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水在零度的時候就會逐漸結為冰塊,這是大傢都知道的常識。但是如果我告訴你,在中國的北方有一條河流,這裡冬天常年都會到達零下四十多度,但是這條河流卻從來不結冰,你會不會覺得十分的神奇?今天趙少就要帶領大傢來見識一下這條流淌在大興安嶺之中的不凍河——哈拉哈河。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哈拉哈不凍河就在我們住宿的旁邊,非常近。我和朋友相約著來這兒看一場日出,共赴一次阿爾山的山盟海誓。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向這個大地的時候,整個不凍河似乎一下就被喚醒瞭,潺潺的流水並沒有因為冬日內蒙古的嚴寒所屈服,反而享受其中,凌冽的天氣似乎激發瞭它的鬥志,在河道裡自由地奔騰。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哈拉哈河源於阿爾山的達爾濱湖,經過杜鵑湖,再沉入石塘林,最後從三潭峽流入蒙古國。哈拉哈河在阿爾山流域有的時候流淌於地面,有的時候又沉入地下;時而湍急,時而舒緩,又幻化成星羅棋波的湖泊和池塘,變化莫測。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我們來的這個季節處於秋冬交替之際,所以內蒙古的河流還有很多都沒有冰封。聽我們遇到的一位牧民朋友說,這裡到瞭三九嚴冬,就連在空氣中潑灑一盆熱水都能瞬間結成冰,就更別說大小的河流瞭。到瞭那時候,每一條河流都會冰封,隻有哈拉哈河的這一段河流卻是有著某種魔力一般成為瞭唯一在嚴冬中跳舞的精靈,嚴寒也不能讓它屈服,熱氣騰騰,流水淙淙,無論多久從來不會結冰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都說,所有生命的孕育都是沿著河流展開的,哈拉哈河也有大興安嶺的母親河的美名。正是因為有這條河流的存在,這裡的動物、植物、人們才有瞭純凈的水源。正是這條河流賦予瞭阿爾山火山遺跡生命與靈魂。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從山坡往下走,便來到瞭不凍河的岸邊。雖不似駝峰嶺天池那般的浩瀚,也沒有青海湖的雄偉,更沒有喀納斯的奇幻,但是她那靈動的波,輕盈的水流,更似一位活潑熱情的少女,美麗大方而又坦蕩含蓄,讓所有來這裡的人都在這兒流連忘返。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在岸邊找瞭一塊兒地坐瞭下來,靜靜地望著眼前,時而又望著遠方,環顧群山。周圍的一切都好安靜,安靜的我都不敢大口喘氣,生怕我的一下深呼吸驚擾瞭此刻的寧靜。遠處水面倒映著藍天白雲,蔚藍的水面也被映照得格外的澄澈。可以一眼就看到水中的水草,水中的魚群還在水草之中來回嬉戲,忽而藍,忽而綠,仿佛天與地已經緊緊相連。不知是遊魚撥動瞭水草,還是水草驚擾瞭小魚,卻好似一幅水中鏡畫,生趣盎然。河面上雲蒸霞蔚,水底暗潮湧動,河岸邊霧凇晶瑩,十分的壯觀。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現在的溫度已經到瞭零下十度左右瞭,現在的水流依然是如此長流不衰,水中的水草隨波搖曳,河面上水汽蒸騰透著朝陽的餘暉,流光溢彩,分外好看。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湖面上凝結瞭一層薄薄的水霧,因為在這段水域底下存在著大量的地熱,也隻有冬天才能看到如此的美景。不遠處不知從哪兒飛來幾隻水鳥落在瞭水面上,在身後劃出瞭一道長長的漣漪,一會兒整個水面又歸於平靜瞭。閉上眼,感覺就像進入瞭一個虛無縹緲的幻境,遠離瞭塵囂,遠離瞭紅塵,遠離瞭世俗,仿佛這天地之間就僅剩下我自己一人,胸中的煩悶也隨著一口氣一吐為快。一下整個腦子都清醒瞭起來,一片空靈,似有飄飄欲仙之感。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秋天的金黃夾著還未消盡的積雪,猶如黃金中鑲嵌著一顆顆璀璨的鉆石一般,光彩而又奪目。灘頭上,一群隻有在阿爾山才能見到的牧牛出現在我們的視線當中,它們身上的毛異常的厚,為瞭抵禦阿爾山極寒的天氣而不得不用這樣的皮毛來保護自己,還好我們也穿上瞭沖鋒衣,比起他們如此笨重的身軀,我們算是輕便多瞭。它們飲著不凍河裡聖潔的水,吃著阿爾山的天然的饋贈,這一切都是自然的和諧相處。這種屬於自然的美好最能令人動容,那一刻,我哭瞭;這條河流,初次遇見就愛得如此深沉,如此的不可自拔。真該感謝生命中所有的遇見,才能讓我如此的刻骨銘心。

國內奇特的河流:在北方零下40度不結冰,被譽為大興安嶺母親河

你來過這條河流嗎?歡迎評論區留言討論。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