慣性認同:漠不關心是為哪般?

慣性認同:漠不關心是為哪般?

人類的很多行為我們其實都不能稱作是理性。因為在人人想法都差不多的地方,沒人會想得太多。因為我們就是真理。

生活中常能看見這種現象:

1、當我們旅遊去一些小吃街品嘗小吃的時候,我們往往會不知不覺的選擇人聚集多的攤位選擇我們要吃的。

2、在網上購物時,我們往往會在沒有明確對比產品的性價比和商品的評價的詳細內容,就匆匆忙忙的選擇瀏覽一些銷量大的產品並點擊購買。

3、我們的車在路邊拋錨,我們站在路邊不停的揮手請求幫助時,如果第一輛經過的車呼嘯而過,後面的車往往也會呼嘯而過,而不是停下來幫助我們。

4、我們在坐公交的時候,如果上來瞭一位老太太,大傢都沒有為她讓座,那麼在接下來的幾站中,隻要有老人上車,老人被讓座的行為發生的概率將更低。

慣性認同:漠不關心是為哪般?

前兩種情況發生時,不涉及道德問題,自然我們不會過問太多而且大多數人也確實是這麼做的。

而後兩種情況發生後,我們就不會像前兩種情況發生時那麼心平氣和瞭,多數人在遇到後兩種情況,多半采取憤怒的質問方式以對待:這年代!人怎麼都這樣!等等諸如此類。

還有我們非常熟悉的“老人摔倒扶不扶?”的問題,一群人圍繞著一個老人,硬生生的都在旁觀而沒有一個人做出我們認為應該做的行為。

當然,我們也不得不說,“扶不扶”的問題已經不像之前的這類問題那麼單純瞭。但是在問題還處於單純階段的時候,我認為這幾個例子中的我們,其實都是遵循著相同的基本規律:慣性認同!

慣性認同:漠不關心是為哪般?

我們人類是社會性生物,我們在判斷何為正確時,會根據別人的意見行事德。每當我們看到別人正在做,我們絕大多數時都會傾向的認為這是一種恰當的行為。

因為符合社會規范行事,總比跟它對著幹犯的錯誤要少。這種模式,絕大多數情況下,確實是一種正確模式,很多人在做的事,也的確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慣性認同的這一特點,既是它的強項,也是它的弱項。

一般來說,我們在自己對周邊情況不是特別確定時,我們往往會覺得別人的行為是正確的。我們因為不知道小吃街內什麼好吃,所以我們觀察別人的行為,並以此為自己的行為尋找證據。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

慣性認同:漠不關心是為哪般?

不得不說,這種行為為我們在大多數情況下做出瞭正確的選擇,但是也讓我們漸漸養成瞭這種近乎本能的行為。

就像在“扶不扶”的問題上,以後所有摔倒需要被幫助的人幾乎都在成為這種本能行為的受害者,而大眾卻始終認為我們的行為都是蓄意謀之的,這確實有點冤大頭的感覺。

如果單就“扶不扶”問題本身,通過仔細分析研究之後,我們就能發現,其實導致老人得不到幫助的原因,不是因為人少,而是因為人太多。

在一項心理學實驗研究中得到證實,往往在遇到緊急情況時,旁觀者伸出援助的可能性是最低的!這是因為,在周圍有其他可以幫忙的人的時候,單個人要承擔的責任就減少瞭。

“這個老人應該不需要我去扶吧,周圍這麼多人,應該會有其他人上去幫忙的。”所以,這又變得再次有趣瞭,試想,如果老人摔倒後周圍隻有一個人,那老人被扶起的概率將大幅升高。

慣性認同:漠不關心是為哪般?

如果“扶不扶”的問題有這麼簡單,肯定大部分人都不會認可。

的確,因為單就“扶不扶”問題引起全社會思考,其實是有另一個主要事件引起的,具體事件內容不太清楚瞭,但大致意思是某位大學男生遇到一位老人摔倒之後將其扶起送醫院之後,這位被扶老人和老人傢屬日後謊稱自己摔倒是大學男生導致的並要求大學男生進行賠償。

如果這件事就此打住,沒有在媒體上進行傳播,我相信“扶不扶”問題不會對像現在這樣對社會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造成如此大不良影響。

慣性認同:漠不關心是為哪般?

很多人,至今可能都不會相信這件事情背後和媒體的報道有什麼關聯,但是這確確實實是有關聯的。這是因為,一方面媒體本身就帶有放大效應,這種放大效應大多數非新聞專業出身的人是很少會去註意到的。

為什麼這件事會說有放大效應呢,試想一下,如果但是事件是這樣的,大學生幫摔倒的老人扶起來瞭之後老人及傢屬對大學生沒有進行訛詐,那這件事就將就此打住,根本就不具有被報道的價值。

因為這類事件在中國發生的概率實在是太大瞭,不新鮮。但是這種反其道而行之的怪異行為就肯定會吸引很多人的眼球。

慣性認同:漠不關心是為哪般?

所以說,新聞媒體報道選擇事件報道時本身就會帶有偏見,這個無法避免。此外,我們對於我們看到的會比較重視,那些沒有看到的我們自動會選擇默認沒有,這是我們大腦的正常機制。

這件事,就是這樣,被報道的這件事出現在我們的視野,而沒有被報道的事件我們自然無從瞭解也無從認知,也自然會傾向認為那些沒有被報道的事件就是不存在的。

舉例來說,如果在面對大學生救助老人後,老人還會訛詐大學生的情況發生的概率為1%,而80%的情況老人不會訛詐大學生,19%其他情況等等。

但是經過媒體一報道,在我們的視野裡隻有這1%發生概率的事件,沒有80%發生概率的事件,所以我們就默認這個1%的事件就是100%,這就是媒體放大效應和偏見的產生。

而且,除此之外,很多心理學研究表明,電視新聞播放自殺類新聞後會導致當日自殺發生的概率和死亡人數。這不是笑談,這是真真實實的情況,而且也被普遍認可。

我們覺得這不可思議,但是這其實本身就是一種慣性認同,一種病態的慣性認同,他們通過模仿其他人在遇到這類情況時選擇的行為來進行自我行動。

所以說,對暴力以及積極負面影響力的事件大加報道,會讓更可怕的結果落到相似的人身上,不管暴力行為的對象是自己,還是別人。

慣性認同:漠不關心是為哪般?

而對於“扶不扶”問題現象的產生,其實就比較好理解瞭,媒體對這類現象大力報道,緊接著,絕大多數人都會在第一時間選擇憤怒的言論,但是這些憤怒的言論首先得到表達後,後面的人就自動的運用“慣性認同”原理,對此進行套用和模仿,於是悲劇就發生瞭。可以說,“扶不扶”這個問題讓我們的整個社會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度降到瞭歷史低點。

那如何來降低這種病態不確定性對我們的影響呢?其實很簡單,我們知道自己和周圍人之所以會選擇慣性認同性行為,是因為自己和周邊的人對事情的不確定。對,就是不確定性,要避免這種事件,就得努力讓這種不確定性得到消除。比如那件摔倒訛詐事件出現後,如何解決?就應該積極努力擺事實,公開並透明信息。

所以,漠不關心為哪般?很多時候其實我們並不掌握事實和真理,我們有的更多是偏見和憤怒。寫此文,其實就是想提醒大傢,有時候不是我們想的那樣,我們要解決一件事,不應隻是憤怒,我們還應瞭解一件事,然後運用事情背後的原理來解決它。

慣性認同:漠不關心是為哪般?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