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祖之殤:楊堅“忌刻而茍酷”,他的含恨而終,實為咎由自取

寫在前面的話

楊堅本為北周外戚,因為其傢族在北朝經營多年,所以楊堅才得以權高而位重,根深而蒂固。楊堅襲父蔭而充“隋國公”的爵位之後,他又巧施權全變詐之手段,多方謀劃之韜略,故而在北周朝廷內部凝聚起一股,以楊堅為核心的可怕的政治力量。結果在形勢的促使下隋朝取代瞭北周,楊堅終於登上瞭夢寐以求的皇帝寶座。然而隋文帝楊堅(廟號高祖)雖然在治國上頗有作為,但是卻因其猜忌之心太甚,對待臣屬過於苛刻殘暴,最終落瞭個被害於仁壽宮的可悲結局!

高祖之殤:楊堅“忌刻而茍酷”,他的含恨而終,實為咎由自取

隋文帝楊堅

01、開皇之治有其功,盛世之下伏危機

公元581年楊堅在逼迫北周靜帝禪讓皇位之後,為瞭防止北周臣民的反對,便想出瞭分封五個兒子為王,讓他們各自鎮守一方的主意。隋文帝楊堅的五個兒子是:太子楊勇、晉王楊廣、蜀王楊秀、漢王楊諒、秦王楊俊。因為這幾位皇子都是隋文帝楊堅與皇後獨孤伽羅所生的一母同胞,所以楊堅認為不存在嫡庶之爭的危險。

然而權力是個魔鬼,隻要有利益的誘惑,自然就會產生爭奪,因此隋文帝楊堅的設想註定隻能是一廂情願而已!在這五位皇子中除太子楊勇卑弱以外,其餘四位皇子多是一些驕奢跋扈之輩!尤其是晉王楊廣,此人外以忠貞仁孝示人,而內懷奸詐篡權之志。楊廣不僅極力討好母後獨孤伽羅,而且還勾結瞭權臣楊素等人,迭施詭計中傷太子楊勇,使獨孤皇後和隋文帝楊堅對太子產生瞭不滿之心,一場圍繞在儲位之爭的血腥爭鬥再所難免!

正如隋朝監察禦使房彥謙,在隋朝滅陳之後所說的那樣:“主上忌刻而茍酷,太子卑弱,諸王擅權,天下雖安,方憂危亂!”房彥謙可謂是洞若觀火,一語便指出瞭隋朝在輝煌成就之下,隱伏著的深重危機!陳國的滅亡雖然使隋朝的外患消除瞭,但是外患的遠離反而使內變的危險變得深重瞭。而其始作俑者竟然是建立瞭“開皇之治”盛世的隋文帝楊堅!

高祖之殤:楊堅“忌刻而茍酷”,他的含恨而終,實為咎由自取

太子楊廣

02、文帝楊堅太冷酷,忠臣良將難善終

由於隋文帝楊堅是通過陰謀政變的方式登上皇位的,所以他對臣下是難以做到完全信任的。除善於逢迎的楊素等少數功臣之外,其餘大臣在楊堅的眼裡,多是一些“可用之而不可信之”之輩。楊堅的殘暴刻薄是出瞭名的,許多大臣僅僅是因為對朝政有不同看法,私底下發瞭幾句牢騷,便被冠以“誹謗朝政”的罪名,或是誅殺、或是貶謫。甚至於有些大臣,僅僅是因為勸諫過激便被楊堅毫不留情地清洗瞭。

悍將史萬歲在楊堅掃蕩天下時,為其東討西殺南佂北戰立有汗馬之功,然而就因為得罪瞭權臣楊素,便被其肆意讒害。而楊堅卻不分清紅皂白,將史萬歲從邊疆召回予以申斥。而史萬歲是個一勇之夫,哪裡肯受人冤枉?於是便出言抗辯瞭幾句,誰知楊堅竟然勃然暴怒,不由分說便命令武士將史萬歲推出斬首!而過瞭一刻卻又感到瞭後悔,又趕緊派人前去赦免史萬歲。然而已經來不及瞭,史萬歲已經被斬首瞭!而懊惱之餘的楊堅,不僅沒有反省自己的過失,反而用一種幹脆一錯到底的態度,派人公佈瞭史萬歲的“罪狀”,並且還將抄沒其傢,史萬歲的傢人也受到瞭株連!

此外諫議大夫毛思祖,也僅僅是因為諫阻瞭隋文帝楊堅的過失,竟也被其殘暴地殺害瞭。楊堅還曾經在宮內設置鐵仗,若有官員犯法或忤旨,幹脆就在宮內將其處死!而後在大臣的極力諫阻下才下令撤去瞭鐵仗,然而沒過多長時間,就又有人“犯法”瞭,而這時因為宮中已無鐵仗,楊堅竟然命人持馬鞭活活地將那人打死瞭!楊堅之殘暴不仁真如房彥謙所說“忌刻而茍酷”,這還是那位因為崇尚儉仆愛惜民力,而建成瞭“開皇之治”的“明君聖主”嗎?

不錯!建成瞭“開皇之治”盛世,使天下的民戶由400餘萬戶,增長到800多萬戶以上,百姓的生存處境得到瞭極大改善,從而贏得瞭百姓愛戴的是這位隋文帝楊堅!而殘殺瞭許多忠臣良將,寵信佞臣楊素,對讒言偏聽偏信,賦予瞭兒子們重權的,也同樣是這位隋文帝楊堅!楊堅簡直就是一位集天使與魔鬼於一體的君主,這樣走極端的君主在歷史上並不多見!而楊堅的分裂性人格,不僅害瞭別人,同樣也為他自己的人生悲劇埋下瞭隱患!

高祖之殤:楊堅“忌刻而茍酷”,他的含恨而終,實為咎由自取

皇後獨孤伽羅

03、以詐取人難長久,此詐還被彼詐謀

隋朝監察禦使房彥謙的兒子房玄齡,就是那位後來因輔佐唐太宗李世民,而留下瞭千古英名的宰相房玄齡,也曾經私下對人說道:“主上本無功德,以詐取天下,諸子皆驕奢不仁,必自相誅夷,今雖承平,其亡可蹺足待!”房玄齡也是一位洞察時勢大局的賢才,此時的他雖然名聲尚未顯著,但其智慧卻已經非常瞭得!房玄齡的話同樣指出瞭隋朝,在輝煌盛世之下隱伏著的致命危機!隋文帝楊堅的確是依靠權全變詐之術,才得以以隋朝取代瞭北周王朝的,也因此才會故意制造出瞭眾多的“祥瑞”之兆,以求用祥瑞之兆來壓制北周遺民的不滿與反抗。結果造成瞭隋文帝在位時“祥瑞”接踵而至,簡直有綿綿不絕之勢,最後搞得楊堅也不再對這泛濫成災的“祥瑞”之兆感冒瞭!

而凡是以詐術謀人國、取天下之人,又怎能保得自己的江山萬年長久呢?而且楊堅的示范效應,還激起瞭那些同樣心懷叵測之徒的仿效欲望。假如不是楊堅崇尚儉仆,且還很能治國安民的一面,恐怕他那殘暴忌刻茍酷信讒的一面,就足以斷送瞭大隋的萬裡江山!隋文帝楊堅輕率地廢立太子的舉動,更是直接釀成瞭他被太子楊廣害死在仁壽宮的悲劇!原本的儲君之位是由隋文帝的長子楊勇充任的,太子楊勇雖有卑弱之名,矛且又很喜歡縱情享樂,不願過隋文帝楊堅和皇後獨孤伽羅喜歡的“苦行僧”式的生活,但卻是一位率性直爽之人,不像晉王楊廣那樣人前一套人後一套,大搞偽裝兩面派!

然而也不知怎地,同為太子楊勇和晉王楊廣之母的獨孤伽羅皇後,就是喜歡晉王楊廣而討厭太子楊勇!那晉王楊廣本就是一個奸詐洈譎之徒,向來擅長在父皇母後以及群臣面前偽裝自己,借以沽名釣譽邀買人心。比方說每當皇帝皇後要啟駕去晉王府,楊廣總能事先得到宮中眼線的密報。於是便將那些美女妖姬藏於別室,而後再和妻子蕭王妃換上樸素的衣服,使喚又老又醜的婢女,獻上清茶淡飯。您想,當隋文帝和獨孤皇後見到瞭這刻意安排的一幕,心裡會是什麼滋味?那當然會覺得晉王楊廣,節儉樸素不愛虛榮啦!

再對比一下太子楊勇呢?楊勇很不擅於偽裝自己,即便是父皇楊堅和母後駕臨東宮,也是平時什麼樣就是什麼樣。從而給父皇和母後造成瞭,楊勇愛奢侈喜虛榮的印象,久而久之以後這皇帝和皇後的心裡可就起瞭變化。變得越來越討厭太子楊勇,而偏寵晉王楊廣瞭!而在這個時候啊,楊廣又不失時機地多次向母後獨孤伽羅進讒言,肆意胡說太子楊勇為保住儲位,而屢屢迫害自己的事兒。自古雖然都說“謠言止於智者”,可也別忘瞭,假話聽一千遍也有可能變成“真話”!時間一長獨孤伽羅皇後就信以為真瞭,不禁開始痛恨楊勇而憐愛楊廣。您琢磨琢磨,在皇後和晉王的共同貶斥下,還能有太子楊勇的好嗎?

高祖之殤:楊堅“忌刻而茍酷”,他的含恨而終,實為咎由自取

權臣楊素

04、文帝楊堅醒悟遲,太子楊廣施毒手

公元600年,隋文帝楊堅終於因為太子楊勇“屢失人望不配做儲君”,下定決心廢掉瞭楊勇的太子之位,並將其囚禁在東宮。然後詔告天下改立晉王楊廣為新太子,那位奸詐毒辣的晉王楊廣終於當上瞭太子,距離皇帝大位隻剩下一步之遙!在楊廣當上太子之後不久,那位崇尚儉樸的獨孤伽羅皇後就因病去世瞭。可這位太子楊廣竟然毫無悲切之情,他在人前裝出一副傷心的假象,而在私底下卻依然是照樣享受!那麼隋文帝楊堅就毫無察覺嗎?那是肯定的!此時的隋文帝楊堅早就被太子楊廣的偽裝給欺騙瞭,又哪裡還會懷疑這位“節儉樸素不慕虛榮”的好兒子呢?

可盡管距離皇位隻差一步之遙,但是楊廣卻已經失去瞭等待的耐心!公元604年隋文帝楊堅身患重病,移居到仁壽宮去休養。而楊廣卻生怕自己的太子之位再生變術,於是便加緊瞭與尚書左仆射楊素、皇帝近臣張衡等黨羽的上下串連裡外勾結。於是關於皇帝病況的情報便一封接一封地,傳遞在太子楊廣和權臣楊素之間。事有湊巧,也不知怎麼搞的,居然有一封信被誤交到瞭隋文帝楊堅的手上!楊堅讀完信後大驚失色,這才知道被楊廣的偽善給欺騙瞭!不禁連連哀呼:“獨孤伽羅誤我!”於是便趕緊命令兵部尚書柳述和黃門侍郎元巖:“速召我兒!”柳述和元巖便欲召請楊廣,這時隻聽隋文帝楊堅又叫道:“勇也!”柳述和元巖雖未知發生瞭什麼變故,但也隻得遵旨前去宣詔廢太子楊勇!

可誰知此時的仁壽宮早就被楊廣和楊素控制得水泄不通,柳述和元巖剛出宮門便被楊廣的手下擒獲!緊接著太子楊廣便瞭解到瞭宮中變故,嚇得他是心驚肉跳!急忙於尚書左仆射楊素共謀對策,而楊素也嚇得不輕!他深知一旦事情出現瞭逆轉,等待自己的必是滅門慘禍,於是便握拳咬牙要楊廣當機立斷!楊素的意思是讓楊廣幹脆除掉楊堅,這樣才能一瞭百瞭,轉危為安!這楊廣本就是個無情無義之人,眼下禍到臨頭難免圖窮而匕現!於是便與楊素、張衡等人率兵闖進瞭仁壽宮內,遣散瞭隋文帝楊堅身邊的宮女和侍衛,此後不久便傳來瞭隋文帝楊堅駕崩的噩耗!

高祖之殤:楊堅“忌刻而茍酷”,他的含恨而終,實為咎由自取

太子妃蕭氏

史傳:隋文帝楊堅是被太子楊廣和近臣張衡共同謀殺的,也有一說是張衡一人所為。但是不管怎麼說,此事都與楊廣有撇不清的幹系!盡管是楊廣的心狠手辣害死瞭楊堅,可隋文帝楊堅難道與此,就沒有一點因果關系嗎?假如不是楊堅具有“忌刻而茍酷”的缺點,和偏聽偏信讒言的致命弱點,那太子楊勇又怎能無辜被廢,而那晉王楊廣又如何能夠實現其,譖居大位的陰險目的呢?所謂的高祖之殤之釀成,也是隋文帝楊堅咎由自取的結果!

註:資料參考《資治通鑒》

高祖之殤:楊堅“忌刻而茍酷”,他的含恨而終,實為咎由自取

隋末天下大亂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