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盤:圖赫爾祭出3-4-3想要個平局 多特靠傳遞和跑動破局

昨天凌晨,多特蒙德與巴黎聖日耳曼在歐冠16強淘汰賽中相遇。這是一場德甲進球最多的球隊與法甲進球最多球隊的較量,也是內馬爾和姆巴佩與哈蘭德和桑喬兩對組合的較量。

然而,上半場並沒有出現人們期待中的開放式對攻場面。大巴黎采取瞭謹慎的態度,而多特也無法把快速反擊轉化為機會。但下半場風向突變,哈蘭德分別在第69和79分鐘破門,內馬爾則在第75分鐘得分,最終多特獲得瞭勝利。

那麼,下半場的變化是怎麼發生的?

圖赫爾的算盤

當前足球戰術研討中有種趨勢:不再隻用比賽開始時球員的站位作為討論戰術和陣型的唯一依據。因為現代足球比賽球員位置輪換和戰術流動性越來越強,單純的三後衛或四後衛已經不能涵蓋一支球隊在90分鐘比賽上的戰術精妙變化。(比如,曼城的比賽開始陣型是4-3-3,而進攻時就會發展為2-3-5或者3-2-5——兩個攻擊型前衛和三個前鋒構成這個“5”,兩個邊後衛提到防守前衛位置並且內收,成為半個後腰,構成“3”;而利物浦的“5”是在進攻中兩個邊後衛在邊路,三個前鋒收在中間。)

盡管如此,這場比賽的首發陣型還是能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雙方教練的意圖以及對比賽走勢的影響。圖赫爾選擇瞭3-4-3陣型,而不是他在法甲常用的4-3-3或者4-2-2-2。圖赫爾的意圖應該是以相同陣容抵消對手——由於雙方都使用3-4-3,在中場人數相等,雙方的後衛對上對方的前鋒也是人數相等,誰也不占優勢。爭取客場打平,然後回到主場拿分。

如果圖赫爾選擇常用的四後衛打法,那麼就會出現以下的局面:大巴黎在中場的中間人數占優,而在防守端出現一個邊後衛對多特邊鋒與翼衛的一對二。顯然,圖赫爾不想冒險。

下圖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多特3-4-3/5-4-1的區域防守壓力下,大巴黎球員很難順利接球轉身。而第二張圖則顯示瞭大巴黎通過3-4-3陣型造成與多特的人數均等,也限制瞭對手的進攻。

復盤:圖赫爾祭出3-4-3想要個平局 多特靠傳遞和跑動破局

復盤:圖赫爾祭出3-4-3想要個平局 多特靠傳遞和跑動破局

在這種情況下,有兩種辦法打破僵局。第一,通過直傳與無球人員前插獲得空間和人數優勢;第二,利用個人突破過掉後衛創造機會。這兩種辦法我們在比賽的下半場都看到瞭。

多特蒙德的變招

下半場,多特蒙德通過高質量的轉移和跑位以及球員的個人突破創造瞭兩個進球。

先看在第一個進球。多特蒙德將球推進到到左側,迫使大巴黎防線重心轉移到這一側。一旦大巴黎防守時的5-4-1出現不平衡,多特蒙德就開始向前進攻,作為邊鋒的桑喬回撤到中場的中路,為多特帶來中場的人數優勢。維拉蒂被迫回撤防守桑喬,卻讓埃姆雷-詹有足夠時間找到哈蘭德,兩人在中路做連線,發起瞭一次進攻。這一瞬間,哈蘭德、格雷羅、桑喬和阿仕拉夫同時跑動,沖向對方防線,導致大巴黎左路暴露大片空擋。多特蒙德右路傳中後,連續兩次射門最終由哈蘭德首開記錄。

在下半場,內馬爾從左側進入到中路,做過幾次前插的嘗試,但未能獲得桑喬那種跑動效果。

原因在於大巴黎,沒有像多特蒙德那樣,先以連續的橫向傳球打破對方防守的均衡。對於內馬爾的回撤,多特右中衛皮仕切克可以放心跟隨施壓,而多特的整個防守體系依然能保持緊湊和完整。

就在大巴黎將比分扳平後的幾分鐘,多特蒙德又靠這種打法獲得領先。第68分鐘上場擔任左邊鋒,年僅17歲的美國小將雷納在右前場找到大片空擋,接到胡梅爾斯的傳球後再傳球給哈蘭德,後者爆射得分。

復盤:圖赫爾祭出3-4-3想要個平局 多特靠傳遞和跑動破局

多特通過快速傳遞破壞對方防線的平衡,然後球隊快速壓上造成進攻人數優勢,最終取得比賽勝利——這場比賽是一個教科書般的案例,說明瞭隊形的重要性。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