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代幹擾機”不是一個吊艙,而是三個

以下文章來源於國際電子戰 ,作者意達不溜

2018年10月,美國海軍分別向L3公司和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授予瞭價值3500萬美元的合同,要求兩傢公司為EA-18G電子戰飛機開發“下一代幹擾機”低波段幹擾吊艙(NGJ-LB)的原型樣機。這兩個合同是在美國政府問責局(GAO)駁回雷聲公司的抗議之後發佈的。到目前為止所看到的,NGJ項目最終將包括三種不同類型的吊艙。圍繞該項目的競爭逐漸白熱化,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還將愈演愈烈。

“下一代幹擾機”不是一個吊艙,而是三個

2018年8月,美國海軍選定L3公司以及由諾格公司與哈裡斯公司組成的團隊繼續進行技術驗證,並將最終從中選定一個團隊開發NGJ-LB。雷聲公司對此提出瞭抗議,10月22日美國政府問責局駁回瞭雷聲的抗議。

根據目前的計劃, L3與諾格團隊將各提供一個吊艙樣機進行測試。根據評估結果,美國海軍最終選定一種設計進行進一步的開發。

低波段幹擾機將成為EA-18G功能組合中極其重要的一部分。EA-18G自2009年開始在美國海軍服役並於2017 年加入澳大利亞皇傢空軍以來,一直在使用改進型的AN/ALQ-99幹擾吊艙。ALQ-99是一種功能強大的系統,有高波段和低波段兩種改型,分別用於幹擾雷達和通信節點的高頻和低頻信號。EA-18G通常在中心線位置攜帶低波段吊艙,仔細觀察,高波段和低波段吊艙有細微的區別。低頻吊艙的剖面是沙漏形狀,而高頻吊艙更像矩形。

“下一代幹擾機”不是一個吊艙,而是三個

不過這些吊艙長期以來都存在可靠性問題。1998年,作為大規模“改進能力III”(ICAP III)升級項目的一部分,美國海軍要求諾格公司改進ALQ-99以及“徘徊者”上的其他系統。就在2018年10月17日,諾格公司還收到一份價值超過6.97億美元的合同,對現有的ALQ-99進行升級並提供支持。

由於ALQ-99足以支持911以來的各種作戰行動,美國海軍遲遲沒有開發新的替代品。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作戰中,EA-6B和EA-18G使用ALQ-99吊艙阻止武裝分子遠程引爆簡易爆炸裝置。EA-6B還參與瞭2003年攻打伊拉克的行動,EA-18G在2011年北約對利比亞的行動中提供瞭電子攻擊和對敵防空壓制能力。在2018年4月空襲敘利亞的行動中,美國海軍陸戰隊的一架EA-6B 為空軍B-1提供瞭護航。

現在美國正著手備戰與俄羅斯或中國等同等對手的潛在高端沖突,這兩個國傢都投入瞭大量資源改進傳感器,以支持其日益先進的綜合防空網絡和電子戰系統,因此美國迫切需要更加強大的電子攻擊系統。

“NGJ-LB將彌補機載電子攻擊在應對敵方較低頻段威脅上存在的能力差距”,美國海軍在2019年財年預算需求書中指出,“通過拓展防區外距離,增加幹擾對象的數量,支持敏捷應用,NGJ-LB將提供與敵方威脅有效交戰的能力。”

NGJ-LB幹擾系統很可能使用有源電掃陣列(AESA)技術而非以前的定向天線,這將為EA-18G提供更大的靈活性和能力,可以在更遠的距離上、更精確地同時幹擾多個輻射源。雷聲公司正在研制的NGJ-MB 吊艙同樣也是基於AESA的系統。AESA所提供的高精度意味著幹擾機不太可能誤傷目標區域附近的己方輻射源。由於EA-18G是非隱身平臺,要有效地支持其他空戰飛機,深入敵方空域將越來越危險,所以作用距離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低波段吊艙也非常適合幹擾作用距離更遠、工作頻率更低的雷達,這些雷達可能能夠探測隱身飛機。這也是為什麼美國海軍將EA-18G視為其F-35C“聯合攻擊戰鬥機”必不可少的伴侶的原因之一。美國海軍希望EA-18G主要執行“改進的隨隊幹擾”,在敵方地對空導彈已知的作用距離之外安全飛行。不過,地空導彈以及與它們相關的雷達和其他傳感器的作用距離會不斷增長,這需要進一步增加“下一代幹擾機”的作用距離。

當F-35逼近敵方時,EA-18G將從防區外致盲或擾亂其低頻雷達,然後F-35就可以利用自身的戰術電子戰裝備去應對較高頻的威脅,包括對火控雷達進行幹擾。“咆哮者”還可以采用不同的戰術組合在威脅較低的環境中為海軍的F/A-18E/F提供支持。

值得一提的還有,EA-18G還將與可以在更大區域內實施電子作戰的新系統協同作戰,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系統就是小型空射誘餌(MALD)。

美國海軍還希望最終的“下一代幹擾機”吊艙具有開放式模塊化架構,有助於進行硬件和軟件的快速升級,以應對未來出現的威脅。“下一代幹擾機”未來增加的功能還可能包括對敵方防空網絡發起遠程賽博攻擊、改變EA-18G或其他己方飛機信號特征、完成先進的信號情報任務,甚至用高功率微波摧毀敵方輻射源等。AESA陣列還具有潛在且功能強大的通信能力,現在這美國海軍正在更深入地探索這些功能。

綜上所述,NGB-LB隻是“下一代幹擾機”三部分中的一個,最終可能會看到EA-18G同時攜帶低、中、高波段三種幹擾吊艙。這將使該機具有更強的靈活性,可以同時對不同頻段的多種威脅做出響應,並讓機組人員在敵方雷達和其他輻射源試圖調制其信號以躲避幹擾時能夠迅速改變戰術。

美國海軍希望在2022年前準備好低波段吊艙,但目前尚不清楚它的時間表是否與中波段的發展有關。而目前尚在計劃中的高波段系統最早隻可能在2024年出現。不過,很顯然美國海軍正盡可能快地推進各種頻段吊艙的發展,以便為其EA-18G提供期待已久的能力。對不同的吊艙引入競爭有助於這項工作的開展,對諾格公司而言這可能是一個重大的機遇,它可以利用其過去支持AN / ALQ-99系統的經驗。如果諾格團隊最終打敗瞭L3公司,進行低波段“下一代幹擾機”的研制和生產,將使該公司在未來幾十年保持在海軍電子戰發展的最前沿。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