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之謙:這個點燃我生命的男人啊

1

“大傢好啊… ”

這異常沙啞的嗓音,配上“怪咖”的妝容,幾乎讓我一下子就想到瞭歌謠季,想到瞭那場717演唱會。

我甚至在懷疑,他是否又要來“騙”眼淚瞭。

“不好意思啊,稍微有點喉嚨啞。”是情理之中的緣由啊…

以上這場對話來自於上海麥田音樂節。我又開始炒冷飯瞭。

可真的,那整場音樂節,我一點都沒聽出來他嗓子啞瞭。

想來,老薛好多次現場都伴隨著感冒甚至是發燒,可即使是這樣,臺下的我們也異常“安心”。

那是一種絕對的信任。

哪怕是身體狀態不好,他依舊能奉送一場完美的演出。堪稱cd,哦不,堪稱mv!絕美!

上海麥田的音樂節,讓即使在屏幕面前的我們也幾經震顫。他會讓你覺得,音樂點燃瞭他的生命,而他,點燃瞭我們的生命。

2

“手機打開,我們全場照一個合照好不好?”

他把他的謙友放在心裡。沒有海誓山盟,沒有脫口而出的喜歡,隻是日常的點滴。

就像是我們會拍下他的每一個瞬間塞滿我們的手機內存一樣。而他,每一次有可能的現場,都會拍照,拍他的謙友。

大傢偶然間也會捕捉到小鑫姐拍照的樣子,鏡頭,對著我們。

他站在臺上,臺下,是他的謙友。那大片大片的熒光閃爍,是他的謙友。

11月2號那天《像風一樣》開場,這次,他沒有嫌棄前奏長。

他隻是靜靜蹲在立麥的旁邊,用心看著他的每一位聽眾。

明明是身處熱鬧的音樂節,可他那模樣,硬是讓我恍惚間覺得是在都市靜謐的夜晚,唯有路燈……. 和他。

“薛之謙,你站起來。”

我聽到有謙友姐姐那麼喊。

那樣的情深,卻又那樣孤獨的樣子。原來不止我一個人覺得不安。像是他在烙印著什麼,而有時候“死死記住”又總會和“告別”掛鉤…

這個一次又一次沖擊我心房的男人,我無法忘記他瞭,我知道。

3

“我的演唱會,意外,是正常的。”

無數次的小小意外後,那個大傻子做出瞭如此結論。於是這句話成為瞭我們每次發現他舞臺出現意外時的調侃。

可麥田音樂節的那天,我如此強烈地期望這句話從不曾出現過。

他從舞臺上摔落,站定後又受不住地跪瞭下去。

其實,按照老薛的職業操守,他應當是摔下來以後立刻接著演唱的。

可他幾乎站不直瞭…

在屏幕前,我的淚水奪眶而出。

被工作人員攙扶著的他,就這樣,從臺下又迅速回到臺上。

“原諒我可好,我傲慢的青春。”燈光重新亮起,他像每一次的開場一樣奔跑著從側舞臺上場。

他依舊拼盡全力地演出,像是剛才什麼都沒發生過。他蹦啊,跳啊,仿佛那個差點站不起來的人不是他。

“請大傢放心,薛老師身體沒事。”話筒幾乎是第一時間發出瞭消息。

信… 還是不信呢?

我信。隻要你說,我就信。

就像曾經的無數次,你說“我很好”。我信。

你在我們面前,笑的熱烈,我們也會回饋一個笑容,笑的真誠。

隻是,誰也不知道,是否會有人避開對方的視線,偷偷流淚。

大傢都是成年人瞭,對吧?

我們,也在學著長大。

4

“看上去誰也不曾虧欠過…”

這句他再也沒有唱全的歌,謙友幫他補全瞭。

“ok瞭,你們唱完就ok瞭。”他露出瞭孩子般的笑容。然後唱完瞭整句歌詞。

從前的他,剩下兩個字,把話筒交給觀眾,問心無愧。現在的他,唱完整瞭這句歌詞,因為,那再也不能傷害到他瞭。

他的虧欠… 如若這份虧欠真的有一份名單,那也沒有強制上榜的道理。

有些人,永遠也沒有資格上去。而有些人,從不覺得自己應該上榜,卻悄悄被那個大傻子銘記於心。

明碼標價的補償,總是得瞭銀錢,失瞭人心。

而今我已然不再提起那個誰,ta再也掀不起我的一絲波瀾。因為我知道,我愛的人過得很好很好。

2020年瞭。謝謝老薛,讓我平淡無奇的人生驟然多瞭許多熱血。那些歡笑與淚水,總是不負愛一場。

沒什麼心願,大概唯一有點貪心的是… 想要一個小公主?到時,叫她小雪花,可好?

文章首發——《謙之友》微信公眾號

作者——汀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