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權與教權的激烈碰撞,對東羅馬帝國造成瞭怎樣的沖擊?

前言

在君士坦丁一世時期,東羅馬帝國就將基督教確認為自己的國教。因為剛上位的君士坦丁一世對帝國的統治權力並不高,為瞭能夠維護自己的君主統治,他決定扶植基督教並且擴大基督教的影響力,用思想武器控制人民為自己建立起龐大的帝國,但是隨著東羅馬帝國經濟的發展,基督教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廣,甚至在人們心目中,基督教都具有極其崇高的地位。

皇權與教權的激烈碰撞,對東羅馬帝國造成瞭怎樣的沖擊?

當發現自己的實力能夠與帝國抗衡的時候,基督教便試圖擺脫皇權的控制,甚至提出瞭教權高於皇權的思想。基督教的這種行為使得教會與皇權產生瞭極大的沖突。


在8~9世紀時,教會與皇權的矛盾到達瞭不可調和的狀態,最後爆發出一場大規模的破壞聖像運動。這場大規模反對宗教的運動是由世俗統治集團發起的,主要是為瞭能夠瓦解基督教會的基礎,大力打擊基督教的勢力,從而恢復皇權至高無上的地位。

這場運動的結果是以世俗權力勝利告終。在這場運動中,皇權加強瞭對教會的控制,也增加瞭國傢的收入,更促進瞭東羅馬帝國新興封建主階層的發展

聖像運動發起的政治原因

聖像運動在東羅馬帝國一共持續瞭100多年的時間。在帝國宮廷貴族和軍事貴族的支持下,大批的修士和修女被迫還俗,許多寺院也被強制關閉。在這場運動中,基督教的勢力被極大打壓,教會的財產和土地也被帝國沒收回去。這場歷時百餘年的反宗教運動出現的原因極其復雜,影響也十分重大。

在基督教被確認為東羅馬帝國的國教之後,基督教在東羅馬帝國的發展就十分迅速。許多東羅馬帝國的人民都成為瞭基督教的忠實信徒,尤其是在中下層階級中,基督教的影響力是非常大的。如果僅僅作為幫助皇權控制人民的武器,那麼基督教是十分合格的,但是當自己的實力膨脹之後,基督教也生出瞭不該有的野心,企圖凌駕於王權之上,這就使得皇權不得不打壓教權。從政治立場上看,破壞聖像運動其實就是王權與教權之爭。

皇權與教權的激烈碰撞,對東羅馬帝國造成瞭怎樣的沖擊?

在四世紀時,基督教就被確認為東羅馬帝國的國教,在擔任國教早期,基督教一直是處於東羅馬皇帝的統治之下。在這一時期,東羅馬帝皇帝被視為是教會的保護人。從理論上來講,東羅馬君主權利的基礎便是教權與皇權的結合。教會從精神方面給予皇帝幫助,而皇帝則是庇佑教會不斷發展起來。

在最初的時候,皇帝對教會有著絕對的控制權,但是隨著教會實力的不斷增強,這種來自皇權的控制權利也在不斷削弱。在破壞聖像運動爆發前,皇帝們為瞭維護自己的統治,與基督教教會已經有瞭非常深重的矛盾,東羅馬帝國的皇帝也一直在與基督教教會爭奪各種權利。

  • 在皇權與教權的爭奪中,統治階層一直試圖爭奪控制基督教高級教職人員的任免權。

在基督教成立早期,東羅馬帝國就建立瞭五大教區,也就是君士坦丁堡、羅馬、耶路撒冷、安條克教區和亞歷山大城。根據基督教大會的決議,在君士坦丁堡和羅馬鎮兩大教區,基督教享有最高的教區特權。也正因為教區在基督教信徒中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利,所以東羅馬的皇帝一直試圖將這些教區主教和大教士的任命權掌握在自己的手裡。對於那些不願意與皇帝合作的主教和大教士,皇帝都會直接將他們撤職。

君士坦丁一世就曾經撤掉瞭亞歷山大城主教的教職;而奧賽多西二世也曾經罷免瞭君士坦丁堡大教士,並將其流放;查士丁尼一世也曾經罷免羅馬主教的職務。雖然教權與皇權之間存在著許多矛盾,但是直到8世紀的中期,教皇仍然必須服從皇帝的指令。對於東羅馬帝國的皇帝們來說,對於那些敢於敢於違抗自己旨意的教皇,他們隨時有權利將其置於死地。

除瞭與教會爭奪高級教職人員的任免權之外,皇權也會和教權爭奪控制調解和仲裁教會爭端的權利。對於皇帝來說,為瞭能夠及時制止由於宗教爭端而造成的社會分裂情況,所以羅馬帝國的皇帝都極其重視基督教教會內部的思想傾向。

從基督教成為國教之後,幾乎歷任的東羅馬帝國皇帝都會參與所有教會爭端的最後結果裁決中。正是通過對教會爭端實行調解和仲裁,皇帝們才能一直保持凌駕於教會之上的權利。對於教會來說,他們並不願意一直受到皇權的統治。

從建立國教之初,基督教就一直在試圖擺脫皇權的控制。在君士坦丁一世時期,基督教教會便已經在東羅馬帝國獲得瞭合法的地位,而到瞭賽奧多西一世時期,教會已經可以獲得司法和稅收方面的特權。

皇權與教權的激烈碰撞,對東羅馬帝國造成瞭怎樣的沖擊?

此後,在王權的大力支持下,教會勢力發展迅速。在這個時期他們開始提出教俗權利平等的要求,甚至不少教會人員都認為教權應該高於皇權。基督教的教會司法權是最早擺脫王權控制的。

在君士坦丁一世時期,主教們都有權利去審理世俗法庭審理過的任何案件,而且最終的審判是由主教來判決的,任何世俗的法官都必須接受主教判決的結果。教會司法權的不斷擴大和對案件進行的幹涉管理,必定會與世俗的司法權發生沖突。為瞭遏制主教的權利,國王直接取消瞭教會原有的一些政治特權。

在五世紀之後,皇權與教權的鬥爭愈演愈烈。當時的羅馬主教敢於在公開場合與皇帝對抗,明確禁止皇帝的赦令,認為國王不應該禁止士兵在未服兵役之前就進入修道院。除此之外,主教們還利用羅馬世俗的貴族階層介入到皇權的鬥爭之中,迫使皇帝承認皇權僅僅是基督教的捍衛者而不是主導者。

到瞭七世紀時期,羅馬主教甚至公然反抗皇權,用種種舉措煽動軍隊們反叛朝廷,推翻統治階層。在破壞聖像運動爆發的前期,基督教教的勢力已經非常強大,甚至足以與皇權抗衡,在帝國的政府生活中較全也已經對皇權構成瞭嚴重的威脅,這引起瞭統治階層的極大恐懼才有瞭最後破壞聖像運動的產生。

皇權與教權的激烈碰撞,對東羅馬帝國造成瞭怎樣的沖擊?

聖像運動發起的經濟原因

在四世紀以前,基督教教會僅僅隻是民間的宗教組織,財產非常有限,而且經常會遭受到羅馬當局的查抄。在四世紀之後,作為東羅馬帝國國教的基督教,因為開始有瞭正式合法的地位,所以教會能受到特殊的保護,在這個時期教會的財富增加速度十分迅猛。

君士坦丁一世明確瞭教徒可以向教會捐贈各種財富的法令。隨著教徒人數的增多,教會得到的贈與物品也越發多樣和豐厚。在皇帝的支持下,在東羅馬帝國境內有大批的修道院和教堂拔地而起,因為君主對於教會的虔誠,所以許多貴族成員也紛紛對教會進行捐贈和幫助修道院的建設。

此後,基督教教會在羅馬帝國開始獲得瞭許多經濟特權,其中最主要的權利便是免稅權、接受遺產權和征收教產權。這些特殊的經濟特權使得教會的產業急劇增加,大大增強瞭基督教會的經濟實力。到七世紀時期,基督教的經濟實力已經非常強悍,甚至能對王權構成威脅。

皇權與教權的激烈碰撞,對東羅馬帝國造成瞭怎樣的沖擊?

基督教教會強大的經濟實力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 第一、當時所有的教會都擁有數量極其龐大的地產,這些地產都是由教會和修道院直接經營控制的,以君士坦丁堡教區為例,僅僅是這個地區的教會,就擁有瞭29座莊園。這些莊園擁有許多農用耕地、果園、牧場,甚至是小型手工作坊,教會的地產面積要遠比世俗貴族大得多。而當時整個東羅馬帝國擁有超過1000座修道院和教堂,所以由基督教所直接控制的地產數量是非常驚人的,並且屬於教會的地產都享有免稅的權利,所以極大地削減瞭國傢收繳的土地稅。
  • 第二、因為可以合法接受來自教徒的捐贈和遺產,而出於對教會的虔誠以及信徒數量的龐大,所以每年教會收到的捐贈物資都是十分豐厚的,而且這種收入要遠遠高於世俗貴族。教會的經濟收入與封建主形成強烈的對比,必將招致世俗統治階級的不滿,尤其是在國傢經濟緊張的情況下,教會的這種富裕程度就更加重瞭統治階層的不滿。
  • 第三、在基督教教會神職人員的不斷宣揚下,有大批的青壯年都選擇出傢成為瞭教職人員。按照基督教教會的規定,凡是帝國滿18歲的成年人,都可以依據自己的意願進入教會成為修道士。在破壞聖像運動之前,東羅馬帝國境內就已經有瞭超過10萬的修道士,這個數量是十分驚人的。到瞭6~7世紀時期,因為連年的征戰和瘟疫,東羅馬帝國境內人力資源消耗嚴重,軍隊的兵員數量也呈現急劇下降的趨勢,極大削弱瞭羅馬帝國的軍事實力。
皇權與教權的激烈碰撞,對東羅馬帝國造成瞭怎樣的沖擊?

基督教教會擁有數量極其龐大的財富,引起瞭世俗封建主的不滿,特別是在國傢財政緊張、各個社會階級收入每況愈下的情形中,這種不滿情緒就會逐漸加烈,甚至引起世俗權力階層的憎恨。

除此之外,教會吸納瞭大量的青壯年進入教會成為神職人員,對國傢的命運和稅收造成瞭嚴重的侵害,引發瞭世俗統治階層的強烈不滿和恐懼。在這種教俗與封建主利益不斷產生沖突的背景下,東羅馬統治者削弱教會的經濟實力就成瞭必然的事情。

破壞聖像運動的影響

在8~9世紀時期,是東羅馬帝國的統治階層與基督教教會進行碰撞最為激烈的時期。在這個時間段中也興起瞭歷時百餘年的破壞聖像運動。這場運動不僅歷時時間長、波及范圍也非常廣,對東羅馬帝國的政治、經濟以及帝國的未來發展走向產生瞭極大的影響。

  • 政治領域應該是受到這場運動的影響最大的。

破壞聖像運動既是東羅馬帝國教權與皇權長期進行政治較量的結果,也是皇權試圖恢復對教權控制的鬥爭過程。從理論上講,教權與皇權應該是相輔相成的,因為皇帝需要利用教會對人民進行精神統治,而教會也需要在皇帝的庇護下才能得到不斷的發展。但是隨著教會實力的不斷增強,世俗君主的統治權力不斷受到侵害和打壓,不僅失去瞭原本對教會爭端的調解和仲裁權,還因為主教的煽動而使國傢爆發瞭內亂。

為瞭能夠打擊基督教的勢力,東羅馬帝國的統治階層借助這一場破壞聖像運動,試圖瓦解教會的基礎,極大的打壓教會勢力。在這場運動中,統治階層采取的都是一些較為暴力的措施,比如遊鬥教會上層人士,甚至是大開殺戒,在破壞聖像運動期間,教會元氣大傷,使得教會的勢力急速下降,最終未能像羅馬教會那樣發展成為最終可以凌駕於王權之上的權利。

皇權與教權的激烈碰撞,對東羅馬帝國造成瞭怎樣的沖擊?

  • 在經濟方面,這場運動對於東羅馬帝國的影響也是非常大的,尤其是在防止國傢人力資源流失和遏制教會產業急劇膨脹這兩方面。

在四世紀以前,作為民間宗教組織的基督教錢財十分匱乏,而在確立瞭國教地位之後,教會的經濟實力開始不斷增強。到瞭7~8世紀時期,基督教教會甚至已經成為瞭整個東羅馬帝國最富有的集團。再加上基督教將會吸納瞭大量的青壯年,從而剝奪瞭國傢的大量人力資源,對於統治階層造成瞭極為沉重的打擊。

在這種情況之下,皇帝們取消瞭教會的免稅特權,並且極大的提高瞭教會的稅務。政府頒佈法令禁止士兵在退休以前進入修道院或教堂,同時強迫大量的修女、修士還俗成為平民。在皇帝強有力的措施下,教會經濟受到極大的打壓,而國傢的收入則是大大增加。

  • 除此之外,破壞聖像運動也在很大程度上促進瞭新興封建貴族階層的發展。

在六世紀末時候,因為東羅馬帝國國力不斷衰減,許多外地入侵到東羅馬帝國境內,從而導致大量地產貴族消滅在歷史的塵埃中。到瞭七世紀時,東羅馬帝國已經沒有瞭世襲大貴族。

皇權與教權的激烈碰撞,對東羅馬帝國造成瞭怎樣的沖擊?

在破壞聖像運動中,因為統治階層大量沒收瞭教會土地和財產,使得貴族階層以地產為後盾,發展起瞭新的封建貴族階層,那就是軍事貴族。軍事貴族以軍功進入上層社會,並且掌握瞭一定的軍事力量成為皇帝與教會在鬥爭中的利器。

因為軍事貴族階層與羅馬皇帝有著相同的利益關系,所以軍事貴族極大地幫助皇權打壓教權,從而發展起瞭以大地產為後盾的軍事貴族,對東羅馬帝國後來的社會發展產生瞭極大的影響。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