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全國封城前夕,兒子凌晨給我留言:我們跑出來瞭

口述:謝先生(安徽人)

3月9日上午9點,我兒子乘坐的飛機抵達上海浦東機場。

意大利當地時間3月9日晚,意大利總理孔特宣佈,從3月10日凌晨開始至4月3日,意大利全國封鎖。

很慶幸,兒子在這一天順利回到瞭國內。

雖然兒子的回傢之路也有些許不如意,但回來瞭就好。現在我們還在擔心他的兩個同學,他們買瞭3月10日回國的機票,不知他們能否順利登機?

兒子在意大利宣佈封城那一晚離開瞭紅區

兒子大學畢業後在國內學瞭兩年意大利語。去年11月,他去意大利北部一個小城學習語言,準備今年去讀聲樂研究生。

去年聖誕節,我去意大利陪瞭兒子半個月。

原本孩子準備暫時不回國的,說等考完試再回國。

後來,北部有些疫情嚴重的小城被封。

我跟他說,看起意大利疫情嚴重瞭。如果不行,你就先回國吧?

意大利全國封城前夕,兒子凌晨給我留言:我們跑出來瞭

莫斯科到上海的航班

這個時候,他們學校已經開始停課,讓他們自我隔離。當時學校還準備一周後復課的。

在他們停課之前,他所在的那個小城有2例疑似。結果在這停課的一周內,這個地方每天都有新增確診病例。

在意大利北部封城前,他們那兒的確診病例已經到瞭23例。

這個小城也就幾萬人口,卻有這麼多確診病例,而且這裡的人並不重視,也沒有任何保護措施。我很著急,就跟兒子說,和學校和老師確認一下,如果情況不樂觀,我們就回國。

3月5號,兒子和我說意大利北部好多地方封城瞭,我立即讓他購買第二天的機票回國。一方面那個時候機票難買,另外一方面,他的一個要好的同學買的是3月11日的機票,這小子也買瞭3月11日的票瞭。

我兒子從小就很獨立,很多事情他都能自己做判斷,拿主意。

在國內疫情暴發的時候,他在意大利每天跟我們視頻,讓我們一定要註意防護,告訴我們這樣那樣,教我們買什麼樣的口罩。

他是屬於那種很有想法的孩子。所以很多事情我們都是讓他自己拿註意。

他們買好瞭機票,這個期間,我就一直在關註動態,我就怕隨時可能會有什麼變化。

離回國還有好幾天,這期間隨時關註著意大利意疫情的變化。

這變化真的是太快瞭。

凌晨一點接到兒子留言:封城瞭,我們跑出來瞭

3月8日早上9點,我醒來,看到兒子給我留言:我這兒封城瞭。

我一下就緊張瞭。

他給我留言的時間是意大利3月7日晚上9點多,我這邊是3月8日凌晨4點多,那個時候,我已睡下,沒有看到消息。

所以早上一看到消息,我就急瞭。

我問他在哪裡?

他告訴我,他和他的三個同學在聽到要封城消息後,馬上包一部車趕到瞭機場所在城市,並在一傢民宿住瞭下來。

他和他同學原本訂的3月11日回國的航班,他的另外兩個同學訂的3月10日的航班,同一機場起飛。

意大利全國封城前夕,兒子凌晨給我留言:我們跑出來瞭

果然,3月8日,意大利政府正式宣佈,意大利要對倫巴第大區,以及14個省封城。而我兒子學習的那個小城也在其中。封城時間是3月8日到4月3日。

不過他們的封城與中國的完全不一樣,意大利總理表示,火車不停開,飛機不停飛。如果因工作、健康、其他緊急的事情可以出行,還是可以的。

但是在紅區內,以及紅區周邊地區的華人都很緊張,特別是一些留學生,他們的傢人不在那裡,而且在國內的傢人也很著急,很多人睡不著,不知道接下來局勢會怎麼樣,所以很多傢長都會催促孩子回國。

這個時候,我兒子那個小城已有確診病例70多例。

我跟我兒子說,你做得對。

我讓他趕緊看看,以最快的速度買最近的機票。

他說最近的機票就是當天上午的,但機票太貴瞭,一張單程要6千多元人民幣,比平時要貴3倍。我說特殊時期,不要考慮機票價格瞭。

然後他說3月11日的機票怎麼辦?我說你不要管這些瞭,先保留吧。

很幸運,他買到瞭兩張當天上午的機票從意大利到浦東的機票。

意大利全國封城前夕,兒子凌晨給我留言:我們跑出來瞭

飛機上

我跟他說,你趕緊跟你的另外兩個同學講一下,讓他們抓緊購買同一天的機票,以免夜長夢多。

他說同學都睡下瞭,我說你想辦法,打電話也行,把他們叫起來,讓他們盡快確定。可是我兒子打電話也沒有叫醒他們。

那個時候,可能他們睡著瞭。那時候意大利已經是凌晨三四點的樣子,正睡得香的時候。

意大利時間3月8日早上7點多,我兒子和同學準備去機場,找到瞭他們的兩個同學,跟他們說,情況有點不對,要不要一起去機場,趕緊買最近的機票回國

他同學說,算瞭,還是3月10日飛

但是那個時候,誰也不會想到,3月10日這一天,意大利會封境。

3月9日晚,意大利總理孔特宣佈,從3月10日凌晨開始,意大利封國,不能出境。

兒子順利登上瞭返回中國的飛機

我們兒子買的是意大利當地時間3月8日上午11點的機票。

很幸運,飛機也沒有延誤什麼的,就在登機前測瞭下體溫,別的也沒有什麼復雜的手續,一路基本沒吃沒喝。

飛行幾個小時後,到瞭莫斯科,他們在莫斯科待瞭2個小時左右,轉機飛往上海浦東。

3月9日上午9點(北京時間),兒子乘坐的飛機抵達上海浦東機場。

我發信息給他,問他怎麼樣瞭,他說防疫人員上飛機瞭,正在一個一個測體溫,體溫正常的人可以下飛機。

過瞭一段時間,我又問他怎麼樣瞭,他說他已經下飛機瞭,正在抽血檢測。

意大利全國封城前夕,兒子凌晨給我留言:我們跑出來瞭

莫斯科機場

各種檢查做完,加上出海關,拿行李,弄瞭六七個小時,這期間都有專人引導,全程陪同,帶到專門的等候區,不準亂跑。就連買東西都不行

晚上6點多,我問兒子機場是否提供晚餐,他說還沒有,這時兒子已經將近20多個小時沒吃沒喝瞭。

我說那你讓機場工作人員去買點食品回到隔離區來吃。後來,他在工作人員陪同下去買瞭一碗方便面。

在我兒子決定回國時,我們就已經跟我們傢所在的街道和社區報備過瞭。

開始我們跟社區說的時候,社區沒有說,孩子到瞭國內,是在上海就地隔離,還是回安徽隔離。

一直到我兒子到瞭上海,我再去問社區,才知道兒子是要回安徽來隔離的。

社區工作人員說,他們會派人去我們這邊的機場接孩子,然後直接送去酒店隔離。

兒子到達指定酒店隔離,一天240元

我兒子到我們城市的航班是當晚9點多。

他的同學飛回四川的航班比我兒子早一個多小時。

後來,社區工作人員安排我們到酒店隔離,並談妥連吃飯加住宿240元每天,隔離14天。

夜裡,兒子乘坐的航班到瞭以後,我們社區直接去機場接他去瞭酒店,

兒子到酒店已經快夜裡12點多瞭,我們也從傢裡出發往酒店去看一下孩子,順便給他帶點吃的。

到酒店後,看兒子站在前臺那邊,問什麼情況,他說前臺要先付錢,後入住。就這樣,我們站在大廳遠遠地跟兒子見瞭一面。

今天(3月10日),我兒子上午跟我們視頻瞭一下,下午就在酒店睡覺倒時差。

現在我很擔心他的兩個同學,不知道他們登機瞭沒有?

從意大利宣佈的封境法令來看,在3月10日之前回國的人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從3月10日開始,想回國就很難瞭。

一方面航班會減少,而且你要回國的話,就得取消居留卡。居留卡被取消後,再回去就很麻煩瞭。你得再到大使館去申請簽證,簽證拿到後,到瞭意大利還得到當地的警察局辦理居留卡。

這樣一來,也得有兩三個月的時間。

我兒子兩個同學訂的是意大利當地時間3月10日上午11點的航班,希望他們能順順利利。

整理/薔薇 編輯/孤雲

圖片/謝先生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