傢、百姓處增收各種苛捐雜稅外,他還脅迫谷城官員交出國庫中的金子。仗著鄭氏撐腰,他不僅大肆搜刮財物,還欺辱百姓。一次,他居然為瞭取樂,下令用火箭焚燒民房,一些不知情況而前往救火的人都死在瞭他手下官兵的刀劍之下。湖廣監察禦史馮應京上書彈劾他,神宗不僅不治陳奉之罪,反而將馮應京貶調到邊遠地區。

明神宗最寵的鄭貴妃,毀瞭明朝卻能安然度過一生

當時,這些人將地方攪得一團亂之後便帶著戰利品大搖大擺地回到京師,然後將這些金銀財物、奇珍異寶中的一部分進獻給神宗與鄭氏,剩下的則收入自己囊中。據史料記載,萬歷初年國傢每年的田府收入隻有四百萬兩白銀,而鄭氏和其他嬪妃一年的胭脂費就高達十萬兩白銀,實際上大部分白銀都是鄭氏揮霍的。

據說,當時這些宦官都將鄭氏稱為內主,皆聽命於她。鄭氏因此常常在神宗面前為他們討差事,出瞭什麼事情也替他們向神宗說情。因此,即便知道他們貪贓枉法,即便地方百姓和一些正直的官員紛紛要求懲辦這些宦官,神宗都努力為他們開脫,使他們得以逍遙法外。

明神宗最寵的鄭貴妃,毀瞭明朝卻能安然度過一生

朱常洛被立為太子後,朱常洵不久也被封為福王。按照律例,受封藩王應該立即到藩國就任,朱常洵卻在母親鄭氏的支持下遲遲不去封地洛陽。直到萬歷四十年(1612),在朝中大臣和太後的一再要求之下,鄭氏才終於承認兒子即將離開京都、離開自己的事實。在朱常洵前往洛陽之前,神宗不僅為其花費幾十萬兩白銀建造豪華宮殿,賜田兩萬頃以及各種錢銀珍寶賞賜、四川鹽稅和茶稅,甚至洛陽的賣鹽權也都賞賜給瞭朱常洵。

朱常洵前住洛陽就任藩王之後,鄭氏依然沒有放棄當皇後、除太子的想法,千方百計地想達到自己的目的。 鄭氏讓哥哥鄭國泰收買宦官,找瞭一個叫張差的人,準備謀害皇太子朱常洛。由於有內侍的接應,張差很快就進入朱常洛居住的慈慶宮並打傷瞭太監,直到大殿前簷下才被抓獲。

明神宗最寵的鄭貴妃,毀瞭明朝卻能安然度過一生

不就整個京師都傳這件事,神宗下令嚴查,鄭氏兄妹非常著急,鄭氏雖然深受神宗寵愛,但她知道這件事後果很嚴重。鄭氏去找神宗哭訴,並在神宗的幫助下去求太子朱常洛,最後神宗下令處死瞭張差,鄭氏有驚無險的度過此事。之後,鄭氏開始改變策略,頻頻對太子示好,給太子送去珠寶和美女。

朱常洛和他父親一樣,整日縱情於酒色,等即位之時,身體己經不行瞭。朱常洛當上皇帝沒有幾天就生瞭重病,鄭氏便令鴻臚寺丞李可灼給朱常洛送上仙丹,朱常洛服下第二顆後便沉睡不起瞭,史稱“紅丸案”。

最終“紅丸案”不瞭瞭之,鄭氏並沒有受到牽連。朱常洛死後,鄭氏又與朱常洛最寵愛的妃子李選侍勾結,藏起太子企圖垂簾聽政。但美夢很快就破滅,朝臣們安排太監王安從宮內秘密接出太子,然後突然在文華殿升殿登基,接著削去李選侍的封號,對鄭氏則不予理睬。

明神宗最寵的鄭貴妃,毀瞭明朝卻能安然度過一生

鄭氏美夢破滅之後,雖然沒有再受到迫害,可是卻生活得孤苦伶仃,如同被打入冷宮。鄭氏一生傳奇,神宗為瞭她居然長期不朝,導致大明王朝日益衰竭,而她自己卻屢次化險為夷,竟然能安然地度過餘生,不能不說這也是一個奇跡。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