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軍國主義淌的第一滴血——蘇日諾門坎戰役

日本近代歷史上的崛起可以說是避不開它主動發動並取得勝利的兩場戰爭,一場是眾所周知的1894年的“中日甲午戰爭”,而另一場則是1904年到1905年發生在中國東北大地上的“俄日”戰爭。俄日戰爭中,日本可以說是全勝,俄羅斯勢力徹底的被擠出東北,相關利益也被日本取代。到1931年“九一八”事變之後,日本侵占瞭東北全境,次年成立瞭偽“滿洲國”,之前的中蒙邊境也就事實上成瞭“滿蒙”邊境線。

日本軍國主義淌的第一滴血——蘇日諾門坎戰役

諾門坎戰場上的蘇軍

但日本的擴張野心並未局限在東北,在“滿蒙是日本生命線”,“征服中國必先征服滿蒙”的狂妄擴張戰略之下,日本以外蒙甚至蘇聯遠東地區作為假想作戰區域的擴張計劃不斷的被制定和演練,尤其駐中國東北的關東軍,作為該計劃實施的主要作戰力量更是蠢蠢欲動,但殊不知,蘇聯可不是沙俄,沉迷於祖蔭功績的日本人註定會是赤腳踢石頭。

牧馬引發的戰爭

日本軍國主義淌的第一滴血——蘇日諾門坎戰役

諾門坎戰場上行進的日軍

偽滿洲國和外蒙之間,從諾門坎佈爾德到外蒙哈拉哈河之間的約96公裡長,32公裡寬的區域雙方存在著歸屬爭議。1939年5月4日,外蒙第24國境警備隊的馬群越過瞭實際控制線進入偽滿洲國一方,偽滿洲國興安北警備軍駐錫林陶拉蓋的士兵隨即開槍阻攔,並將外蒙馬匹趕瞭回去,外蒙軍警也不示弱,隨即攻占瞭偽滿洲國該哨所。這本來算是一樁沖突等級不高的邊境糾紛,畢竟是在爭議區,你來我往實屬正常,但日本關東軍駐海拉爾的第23師團師團長小孫原中將得知後卻欣喜不已,終於有進攻蘇蒙的借口瞭。雖然面對的是蘇聯,開戰後可能的後果日本人心裡也是有數的,但上帝要誰滅亡必先讓其瘋狂,被軍國主義洗腦後的關東軍上下求戰情緒高漲,不可一世。再加上蘇軍1937-1938年的內部肅反運動讓很多作戰經驗豐富的軍官受到瞭清洗,關東軍認為現在的蘇軍不堪一擊,再加上日本慣用的不宣而戰,突然襲擊的陰毒戰術,仿佛不隻是占領哈拉哈河地區,就是攻占外蒙全境以及蘇聯遠東地區也是指日可待,這場讓日本軍國主義流第一滴血的戰爭,就這樣悄然的發動瞭。

日軍慘敗的第一階段戰鬥

日本軍國主義淌的第一滴血——蘇日諾門坎戰役

諾門坎戰場上進攻的蘇軍

1939年5月28日清晨,日本關東軍64聯隊以及偽滿洲國軍共計2500多人,對蘇蒙軍發動瞭進攻。其中64聯隊長山縣武光大佐率主力從正面進攻,東八百藏中佐帶領200人以及12輛裝甲車繞過蒙軍防線,直撲蒙軍騎兵6師的司令部,戰鬥開始階段,蒙騎6師司令部正集中註意力對付日軍發動的進攻,加上司令部外圍隻有配備輕武器的少量警衛人員,日本人的陰謀得逞瞭,整個司令部除蒙騎6師政委丕勒傑和蘇軍顧問瓦西裡耶夫外,均被日軍擊斃。開頭就擊斃對方師長,更是讓日本人的狂妄達到瞭極點,但很快報應就來瞭。突圍後的蒙騎6師政委丕勒傑和蘇軍顧問瓦西裡耶夫隨即組織瞭1200人,坦克12輛,裝甲車12輛,有條不紊的向東八百藏發動瞭反擊,T-26坦克以及其他裝甲車上的主炮重點對付日軍的裝甲車,重機槍重點關照伴隨裝甲車的日軍騎兵,在地形和緩無所遮蔽的草原上,日軍被打得人仰馬翻,亂做一團。很快戰場上到處佈滿瞭燃燒的裝甲車,日軍騎兵也折損大半,在日本人還在蒙圈的時候,蒙騎6師隨即全速推進,擊毀瞭日軍剩餘的裝甲車,勝利的天平隨即偏向瞭蒙軍。

日本軍國主義淌的第一滴血——蘇日諾門坎戰役

戰場上的T-26輕型坦克

打紅眼的日軍祭出瞭慘無人道的缺德戰術——肉彈攻擊,滿腦子軍國主義思想的日軍士兵高喊著“天皇萬歲”沖瞭蒙軍坦克,但大部分被蒙軍火力攔截,僅少部分沖到瞭蒙軍坦克下,也僅能炸斷履帶,不能徹底擊毀。蒙軍可能是沒見過這樣不要命的進攻,為避免坦克更大損失,暫停瞭進攻,日軍獲得瞭短暫的喘息的機會。5月29日下午,蒙軍對東八百藏的突擊隊發動瞭最後的進攻,結果沒有任何意外,含東八百藏在內的大部分日軍被擊斃,僅4人生還。此役不僅是偷襲的東八百藏突擊隊,日軍正面進攻也在蘇蒙軍的反擊下一敗塗地,死傷慘重,日本人的首輪進攻隨即被徹底的粉碎。

日本軍國主義淌的第一滴血——蘇日諾門坎戰役

諾門坎戰場上的蘇軍坦克部隊

朱可夫的亞洲戰場首秀

日本關東軍在第一階段的戰鬥中失利後不甘失敗,隨即伺謀反撲,小孫原的23師團全體出動,另外還調集瞭俄日戰爭、中日戰爭雙料王牌的第7師團加入戰鬥,仆從的偽滿洲國興安騎兵師、興安北警備軍也開始積極備戰。日滿在諾門坎區域集結瞭36000人,182輛坦克、51輛裝甲車、112門火炮,400多輛汽車以及日本第二飛行集團的180餘架戰機掩護,整個關東軍孤註一擲的想打一場大戰。蘇蒙方面也不示弱,在意識到戰局的嚴重性後,朱可夫元帥受命成為蘇軍方面的總指揮,同時還抽調集結瞭蘇聯裝甲兵司令巴浦洛夫大將,炮兵司令沃羅諾夫大將以及空軍司令鮑爾吉金司令,蘇聯陸、炮、空部隊的精銳盡集此處。

日本軍國主義淌的第一滴血——蘇日諾門坎戰役

諾門坎戰場上的蘇軍軍官

日軍集結準備完成後隨即在1939年7月1日再次發動瞭進攻,作戰計劃是以第7師團的16和28聯隊為主力度過哈拉哈河,迂回包抄蘇蒙軍,隨後依托居高臨下的地形對蘇蒙軍主陣地發動炮擊;另一路以23師團、第1坦克師團和偽滿洲國興安騎兵師從正面進攻,與迂回的第7師團夾擊殲滅蘇蒙軍。日本人又一次偷襲得逞,萬餘包抄迂回日軍順利的度過瞭哈拉哈河,沖向蘇蒙軍,位於第一防線的蒙騎6師15團浴血奮戰,無奈人數處於絕對劣勢,防線被突破,15團戰死400多人,但為蘇蒙軍主力爭取到瞭寶貴的組織反擊的時間。隨後,識破日軍企圖的朱可夫元帥調集150輛坦克,15輛裝甲車,90門火炮,加上全部飛機,3000餘步兵,500名騎兵向入侵日軍壓瞭過去,憑借人數優勢日軍開始還略占上風,但很快局勢就改變瞭,蘇蒙軍的T-26坦克無論是防護能力還是主炮火力均大幅超過日軍坦克,在這些坦克的攻擊下,日軍逐漸支撐不住開始退卻,最後被蘇蒙軍三面包圍,一時日軍慘叫響徹戰場。眼見要被全殲瞭,小林隻能下令原路撤退,此戰日軍損失3000多人,再一次一敗塗地。

日本軍國主義淌的第一滴血——蘇日諾門坎戰役

諾門坎戰場上的日軍飛機

最後的決戰

1939年7月3日,日軍第4坦克聯隊的幾十輛坦克趁著當晚陰沉的天氣,在雷雨聲的掩護下再次對蘇蒙軍發動瞭突襲,順利的推進到蘇軍36師的營地。幾十輛坦克一擁而上,猝不及防的蘇軍根本無從組織反擊,防線被突破,陣地徹底被占領。日軍乘勝繼續推進,蘇蒙軍第二道防線也隨即被突破,日本人的作戰目標似乎唾手可得。但殊不知此時朱可夫將軍已經擊潰瞭正面偷渡過來的日本步兵,正好可以騰出手來對付日軍的裝甲主力瞭。7月4日中午,蘇、日坦克部隊在巴爾其嘎爾高地遭遇,歷史上首次大規模的坦克決戰正式開始。

日本軍國主義淌的第一滴血——蘇日諾門坎戰役

諾門坎戰場上的統計戰果的蘇軍

蘇蒙軍擁有80輛T-28坦克,12輛T-130噴火坦克,300多輛T-26中型坦克、BT-5、BT-7快速坦克、BA-3、BA-6裝甲車,日軍有87輛八九式、九四式坦克,37輛裝甲車。但蘇軍的T-28坦克重達32噸,是整個戰役中最重的坦克,重量意味著防護力,反觀日軍的主力的八九式坦克,全重僅13噸,僅和蘇軍的BT-5輕型坦克相近。另外T-28坦克裝備有76.2毫米的主炮,日軍八九式坦克僅裝備有57毫米主炮,主炮穿透力差距一目瞭然。戰鬥結果也不意外,雖然憑借稍好的坦克機動性左沖右突,日軍還是再一次徹底的一敗塗地,損失瞭一半以上的坦克和裝甲車,剩餘的潰不成軍逃回瞭將軍廟。之後,日軍的裝甲部隊基本癱瘓,再無發動攻擊的能力,整個戰役至此結束,日本軍國主義的第一滴血留在瞭遼闊的內蒙古草原上。

日本軍國主義淌的第一滴血——蘇日諾門坎戰役

諾門坎戰場上的慘敗的日軍景象

此役後,日軍算是見識到瞭蘇軍體系化的裝甲集群作戰威力,一直到戰敗,再無在遠東對蘇聯主動發起過進攻。所謂的“北進”戰略也徹底的讓位與“南進”戰略,襲擊美軍珍珠港基地後開始進攻東南亞各國以及太平洋各島,走上瞭軍國主義徹底失敗的道路。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