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英宗北狩後的議和

也先在對明進軍過程中,縱兵四處殺掠,致使民間生靈塗炭,社會經濟遭到嚴重破壞。如獨石、龍門等“八城俱毀”,“以致數年之經營,數十萬之蓄積,一切委緒草莽”直隸、保定等府,人民驚散,積聚糧草官物多被燒毀,畿甸也荒殘不堪。口外順聖川(今河北陽原東),其地沃數百裡,可墾田35660頃,兵聚之餘,軍民田宅蕩然一空。山西河曲、大同住地受劫之後更是一片“人畜殆盡”,“老稚悲號,聲徹原野”的慘景。因而,普遍激起瞭內地人民對瓦剌封建主的憤恨,積極支持以於謙為代表的明廷抗戰派,英勇抗擊瓦剌封建主。致使瓦剌連戰連敗,遭到沉重打擊。

明英宗北狩後的議和

同時,也先在對明戰爭中,也逐漸失去瞭蒙古族人民的支持。由於這場戰爭並沒有給蒙古族帶來任何補益,所得的隻是沉重的戰爭負擔和傷亡。也先在大同廝殺,折瞭把八平章,在北京折瞭卯那孩平章及其弟孛羅。合人馬計有九萬,戰死及疾死者已不下萬餘人。因而,厭戰情緒日益增漲。正如也先的重臣阿剌知院部下完者脫歡所說:“凡我下人,皆欲講和。”當明廷派李實去與也先商洽和議時,蒙族人民知道他是議和使臣,都非常的高興。並向李實等訴說“離傢年久”、“成願和好”。這充分反映瞭蒙族人民和內地人民一樣,都反對統治階級所發動的掠奪戰爭,而殷切希望和平友好往來。同時,脫脫不花和阿剌知院對這場戰爭帶來的後果及也先長期拘留英宗表示異議,以致各自撤兵,並主動遣使與明和好,使也先處於孤軍作戰的境地。也先另一重臣伯顏帖木兒特知院更是強烈主張送回英宗,“復尋舊好”。也先幾經與明廷較量,深感從總體上講,其軍事及經濟力量尚遠不及明廷,面對眾志成城的中原軍民,逐漸地堅定瞭送回英宗、重修舊好的決心,並欲以其妹嫁英宗,結為姻親。化幹戈為玉帛,恢復自祖宗以來,和好往來的傳統關系,成為瓦剌上下的強烈願望。就在這種情況下,也先不得不同意遺使商議送回英宗之事。明廷大多官員也主張遣使議和迎駕。吏部尚書王直等把和議看作“使華夷之眾免於殺戮”,“轉禍為福之機”。明朝百姓聽說和議將成,全民皆喜。但這時明景帝卻貪戀帝位,唯恐其兄返京會失去自己的金鑾寶座,並不希望英宗遣回。經過於謙等人的勸說,並得到保證後,才同意遣禮部侍郎李實、少卿羅綺、指揮馬顯等出使瓦剌,但敕書隻談講和,並未提到迎駕英宗。

明英宗北狩後的議和

景泰元年(1450)七月初,李實等人啟程,十一日至也先行營失八兒禿(今內蒙古商都以南)。也先宰馬備酒迎接,席上,也先令十餘人彈琵琶,吹笛兒,按拍歌唱。也先針對明廷敕書閉口不提迎回英宗之事問李實:“你每認得上皇,可想他麼?”李實說:“為臣盡忠,為子盡孝,君父之恩,豈可忘乎?我每之思上皇,如太師之思可汗耳。”也先又問:既是想,為什麼不將其迎回?李實指出:朝廷四次派人,攜帶大量金帛,太師皆不肯發送,今既肯讓迎回,當有重賞。也先知道李實一行並不是真正為迎駕而來,因此說:“大明皇帝敕書內隻說講和,不曾說來迎駕。太上皇帝留在這裡,又做不得我的皇帝,是一個閑人,諸事難用,我還你,千載之後,隻圖一個好名。你每回去奏知,務差太監一二人、老臣三五人來接,我便差人送去,如今送去,輕易瞭你們皇帝瞭。”隨後,也先即令部將那木罕偕明少卿羅綺往大同等調回擾邊人馬,又讓明使者轉告大同宜府等地百姓,蒙古軍隊絕不會損壞其禾苗,可放心出城打草。也先還提出迎駕的時間定在八月五日以前,並發誓說:“明廷迎使夕來,大駕朝發,天日在上,決非妄語。當時,明英宗為瞭爭取早日回京,多次向李實說明也先的誠意,叮囑他回去後向景帝及文武大臣轉達,隻要讓他回去,即使去守祖宗陵寢或作庶民百姓均可。並將三封親筆信讓李實帶回交景帝、皇太後及文武大臣。

明英宗北狩後的議和

明英宗朱祁鎮

李實一行尚未回到京師,明景帝出於朝臣和瓦剌使者把禿等的催請敦促,又派右都禦史楊善、工部右侍郎趙榮等為使,帶上金銀書幣,攜脫脫不花、也先遭來的使者皮兒馬裡麻俱往瓦剌。到達也先老營失八兒禿後,剛好碰上也先出獵。出獵歸來,與也先相見。也先就明蒙關系中的一系列問題對明廷進行指責,以此威懾楊善。也先提出:“兩傢和好許多年,今番為何拘留我使臣,減瞭我馬價與的緞匹,一匹剪為兩匹;將我使臣閉在館中不放出,這等計較。”楊善很好的對答瞭回去。當也先問到詔書上為什麼沒有奉迎英宗詞句,楊善隨機應變說:“此欲成太師令名,使自為之。若載之敕書,是太師迫於朝命,非太師誠心也。”也先即順水推舟,次日又讓楊善謁見明英宗,並宰馬設宴,自彈火撥思,令妻妾奉酒,餞送明英宗。接著伯顏帖木兒也設宴為其餞行。

明英宗北狩後的議和

明代宗朱祁鈺

八月初八,英宗將啟行,也先特地在牙帳附近築士臺,設座於土臺上,率眾拜辭,進良馬、貂鼠及銀鼠皮等。相送半日程,及至將別,也先又解隨身佩帶弓箭、撒袋、戰裙獻給英宗。伯顏帖木兒率眾護送至野狐嶺才告別而去。繼由瓦剌大頭目率500騎護送,為確保安全。20名勇壯日不離左右,夜則圍宿,直至京師候英宗人南宮後才離去。不久,也先遣使至京,要求恢復通貢關系。

明英宗北狩後的議和

上述和議的達成,是我國民族關系史上有積極意義的事件。首先,景泰和議達成,送回英宗後,雙方恢復正常往來,使蒙漢之眾免於戰禍,有利於社會經濟的恢復和發展。例如,宣府、懷來等地,戰時農業廢盡,不得樵牧,薪米乏絕。而實現和議後,出現瞭各處官軍出郊牧牛羊,采薪芻,收獲黍粟,伐運材木,人心稍安,生產頗盛的新景象。又如,獨石、馬營等八城,戰時俱廢,實現和議後,募民屯田,八城完復如舊。對蒙古地區來說也是這樣,和議解除瞭蒙古族人民的戰爭負擔,免受殺擄的厄運,使他們返回傢園,從事和平生產勞動。其次,在新的基礎上擴大瞭貢市貿易,促進瞭蒙漢地區的經濟聯系。瓦剌每次派到北京的貢使多達二三千人,駝馬數萬匹,換回瞭內地的大量物資。同時,和議的實現,使也先能致力於內部事務,為其翦除政敵自立為汗創造瞭條件

總之,也先發動進擾中原的戰爭:固然給雙方民帶來痛苦和損失,但後來能審時度勢,不失時機地達成和議,譴回英宗,和明廷恢復正常聯系,此舉與以往某些歷史人物相比,不能不謂是略勝一籌之處。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